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了上亿元买来的化石,喂那白眼狼地铁吃掉也就罢了,什么好处都没得也就罢了,竟然引来了检查。

    陈易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发现地铁的异样,想来是不应该被发现的,但若是被发现呢?

    他牙齿咬的嘎嘣响,听的那小工人直瞪眼睛,心想:这哥们的正义感也忒强了些吧。似乎被感染了,这位想劝上一句,转身却见陈易狰狞着离开了地铁站。

    “现在的学生啊!”

    穿过一个偏僻些的公园拐角,陈易丢下小蜥蜴让他变身,自己则打电话给罗小山。

    事情已经发生了,怨天尤人也没用,得想办法解决了。

    电话很快接通,罗小山神秘兮兮的笑道:“想着你总得打电话给我,是不是对我们建设路的土地开发有兴趣啊?那块地还没盖呢,就增值了30%。还有,听说原先的寺院香火不盛,又被骗走了所有的资金,现在正在向省市两级申请资金援助呢……”

    “你们拿地不会有问题吧。”尽管心急,陈易还是问了一句。

    罗小山尽管还是学生,却通过此事,逐步接触了老爹的生意,此刻自信满满的道:“完全符合规矩。别说我们已经把那寺庙给爆破掉了,就是收回原址重建,谁拿7亿元给我们?钱早就被那阿訇卷走了。”

    罗家的公司也不是任人欺凌的软柿子,哪怕上面发话,也断不能令其白白损失这么多钱。

    陈易笑笑,道:“没问题就好,现在说我的事儿。”

    “对对对。”罗小山在电话那头拍拍脑门,笑道:“我是兴奋的忘记了。”

    陈易哼了两声,道:“你们的建筑公司,能检查修复地铁吗?”

    罗小山一愣,道:“当然不行,我们哪里有地铁项目去做,你有兴趣的话,找国企好了,江宁一建二建,都有份建地铁,要不要我帮你联系一下?”

    接手生意两个月,自己的人脉尚未建立起来,但找谁帮忙总是知道的。

    “我现在就要一个。”陈易抿着嘴道:“你能找到吗?”

    “从二建找个工程队过来如何?”

    二建是江宁第二建筑队,颇有资质。

    “那说定了,今天就要。”陈易挂掉电话,连忙又找小叔。

    和自家人说话,就没那么多顾及,他简单的说了滨江路地铁站的事故,旋即道:“小叔,能否找到人,让我负责该路段的维护和检查?”

    “这点小钱你也想赚?”陈荣杰相当不理解,又道:“有媒体关注,挺危险的。”

    “我不是想赚这点钱……”陈易说到这里就不说了。

    小叔大部分理解,沉吟片刻道:“你有人手吗?多久能修好?工程预算是多少?”

    他问了一连串,除了“为什么”之外,能问的都问了。

    陈荣杰早年都是在国企上班,就像是他的同龄人那样,一方面是借着国企升级快做跳板,一方面也能多些机会,独当一面,学习历练。

    这份本事,现在大部分用在了陈易头上,把他问了个七晕八素,总算是放了过去。

    不过,他问的多,办事也格外认真。

    陈易飞也似的去找罗小山要人,陈荣杰则一刻不停的去找人帮忙。从小侄子的话里话外,他能听得出来稍稍的焦急。

    建设口向来是掌握在市长何复汉手中的,电话条子之类的东西,对其全然无用。陈荣杰只好曲线救国,先去找了建设局的一个副局长,然后直接奔赴局里去找相关负责人。

    江宁是计划单列市,市委书记是中央候补委员,副省级的高位。陈荣杰借着陈家的力量,早早的跨过了处级门槛,到高新区做了正职的区委书记,称不上位高权重,那也是相当的有分量。

    在何复汉完全不知情的时候,他要在市府办件事儿,看到的也只当没看到,悄悄记在心里罢了。这位副局长更是早与之相熟,关系较为不错。

    此刻已是临下班的时间,在建设局和交通局,那副局长帮他找到了相关的负责人,陈荣杰一辆车拉上三个人,就奔着江宁地铁三公司去了。

    三十分钟后,他再打电话给陈易,道:“小叔给你把事办成了,一脑门子的汗。”

    陈易连声称谢,这种事情要是让其他人办,拖上十天半个月都正常。

    陈荣杰再次叮嘱道:“弥好了别留手尾,只要没证据的都不算。别怕猜疑。怀疑是不算数的。”

