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翔抱着陈易的腿,恨不得用力将它扳下来。

    但他还是像没娘的奶娃娃一样,哭嚎似的喊:“陈爷,求您与三菱合作吧。”

    相比面子,显然岩崎真善的威胁更有力。

    牛翔的高喊,引来了无数人旁观,他破罐子破摔,吼的更起劲了。

    给曰本人干活,就像是做记女,每当你发现已经到了自己的底线的时候,还会有更底线的事情等着你。

    拆迁原本已是辛苦且丧尽天良的活了,牛翔哪知道还会有此等尊严尽丧的事情要做。

    但他不能不做,别说是岩崎真善,就是旁边的自卫队老鬼,都能威胁的他丧失活下去的**。

    当然,曰本人给钱还是非常痛快的,再做上几年,去美国定居,泡AV美女都没问题。

    想到自己拿着手提摄像机,自己做导演和演员,拍摄着自己和AV美女的故事,牛翔嗓子眼里的吼声更大了。

    陈易摸摸下巴,开始打电话给岩崎真善。

    现在与牛翔和山下奉林说什么都是闲的,三菱人既然想要自己合作,那就是有求于人,靠抱大腿有什么用。

    他却不知道,这是曰本企业的通病,有事没事跪下求,说不定就有两滴奶水落口,跪地又不花钱。

    电话嘟嘟了两声接通了,陈易装作生气道:“岩崎真善,现在抱着我大腿,想要绑架我的两个人,是你派来的吗?你她妈的不想在江宁混了吧?”

    牛翔和山下奉林都不动了。

    一会儿,陈易将手机交给他们两人,道:“你们的。”

    两人自然而然的松开了他的大腿。

    岩崎真善的呵骂声直透云霄。

    他当然要骂,而且要骂的让陈易舒心。

    让牛翔和山下奉林来道歉,就是为了让陈易解气。他要是当场答应了,哪怕是假做答应了与三菱的合作,那都是最好的结果,哪怕不行,通过斥责两个混账手下,增加一点好感也不错。

    至于下属的膝盖与尊严,那些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一会儿,山下奉林跪着将手机交给了陈易,然后在地上深跪道歉。

    牛翔只得跟上,心里想:给曰本人干活,真是沟门里生出来的。倒他娘的血霉。

    陈易神色不变,淡淡的点点头,转身走了。

    山下奉林40多岁的老自卫队军官了,听见脚步声远去,头都不抬一下。这是他们的既定战术,用尊严换取对方的愉快,并不求立刻得到报偿。在过去几十年里,曰本人不仅用尊严换到了民族复兴,而且又把尊严用钱换了回来。

    林媛踩着小碎步跟上,道:“你不管他们了?”

    “嗯。”

    “他们还跪着呢。”

    “没人看,他们就起来了。”陈易说话间进了实验楼,向电梯走去。

    江宁大学的实验楼相当先进,基础实验室占了五层楼,上课的本科生都要用楼梯,但陈易因为有项目,学生卡在电梯上一刷,门就开了。同来上课的学生们只能诧异的看着,继续用两条腿走路。

    林媛跟着陈易走进了电梯,欲言又止。

    “怎么了?想借学生卡?”陈易开着玩笑。

    “不是。”林媛的姓子不扭捏,想到就说:“刚才那两个人,是曰本三菱公司的?”

    “没错。”

    “他们求你与他合作,是在江北的拆迁吗?”

    陈易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道:“你也知道江北的拆迁啊。不过不是,他们是想参与其他项目。三菱是个庞然大物,我不想惹……”

    “是啊,庞然大物……”林媛表情怪异。

    直到电梯抵达,她都再没说话,陈同学也不好去问。

    实验结束,牛翔和山下奉林依旧跪在实验楼下方,任凭众人参观,巍然不动。

    陈易从另一个方向回了宿舍,石头屏风早被搬了进来,刘歆瑜和金斗娜围在边上看了许久,都没发现特别的地方。

    1.6亿年前的雕刻,仿佛现代工艺品一样栩栩如生。

    看在这个雕像的份上,特别是15亿美元贷款来自美林银行的前提下,陈易决定给马尔克一个机会。

    偷偷注册的金生证卷公司,在江宁挂牌成立,注册资金2亿人民币。为了尽快拿到证卷牌照,小叔拿着上千万元四处打点。

    若不是陈家的面子够大,他一个副厅级官员毛用没有,但有了陈家的牌子,一切都截然不同了。

    马尔克则拿出了2亿美元的现金,在18.5亿美元中,占据10%的股份。具体的分红方式,是写在合同上的。

    陈易干脆不给任何人打招呼,拉来了方重一票人,就在江宁交易所开始试水。

    在每天交易额几百亿人民币的市场上,哪怕是1亿美金,都是极度强大的力量,要想赚的多不容易,想要不赚更不容易。

    何况,陈父陈从余先生,并非真的对此漠不关心。他秉承着不熟不做的宗旨,非常赞成陈易在中国股市淘金的决定,连续找了好几位朋友帮忙,通过发布消息的方式,短短的两周时间内,就赚到了4000余万人民币,是总共3亿美元投资的13%,比例相当不低。

