我当医生那些年 第一百六十二章 站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

    陈易喝着茶水,听梁实讲他的整人技巧。

    “先是要定案,故意伤害罪最容易整。你去开一个伤害证明,比如淤青之类的,然后过两天再去报案,那时候淤青也该没有了,伤害证明就是主要证据。”梁实说着一笑,道:“这个伤害证明有讲究,要是折腾个普通人,到警局的定点医院开出证明来,找个派出所的副所长,就算是定案了。不过,听说对方都是外商的保安,要是有门路的话,最好在军队的医院里开了证明。这样警察不能找军医麻烦,证明就成真的了。”

    陈易听了就笑:“那故意伤害判几年?”

    “一年也行,三年也可。”梁实吸溜了一口茶,道:“只要弄进拘留所,那小子一辈子就算是完蛋了。随便两个青皮找他麻烦,打上两架,又能加判。要是气太大,后面再整……”

    梁实卷起袖子,给两人都倒上茶,说道:“我去和那几个小子谈谈?若是放弃民事赔偿,拘留所呆一半年就算了,在场很多人都看见,是他追上去的。”

    “那你有心了。”陈易自己没当回事。

    梁实开心的很,赶紧打电话说去了。

    一会儿,陈易已经上了猛禽,准备回宿舍了。

    梁实走过来,脸色却有些不大好。

    他那件阿玛尼的西装,抖抖垮垮的,像是揉皱的破夹克,翻盖手机也没有合上。

    “怎么了?”陈易主动问道。

    “他们把人给放了。”

    陈易挑挑眉毛,相对平静的道:“为什么?”

    “据说政法委书记亲自发话,要为江宁的招商引资保驾护航。”梁实说着,小声道:“其实算了也就算了。姓邓的不算是何家的人,这事说不定书记也知道,没必要得罪三菱集团。”

    陈易点点头表示知道,却从手机中找到岩崎真善的名字,打了过去。

    他想亲自问问三菱人的意思。

    要是能和气的把人弄回来,那自然是最低成本的事情。

    不管是政客还是商人,所有的决定,都应该以最低成本的方式,达到目的。

    只有没前途,没未来的小混混,才会爽过今天,不管明早,最后被压在屁股底下的时候才噙泪高呼:你等着!

    人家那只压住你的屁股,凭的就是10年来无数奋斗和努力。

    电话中等待铃响了六声,没有人接。

    陈易放下手机,若有所思的对梁实道:“今天到这里吧,麻烦你了。”

    梁实连说不用。

    猛禽一打火,向市区内开去。

    陈易又拿出手机,打给裸熊,道:“把你的兄弟叫上几个,跟我去三菱的江北公司。

    裸熊一句话不问,立刻准备了起来。

    他用了十几年时间,就是为了学点功夫,结果都没成功。现在跟着陈易才几个月时间,就已经达到了梦寐以求的状态,眼前再没有其他东西。

    陈易向梁实挥挥手,开着猛禽向码头区而去。

    三菱的江北公司建在码头附近,是因为他们最早的业务有赖于海运较多,现在扩大规模,仍旧是在码头区征地。

    如果不算中间的水路遮挡的话,码头距离滨江路也不算太远,水流而上10余公里罢了。

    但由于历史沿革,这里的繁华程度却是完全不能与之相比的。

    没多长时间,陈易的车就停在了三菱江北公司的正门对面。

    世界级的跨国公司,不管是楼宇还是前门,都建的相当气派。

    数十米的跨度,少说20米的高度,连马路对面的人都需要仰望。

    进进出出的人也非常多,而且遵守秩序,保安都是精干的小伙子,穿着黑色的制服,腰间系着甩棍,乍看之下颇有雄壮之姿。

    裸熊打电话来问,道:“师父,我拉了18个人来,怎么做?”