    “明白。”陈易心中一阵暖意,自始至终,小叔都没问他一句原委,让他轻松不少。

    地铁三公司是江宁三号线和六号线的运营方,也是滨海路地铁站的所有方,他们下了命令,披着市政马甲的维修和坚持工人就迅速撤离了。

    陈易带着二建的人填了进去,却不让他们动工,只是等着。

    晚间22点30分。

    地铁如期停靠在了站台上,尽管脚下的轨道已经胀的仿佛怀孕了一般。

    陈易一下子兴奋了。

    他早就将所有工人都赶回家和宿舍了,现在毫不犹豫的跨上地铁,须臾间就到了圣奇奥王国。

    没有花费时间练习,确定地铁一切正常,陈易迅速离开圣奇奥,重新回到站台上,目送地铁在怀孕的铁轨中间划过。

    他终于作出决定,不再重修此地铁了。

    陈易无论如何也不愿因为施工而造成的可能的损失。

    比起魔法王国的神秘存在,何复汉什么的,通通都是浮云。

    决定其实是最难下的。

    当人做出了决定之后,所需要做的仅仅是完成过程,承担后果。

    由于牵扯到魔法地铁的秘密,陈易不愿假以人手,于是自己设定计划,又亲自联系各方面的人手。

    四天后,《江宁曰报》第一版,就出现了“三号线重建站点引起争论”的署名文章。

    文中,来自智库的两名专家,深刻的描述了三号线一直以来的亏损局面,阐述了设计之初,专家小组遭遇到的形形色色的政治阻碍,最终得出结论:地铁三号线目前的站点设计,已经不能适应江宁未来的发展需求,要进行一定程度上的改造,最近发生的事故,就是最好的注脚。

    所谓的争论,自文章发表后第二天,才真正开始。

    有了这点子舆论基础,地铁公司如约关闭了包括滨江路在内的6个地铁站的使用,从而令三号线暂时缩短了了三分之一。

    这种损失是非常大的,但陈易只需要提供足够的内幕消息,弥补其公司三名高官的损失即已足够。至于官方角度,虽然关切民生,却也没人和他较真。

    重修6个站点,充其量关闭三号线最后路段小半年时间,比起那些整年都在修路的地方,又算得了什么。

    而且陈易是真的准备重建6个站点。其中包括真正的目标滨河路站。

    每个站点的地上地下通道,都要进行改造,每个站点的出口位置也可能调整。最重要的是,包括滨河路站在内的三个站点的地铁轨道,要重新铺设铁轨,从而绕过陈易原先的站点位置。

    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

    在面对魔法地铁这么重要的事情上,陈易不想又一丝一毫的偏差。他从国外高薪聘请了专业人员,签订保密协议,然后研究在不改变滨河路地铁站原有状态的前提下,在附近修建新的地铁站。

    过去半年里,滨河路站附近不停的都有一些建设工程,或者水电改造、修路等等事情,这些都是研究人员进行分析的元素。

    金生证卷账上的钱,以不逊于其盈利的速度,在快速的减少。

    其中部分用在了陈易购买化石上,部分则用在了地铁线路的改造上。

    至于金源国际从华尔街揽到的钞票,则被存了起来,随时准备用于重要时候。

    在期中考试结束前,滨河路地铁站的改造工程率先完成。

    设计人员在原先的地铁站上方,设计建造了一个四层楼的大型商场。商场的第二第三和第四层用于销售,第一层的外围店面,则用于出租。一层中部正好将原地铁站包裹起来,并提供了一个面积4000平方米的仓库。

    而新的地铁站,则座落在了大型商场旁50米处,从而提供人流。

    整个设计建造,仅仅用掉了一个人时间,三百余名工人,在双倍工资的刺激下,没曰没夜的艰苦奋斗,再现了中国政斧在非洲友邦的重大工程建设速度。而为了追赶工期,陈易也花费了大笔资金,用于各种新材料和设备的购买租用。

    不算地皮成本,近2000余万元的费用,使得商场每平米的造价近8000元,着实恐怖。

    当落成的鞭炮想起来的时候,陈易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陈荣杰全程参与了地铁改造工程,在噪声中问道:“你动用了这么多的关系,花了这么多的钱,难道就是为了开商场?

    陈易笑容满面,却不说话。

    小妹带着她的几个女同学,蹦蹦跳跳的过来,拉着陈易喊:“二哥,我以后买衣服是不是不用钱了?”

    她的女同学齐声高呼:“二哥”。

    然后笑成一团。

    ……

    (未完待续)     花了上亿元买来的化石,喂那白眼狼地铁吃掉也就罢了,什么好处都没得也就罢了,竟然引来了检查。

    陈易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发现地铁的异样,想来是不应该被发现的,但若是被发现呢?

    他牙齿咬的嘎嘣响,听的那小工人直瞪眼睛,心想:这哥们的正义感也忒强了些吧。似乎被感染了,这位想劝上一句,转身却见陈易狰狞着离开了地铁站。

    “现在的学生啊!”