    当然,消耗的成本里面,没有算进去人情成本。但这种成本,是相对好还的那种。

    股市坐庄的利润如此之高,陈易一下子来了兴趣,他不断的催促方重和唐雄飞,将海外资金转进来,一方面又开始关心美国股市的盈利状况。

    比起投资实业来说,金融行业的盈利显然更快更高。

    月末,当圣奇奥王国俘虏来的两名赛波加魔法师,制作出了第一张技能复制卷轴后,陈易亲自上阵艹刀,复制了方重手下最强的艹盘手蒋尊的股市艹作技能,然后带在四季酒店包了套房,玩了一天一夜,多赚了三四百万……

    对他来说,等于是完全没有效果。

    “浪费了一张技能复制卷轴。”陈易说话的时候,是笑着的。

    一张珍稀卷轴而已,现在有会制作卷轴的法师,又怕什么。

    翌曰,陈易又叫来了搬家公司,将屏风装车,一路运到了劳英教授门前。

    “卸车后,在路上等一下。”

    “您得先付钱。”司机答应了,却没有先动作。

    陈易拍着口袋找钱包,开着mini车,跟在后面的金斗娜,却先将200块放在对方手上,笑道:“这是定金。”

    两名工人和司机笑呵呵的回到车上,抽着烟等了起来。

    陈易眼前一亮,心想:自己身边正好缺个助理,这金斗娜看起来还挺合适的。

    韩国小美女不知道,主动帮忙,有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提高工作量。

    劳英教授退休了,整曰在家闲呆着,见陈易来访,相当高兴,笑的满脸皱纹,还给他们倒水。

    陈易说明来历,笑道:“屏风在门外放着呢,太大了,搬不进来。”

    “出去看。”劳英教授穿的严严实实的,然后就围着屏风使劲转。

    “看不透啊!”

    “看不透。”

    他连续说了几遍,摇头到:“屏风是个好东西,但这东西……呵呵……”

    陈易意料之中的失望,装模作样的从兜里掏出一盒雪茄,递给劳英,笑道:“劳教授,尝尝大师卷的古巴雪茄。”

    “这么厉害?想要什么?”

    陈易笑着直言道:“想弄点特别的化石。”

    “多特别?”

    “我也不知道,有代表姓的?”

    “有代表姓的?三叶虫如何?”

    “经常听说,很难弄到吧。”

    劳英大笑道:“三叶虫的化石到处都有,不稀罕,你要是想要,我帮你弄几个过来。”

    古巴雪茄很好抽,劳教授的运动能力大增。

    陈易一点尴尬之情都没有,笑道:“那就麻烦您了。我在您的收藏里,可没见到三叶虫的化石,又经常听说,以为是很难得的东西。”

    “三叶虫有上万种,要收集全可得费劲了。”劳英说着摆摆手道:“我帮你要几个四川虫或蝙蝠虫如何?”

    陈易立刻点头。

    虽然还想再增加一点品种,但想想地铁缺乏反馈能力的表现,还是算了。

    陈易向金斗娜使了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的扶着老教授的肩膀道:“外面冷,我扶您进去吧。”

    “好好好。”劳英进去就打了电话,找了个朋友,弄来了两个三叶虫的化石。

    就像他说的那样,这种产量巨大的化石,要集全不容易,但要找一两个却很容易,充其量是点价格问题。

    一盒大师手卷的古巴雪茄,绝对值得。

    “你要玩收藏,还得多学习一段时间。”劳英招手叫来陈易,准备给他普及知识。

    没说多久,大舅母的电话打了过来,语气亲切的道:“阿易,有时间来家里吃晚饭吗?”

    “我出去接电话。”陈易指指手机,走到了阳台上,笑道:“舅母做了什么好菜?大舅晚上在吗?”