    “等着,一会跟上我说的人,然后找僻静的地方,都绑了。”

    陈易之所以在江北公司前等着牛少,乃是因为那三辆别克GL8。当时警察可是把所有车都开走了,现在人被他们捞了出来,车自然要归还到公司内。

    算算时间,除非他们到了公司就离开,否则现在定然是在里面。

    晚间6点,职工们开始陆陆续续的离开公司。

    牛少坐在一辆帕杰罗的副驾驶坐上,出了大门。7座的SUV里,坐的都是人。驾驶座上的则是位曰本中年人。牛少显然处于从属地位,弯腰躬背的说着话,模样相当难看。

    陈易开车跟了上去,然后通知了裸熊。

    从码头区出发,不管是市区还是附近的居民区,都有一段荒凉的地区。看着差不多了,陈易伸手向后摇了摇,裸熊和他的人就追了上来。

    逼停,打斗,抓人。

    裸熊怎么说都是有圣奇奥骑士水平的人了,按照地球的说法,那就是特种兵以上的水平,对付几个练过两三年的保安不在话下。而且,他还带着一群老乡上阵呢。

    陈易并未出面,而是在后面看着,就像是看热闹的路人似的。不过,在这条只有道旁树的路段,他是唯一驻足的路人。

    裸熊天生的力大无穷,一只手抓住牛少,三下两下就将他剥的和个光猪似的,简单的问了两句,没有回答后,便将所有人都抓了起来,塞进了车内。

    和他一起来的老乡,有的兴奋,有的忐忑。两个人钻进了帕杰罗,粗鲁的将之开向码头区,然后更加粗鲁的问问题。

    牛少既然在江北闯出了名声,总不能干干净净,清清白白。

    陈易则开向了另一个岔路口,同时打电话给艾美莉。

    眼看着就要得罪曰本人了,那纸品工厂的交易,显然也会受到影响。手上有钱的情况下,又何必指望着谁。

    哪怕从美国或者加拿大拆一个纸厂出来,也不过是几千万美元的事情,对于现在的陈易来说,简直一点问题都没有。

    美国时间,才刚刚是清晨。

    艾美莉睡眼朦胧的接到了陈易的电话,听完后笑道:“早知道我应该选修经济的。”

    “我自己就是学经济的,照样不知道怎么收购公司的。你只要找专业的公司就行了,我来付账。”

    “还要报销我的费用,另外加一个皮包。”艾美莉一点都不客气。

    “OK,你挑好包后,发账单给我。”

    陈易放下电话,也觉得自己太随意了。

    几千万美元的生意,那就是上亿人民币的交易了。交给一个普通的美国女大学生,效率恐怕不会太高。

    其实他早就有成立自己的公司的想法,但除了金源国际是必须要成立的之外,一直以来,他更多的是忙于圣奇奥王国的事情——也就是自己的根本。

    现在,根本扎牢了,就可以考虑向四周蔓延枝叶了。

    这么想着,就用脚踢踢油门,道:“菠萝,回家。”