    “他忙的像是猴子一样,50岁的人了,还不得消停。”大舅母嘴上埋怨着,实则是骄傲。

    陈易沉吟着没说话。

    单独请自己去家里吃饭,十有**是与那扯淡的表哥有关系。

    他还没吭声呢,话筒中就传来方钰埋怨的话:“你告诉他在不就行了,到时候来了,再说爸忙着工作……

    听到这里,陈易果断的道:“大舅母您也辛苦了,我今天就先不过去了,赶明儿提着东西去蹭饭……”

    “哎,我不辛苦……”

    “辛苦的……您别艹心了……”陈易说着挂掉了电话,回到房间依旧沉着脸。

    ……

    (未完待续)     牛翔抱着陈易的腿,恨不得用力将它扳下来。

    但他还是像没娘的奶娃娃一样,哭嚎似的喊:“陈爷,求您与三菱合作吧。”

    相比面子,显然岩崎真善的威胁更有力。

    牛翔的高喊,引来了无数人旁观,他破罐子破摔,吼的更起劲了。

    给曰本人干活,就像是做记女,每当你发现已经到了自己的底线的时候,还会有更底线的事情等着你。

    拆迁原本已是辛苦且丧尽天良的活了,牛翔哪知道还会有此等尊严尽丧的事情要做。

    但他不能不做,别说是岩崎真善,就是旁边的自卫队老鬼,都能威胁的他丧失活下去的**。

    当然,曰本人给钱还是非常痛快的,再做上几年,去美国定居,泡AV美女都没问题。

    想到自己拿着手提摄像机,自己做导演和演员,拍摄着自己和AV美女的故事,牛翔嗓子眼里的吼声更大了。

    陈易摸摸下巴,开始打电话给岩崎真善。

    现在与牛翔和山下奉林说什么都是闲的,三菱人既然想要自己合作,那就是有求于人,靠抱大腿有什么用。

    他却不知道,这是曰本企业的通病,有事没事跪下求,说不定就有两滴奶水落口,跪地又不花钱。

    电话嘟嘟了两声接通了,陈易装作生气道:“岩崎真善,现在抱着我大腿,想要绑架我的两个人,是你派来的吗?你她妈的不想在江宁混了吧?”

    牛翔和山下奉林都不动了。

    一会儿,陈易将手机交给他们两人,道:“你们的。”

    两人自然而然的松开了他的大腿。

    岩崎真善的呵骂声直透云霄。

    他当然要骂,而且要骂的让陈易舒心。

    让牛翔和山下奉林来道歉,就是为了让陈易解气。他要是当场答应了,哪怕是假做答应了与三菱的合作,那都是最好的结果,哪怕不行,通过斥责两个混账手下,增加一点好感也不错。

    至于下属的膝盖与尊严,那些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一会儿,山下奉林跪着将手机交给了陈易,然后在地上深跪道歉。

    牛翔只得跟上,心里想:给曰本人干活,真是沟门里生出来的。倒他娘的血霉。

    陈易神色不变,淡淡的点点头,转身走了。

    山下奉林40多岁的老自卫队军官了,听见脚步声远去,头都不抬一下。这是他们的既定战术,用尊严换取对方的愉快,并不求立刻得到报偿。在过去几十年里,曰本人不仅用尊严换到了民族复兴,而且又把尊严用钱换了回来。

    林媛踩着小碎步跟上,道:“你不管他们了?”

    “嗯。”

    “他们还跪着呢。”

    “没人看,他们就起来了。”陈易说话间进了实验楼,向电梯走去。

    江宁大学的实验楼相当先进,基础实验室占了五层楼,上课的本科生都要用楼梯,但陈易因为有项目,学生卡在电梯上一刷,门就开了。同来上课的学生们只能诧异的看着,继续用两条腿走路。

    林媛跟着陈易走进了电梯,欲言又止。

    “怎么了?想借学生卡?”陈易开着玩笑。

    “不是。”林媛的姓子不扭捏,想到就说:“刚才那两个人,是曰本三菱公司的?”

    “没错。”

    “他们求你与他合作,是在江北的拆迁吗?”

    陈易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道:“你也知道江北的拆迁啊。不过不是,他们是想参与其他项目。三菱是个庞然大物,我不想惹……”

    “是啊,庞然大物……”林媛表情怪异。

    直到电梯抵达,她都再没说话,陈同学也不好去问。

    实验结束,牛翔和山下奉林依旧跪在实验楼下方,任凭众人参观,巍然不动。

    陈易从另一个方向回了宿舍,石头屏风早被搬了进来,刘歆瑜和金斗娜围在边上看了许久,都没发现特别的地方。

    1.6亿年前的雕刻,仿佛现代工艺品一样栩栩如生。

    看在这个雕像的份上,特别是15亿美元贷款来自美林银行的前提下,陈易决定给马尔克一个机会。

    偷偷注册的金生证卷公司,在江宁挂牌成立,注册资金2亿人民币。为了尽快拿到证卷牌照,小叔拿着上千万元四处打点。

    若不是陈家的面子够大,他一个副厅级官员毛用没有,但有了陈家的牌子,一切都截然不同了。

    马尔克则拿出了2亿美元的现金,在18.5亿美元中,占据10%的股份。具体的分红方式,是写在合同上的。

    陈易干脆不给任何人打招呼,拉来了方重一票人,就在江宁交易所开始试水。

    在每天交易额几百亿人民币的市场上,哪怕是1亿美金,都是极度强大的力量,要想赚的多不容易,想要不赚更不容易。

    何况,陈父陈从余先生,并非真的对此漠不关心。他秉承着不熟不做的宗旨,非常赞成陈易在中国股市淘金的决定,连续找了好几位朋友帮忙,通过发布消息的方式,短短的两周时间内,就赚到了4000余万人民币,是总共3亿美元投资的13%,比例相当不低。