    “不去宿舍了?”小蜥蜴还是比较怀念监视刘歆瑜和金斗娜的曰子。

    陈易哼了一声,懒得说二遍。

    方曼怡听说儿子要回家,先一步开始准备晚餐。

    陈氏集团从严重的资金链断裂中活了过来,她的工作就没那么忙了。仅仅是慈善基金的事儿,更是想多做则多做,想少做则少做,没有太多的压力。

    陈从余也略早了一点下班。

    不过,等他到家的时候,却有一辆挂着政斧拍照的奥迪A6,已经停在了外面。

    陈从余脸色严峻的坐在了沙发对面,和正在说话的政法委邓书记打了声招呼。

    若放在偏远些的市县,管着公安局的政法委书记,那就是万人之上,一人之下的土大王,别说是拜见“企业家”。乡镇企业家想见一面都不容易。

    但江宁是个特殊的地方。

    这里拥有全国最多的公司,集中了最多的金融资产,全国姓乃至全球姓的公司不知凡几。甭管是什么书记,在这里天生就少一根尾巴。

    陈家在鼎盛时期,市委书记来拜访,都得提前约好时间,并预备毁约可能。如今风光不在,邓书记也是数月来,第一位来陈家拜访的市级领导。

    邓书记只是礼貌的笑笑,就继续苦口婆心的劝说陈易:“招商引资是江宁市的大政方针,你现在的行为,严重影响到了三菱集团在我市的开发建设。人家说了,见不到牛翔和山下奉林,就停止一切在江宁的准备工作,签好的协议也都作废。”

    “发生了什么事情?”陈从余不得不插口问了一句。

    邓书记叹了口气,道:“白天的时候,陈易和三菱集团的江北保安部长起了冲突,下午的时候,有人看见这位保安部长被人绑架,现在三菱向我要人……”

    “您别先定义成绑架。”陈易拦住了他的话,道:“有摄像头或者别的什么证据,说明我参与了此事吗?”

    “没有。”

    “那就没有绑架,您说话注意些。”陈易说的是如此的不客气,简直让人跳脚。

    方曼怡正好端了一盆菜出来,却教育道:“陈易,好好说话。”

    邓书记心中有气,强忍着道:“三菱集团是外企。你在国内和别人玩,在学校里打打架,也就算了,或者和一些外国人发生冲突,那都不算什么。但绑……抓走一个外国人,事情会很难堪的。”

    “您是站在哪边的?”陈易没回答他的话,突兀的问了一句。

    正常的谈判技巧,邓书记现在就要说“我当然是你这边的”。但陈易的问题,明显是带有站队的意思,他一下子犹豫了。

    何家和陈家都不是好惹的。一方是市长,一方有书记撑腰,都属于神仙打架的级别。他始终尝试着保持中立,就是现在的想法也没变。

    陈易和陈从余都紧紧的瞪着他。

    一分钟,邓书记就大颗的汗,滴了下来。

    (未完待续)     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

    陈易喝着茶水,听梁实讲他的整人技巧。

    “先是要定案,故意伤害罪最容易整。你去开一个伤害证明,比如淤青之类的,然后过两天再去报案,那时候淤青也该没有了,伤害证明就是主要证据。”梁实说着一笑,道:“这个伤害证明有讲究,要是折腾个普通人,到警局的定点医院开出证明来,找个派出所的副所长,就算是定案了。不过,听说对方都是外商的保安,要是有门路的话,最好在军队的医院里开了证明。这样警察不能找军医麻烦,证明就成真的了。”

    陈易听了就笑:“那故意伤害判几年?”

    “一年也行,三年也可。”梁实吸溜了一口茶,道:“只要弄进拘留所,那小子一辈子就算是完蛋了。随便两个青皮找他麻烦,打上两架,又能加判。要是气太大,后面再整……”

    梁实卷起袖子,给两人都倒上茶,说道:“我去和那几个小子谈谈?若是放弃民事赔偿,拘留所呆一半年就算了,在场很多人都看见,是他追上去的。”

    “那你有心了。”陈易自己没当回事。

    梁实开心的很,赶紧打电话说去了。

    一会儿,陈易已经上了猛禽,准备回宿舍了。

    梁实走过来,脸色却有些不大好。

    他那件阿玛尼的西装,抖抖垮垮的,像是揉皱的破夹克,翻盖手机也没有合上。

    “怎么了?”陈易主动问道。

    “他们把人给放了。”

    陈易挑挑眉毛,相对平静的道:“为什么?”

    “据说政法委书记亲自发话,要为江宁的招商引资保驾护航。”梁实说着,小声道:“其实算了也就算了。姓邓的不算是何家的人,这事说不定书记也知道,没必要得罪三菱集团。”

    陈易点点头表示知道,却从手机中找到岩崎真善的名字,打了过去。

    他想亲自问问三菱人的意思。

    要是能和气的把人弄回来,那自然是最低成本的事情。

    不管是政客还是商人,所有的决定,都应该以最低成本的方式,达到目的。

    只有没前途,没未来的小混混,才会爽过今天,不管明早,最后被压在屁股底下的时候才噙泪高呼:你等着!

    人家那只压住你的屁股,凭的就是10年来无数奋斗和努力。

    电话中等待铃响了六声,没有人接。

    陈易放下手机,若有所思的对梁实道:“今天到这里吧,麻烦你了。”

    梁实连说不用。

    猛禽一打火,向市区内开去。

    陈易又拿出手机,打给裸熊,道:“把你的兄弟叫上几个,跟我去三菱的江北公司。

    裸熊一句话不问,立刻准备了起来。

    他用了十几年时间,就是为了学点功夫,结果都没成功。现在跟着陈易才几个月时间,就已经达到了梦寐以求的状态,眼前再没有其他东西。

    陈易向梁实挥挥手,开着猛禽向码头区而去。

    三菱的江北公司建在码头附近,是因为他们最早的业务有赖于海运较多,现在扩大规模,仍旧是在码头区征地。

    如果不算中间的水路遮挡的话,码头距离滨江路也不算太远,水流而上10余公里罢了。

    但由于历史沿革,这里的繁华程度却是完全不能与之相比的。

    没多长时间,陈易的车就停在了三菱江北公司的正门对面。

    世界级的跨国公司,不管是楼宇还是前门,都建的相当气派。

    数十米的跨度,少说20米的高度,连马路对面的人都需要仰望。

    进进出出的人也非常多,而且遵守秩序,保安都是精干的小伙子,穿着黑色的制服,腰间系着甩棍,乍看之下颇有雄壮之姿。

    裸熊打电话来问,道:“师父,我拉了18个人来,怎么做?”

    “等着,一会跟上我说的人,然后找僻静的地方,都绑了。”

    陈易之所以在江北公司前等着牛少,乃是因为那三辆别克GL8。当时警察可是把所有车都开走了,现在人被他们捞了出来,车自然要归还到公司内。

    算算时间,除非他们到了公司就离开,否则现在定然是在里面。

    晚间6点,职工们开始陆陆续续的离开公司。

    牛少坐在一辆帕杰罗的副驾驶坐上,出了大门。7座的SUV里,坐的都是人。驾驶座上的则是位曰本中年人。牛少显然处于从属地位,弯腰躬背的说着话,模样相当难看。

    陈易开车跟了上去,然后通知了裸熊。

    从码头区出发,不管是市区还是附近的居民区,都有一段荒凉的地区。看着差不多了,陈易伸手向后摇了摇,裸熊和他的人就追了上来。

    逼停,打斗,抓人。

    裸熊怎么说都是有圣奇奥骑士水平的人了,按照地球的说法,那就是特种兵以上的水平,对付几个练过两三年的保安不在话下。而且,他还带着一群老乡上阵呢。

    陈易并未出面,而是在后面看着,就像是看热闹的路人似的。不过,在这条只有道旁树的路段,他是唯一驻足的路人。

    裸熊天生的力大无穷,一只手抓住牛少,三下两下就将他剥的和个光猪似的,简单的问了两句,没有回答后,便将所有人都抓了起来,塞进了车内。

    和他一起来的老乡,有的兴奋,有的忐忑。两个人钻进了帕杰罗,粗鲁的将之开向码头区,然后更加粗鲁的问问题。

    牛少既然在江北闯出了名声,总不能干干净净,清清白白。

    陈易则开向了另一个岔路口,同时打电话给艾美莉。

    眼看着就要得罪曰本人了,那纸品工厂的交易,显然也会受到影响。手上有钱的情况下,又何必指望着谁。

    哪怕从美国或者加拿大拆一个纸厂出来,也不过是几千万美元的事情,对于现在的陈易来说,简直一点问题都没有。

    美国时间,才刚刚是清晨。

    艾美莉睡眼朦胧的接到了陈易的电话,听完后笑道:“早知道我应该选修经济的。”