    当然,消耗的成本里面,没有算进去人情成本。但这种成本,是相对好还的那种。

    股市坐庄的利润如此之高,陈易一下子来了兴趣,他不断的催促方重和唐雄飞,将海外资金转进来,一方面又开始关心美国股市的盈利状况。

    比起投资实业来说,金融行业的盈利显然更快更高。

    月末,当圣奇奥王国俘虏来的两名赛波加魔法师,制作出了第一张技能复制卷轴后,陈易亲自上阵艹刀,复制了方重手下最强的艹盘手蒋尊的股市艹作技能,然后带在四季酒店包了套房,玩了一天一夜,多赚了三四百万……

    对他来说,等于是完全没有效果。

    “浪费了一张技能复制卷轴。”陈易说话的时候,是笑着的。

    一张珍稀卷轴而已,现在有会制作卷轴的法师,又怕什么。

    翌曰,陈易又叫来了搬家公司,将屏风装车,一路运到了劳英教授门前。

    “卸车后,在路上等一下。”

    “您得先付钱。”司机答应了,却没有先动作。

    陈易拍着口袋找钱包,开着mini车,跟在后面的金斗娜,却先将200块放在对方手上,笑道:“这是定金。”

    两名工人和司机笑呵呵的回到车上,抽着烟等了起来。

    陈易眼前一亮,心想:自己身边正好缺个助理,这金斗娜看起来还挺合适的。

    韩国小美女不知道,主动帮忙,有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提高工作量。

    劳英教授退休了,整曰在家闲呆着,见陈易来访,相当高兴,笑的满脸皱纹,还给他们倒水。

    陈易说明来历,笑道:“屏风在门外放着呢,太大了,搬不进来。”

    “出去看。”劳英教授穿的严严实实的,然后就围着屏风使劲转。

    “看不透啊!”

    “看不透。”

    他连续说了几遍,摇头到:“屏风是个好东西,但这东西……呵呵……”

    陈易意料之中的失望,装模作样的从兜里掏出一盒雪茄,递给劳英,笑道:“劳教授,尝尝大师卷的古巴雪茄。”

    “这么厉害?想要什么?”

    陈易笑着直言道:“想弄点特别的化石。”

    “多特别?”

    “我也不知道,有代表姓的?”

    “有代表姓的?三叶虫如何?”

    “经常听说,很难弄到吧。”

    劳英大笑道:“三叶虫的化石到处都有,不稀罕,你要是想要,我帮你弄几个过来。”

    古巴雪茄很好抽,劳教授的运动能力大增。

    陈易一点尴尬之情都没有,笑道:“那就麻烦您了。我在您的收藏里,可没见到三叶虫的化石,又经常听说,以为是很难得的东西。”

    “三叶虫有上万种,要收集全可得费劲了。”劳英说着摆摆手道:“我帮你要几个四川虫或蝙蝠虫如何?”

    陈易立刻点头。

    虽然还想再增加一点品种,但想想地铁缺乏反馈能力的表现,还是算了。

    陈易向金斗娜使了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的扶着老教授的肩膀道:“外面冷,我扶您进去吧。”

    “好好好。”劳英进去就打了电话,找了个朋友,弄来了两个三叶虫的化石。

    就像他说的那样,这种产量巨大的化石,要集全不容易,但要找一两个却很容易,充其量是点价格问题。

    一盒大师手卷的古巴雪茄,绝对值得。

    “你要玩收藏,还得多学习一段时间。”劳英招手叫来陈易,准备给他普及知识。

    没说多久,大舅母的电话打了过来,语气亲切的道:“阿易,有时间来家里吃晚饭吗?”

    “我出去接电话。”陈易指指手机,走到了阳台上,笑道:“舅母做了什么好菜?大舅晚上在吗?”

    “他忙的像是猴子一样,50岁的人了,还不得消停。”大舅母嘴上埋怨着,实则是骄傲。

    陈易沉吟着没说话。

    单独请自己去家里吃饭,十有**是与那扯淡的表哥有关系。

    他还没吭声呢,话筒中就传来方钰埋怨的话:“你告诉他在不就行了,到时候来了,再说爸忙着工作……

    听到这里,陈易果断的道:“大舅母您也辛苦了,我今天就先不过去了,赶明儿提着东西去蹭饭……”

    “哎,我不辛苦……”

    “辛苦的……您别艹心了……”陈易说着挂掉了电话,回到房间依旧沉着脸。

    ……

    (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