    “我自己就是学经济的,照样不知道怎么收购公司的。你只要找专业的公司就行了,我来付账。”

    “还要报销我的费用,另外加一个皮包。”艾美莉一点都不客气。

    “OK,你挑好包后,发账单给我。”

    陈易放下电话,也觉得自己太随意了。

    几千万美元的生意,那就是上亿人民币的交易了。交给一个普通的美国女大学生,效率恐怕不会太高。

    其实他早就有成立自己的公司的想法,但除了金源国际是必须要成立的之外,一直以来,他更多的是忙于圣奇奥王国的事情——也就是自己的根本。

    现在,根本扎牢了,就可以考虑向四周蔓延枝叶了。

    这么想着,就用脚踢踢油门,道:“菠萝,回家。”

    “不去宿舍了?”小蜥蜴还是比较怀念监视刘歆瑜和金斗娜的曰子。

    陈易哼了一声,懒得说二遍。

    方曼怡听说儿子要回家,先一步开始准备晚餐。

    陈氏集团从严重的资金链断裂中活了过来,她的工作就没那么忙了。仅仅是慈善基金的事儿,更是想多做则多做,想少做则少做,没有太多的压力。

    陈从余也略早了一点下班。

    不过,等他到家的时候,却有一辆挂着政斧拍照的奥迪A6,已经停在了外面。

    陈从余脸色严峻的坐在了沙发对面,和正在说话的政法委邓书记打了声招呼。

    若放在偏远些的市县,管着公安局的政法委书记,那就是万人之上,一人之下的土大王,别说是拜见“企业家”。乡镇企业家想见一面都不容易。

    但江宁是个特殊的地方。

    这里拥有全国最多的公司,集中了最多的金融资产,全国姓乃至全球姓的公司不知凡几。甭管是什么书记,在这里天生就少一根尾巴。

    陈家在鼎盛时期,市委书记来拜访,都得提前约好时间,并预备毁约可能。如今风光不在,邓书记也是数月来,第一位来陈家拜访的市级领导。

    邓书记只是礼貌的笑笑,就继续苦口婆心的劝说陈易:“招商引资是江宁市的大政方针,你现在的行为,严重影响到了三菱集团在我市的开发建设。人家说了,见不到牛翔和山下奉林,就停止一切在江宁的准备工作,签好的协议也都作废。”

    “发生了什么事情?”陈从余不得不插口问了一句。

    邓书记叹了口气,道:“白天的时候,陈易和三菱集团的江北保安部长起了冲突,下午的时候,有人看见这位保安部长被人绑架,现在三菱向我要人……”

    “您别先定义成绑架。”陈易拦住了他的话,道:“有摄像头或者别的什么证据,说明我参与了此事吗?”

    “没有。”

    “那就没有绑架,您说话注意些。”陈易说的是如此的不客气,简直让人跳脚。

    方曼怡正好端了一盆菜出来,却教育道:“陈易,好好说话。”

    邓书记心中有气,强忍着道:“三菱集团是外企。你在国内和别人玩,在学校里打打架,也就算了,或者和一些外国人发生冲突,那都不算什么。但绑……抓走一个外国人,事情会很难堪的。”

    “您是站在哪边的?”陈易没回答他的话,突兀的问了一句。

    正常的谈判技巧,邓书记现在就要说“我当然是你这边的”。但陈易的问题,明显是带有站队的意思,他一下子犹豫了。

    何家和陈家都不是好惹的。一方是市长,一方有书记撑腰,都属于神仙打架的级别。他始终尝试着保持中立,就是现在的想法也没变。

    陈易和陈从余都紧紧的瞪着他。

    一分钟,邓书记就大颗的汗,滴了下来。

    (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