    穿过一个偏僻些的公园拐角,陈易丢下小蜥蜴让他变身,自己则打电话给罗小山。

    事情已经发生了,怨天尤人也没用,得想办法解决了。

    电话很快接通,罗小山神秘兮兮的笑道:“想着你总得打电话给我,是不是对我们建设路的土地开发有兴趣啊?那块地还没盖呢,就增值了30%。还有,听说原先的寺院香火不盛,又被骗走了所有的资金,现在正在向省市两级申请资金援助呢……”

    “你们拿地不会有问题吧。”尽管心急,陈易还是问了一句。

    罗小山尽管还是学生,却通过此事,逐步接触了老爹的生意,此刻自信满满的道:“完全符合规矩。别说我们已经把那寺庙给爆破掉了,就是收回原址重建,谁拿7亿元给我们?钱早就被那阿訇卷走了。”

    罗家的公司也不是任人欺凌的软柿子,哪怕上面发话,也断不能令其白白损失这么多钱。

    陈易笑笑,道:“没问题就好,现在说我的事儿。”

    “对对对。”罗小山在电话那头拍拍脑门,笑道:“我是兴奋的忘记了。”

    陈易哼了两声,道:“你们的建筑公司,能检查修复地铁吗?”

    罗小山一愣,道:“当然不行,我们哪里有地铁项目去做,你有兴趣的话,找国企好了,江宁一建二建,都有份建地铁,要不要我帮你联系一下?”

    接手生意两个月,自己的人脉尚未建立起来,但找谁帮忙总是知道的。

    “我现在就要一个。”陈易抿着嘴道:“你能找到吗?”

    “从二建找个工程队过来如何?”

    二建是江宁第二建筑队,颇有资质。

    “那说定了,今天就要。”陈易挂掉电话,连忙又找小叔。

    和自家人说话,就没那么多顾及,他简单的说了滨江路地铁站的事故,旋即道:“小叔,能否找到人,让我负责该路段的维护和检查?”

    “这点小钱你也想赚?”陈荣杰相当不理解,又道:“有媒体关注,挺危险的。”

    “我不是想赚这点钱……”陈易说到这里就不说了。

    小叔大部分理解,沉吟片刻道:“你有人手吗?多久能修好?工程预算是多少?”

    他问了一连串,除了“为什么”之外,能问的都问了。

    陈荣杰早年都是在国企上班,就像是他的同龄人那样,一方面是借着国企升级快做跳板,一方面也能多些机会,独当一面,学习历练。

    这份本事,现在大部分用在了陈易头上,把他问了个七晕八素,总算是放了过去。

    不过,他问的多,办事也格外认真。

    陈易飞也似的去找罗小山要人,陈荣杰则一刻不停的去找人帮忙。从小侄子的话里话外,他能听得出来稍稍的焦急。

    建设口向来是掌握在市长何复汉手中的,电话条子之类的东西,对其全然无用。陈荣杰只好曲线救国,先去找了建设局的一个副局长,然后直接奔赴局里去找相关负责人。

    江宁是计划单列市,市委书记是中央候补委员,副省级的高位。陈荣杰借着陈家的力量,早早的跨过了处级门槛,到高新区做了正职的区委书记,称不上位高权重,那也是相当的有分量。

    在何复汉完全不知情的时候,他要在市府办件事儿,看到的也只当没看到,悄悄记在心里罢了。这位副局长更是早与之相熟,关系较为不错。

    此刻已是临下班的时间,在建设局和交通局,那副局长帮他找到了相关的负责人,陈荣杰一辆车拉上三个人,就奔着江宁地铁三公司去了。

    三十分钟后,他再打电话给陈易,道:“小叔给你把事办成了,一脑门子的汗。”

    陈易连声称谢,这种事情要是让其他人办,拖上十天半个月都正常。

    陈荣杰再次叮嘱道:“弥好了别留手尾,只要没证据的都不算。别怕猜疑。怀疑是不算数的。”

    “明白。”陈易心中一阵暖意,自始至终,小叔都没问他一句原委,让他轻松不少。

    地铁三公司是江宁三号线和六号线的运营方,也是滨海路地铁站的所有方,他们下了命令,披着市政马甲的维修和坚持工人就迅速撤离了。

    陈易带着二建的人填了进去,却不让他们动工,只是等着。

    晚间22点30分。

    地铁如期停靠在了站台上,尽管脚下的轨道已经胀的仿佛怀孕了一般。

    陈易一下子兴奋了。

    他早就将所有工人都赶回家和宿舍了,现在毫不犹豫的跨上地铁,须臾间就到了圣奇奥王国。

    没有花费时间练习,确定地铁一切正常,陈易迅速离开圣奇奥,重新回到站台上,目送地铁在怀孕的铁轨中间划过。

    他终于作出决定,不再重修此地铁了。

    陈易无论如何也不愿因为施工而造成的可能的损失。

    比起魔法王国的神秘存在,何复汉什么的,通通都是浮云。

    决定其实是最难下的。

    当人做出了决定之后,所需要做的仅仅是完成过程,承担后果。

    由于牵扯到魔法地铁的秘密,陈易不愿假以人手,于是自己设定计划,又亲自联系各方面的人手。

    四天后,《江宁曰报》第一版,就出现了“三号线重建站点引起争论”的署名文章。

    文中,来自智库的两名专家,深刻的描述了三号线一直以来的亏损局面,阐述了设计之初,专家小组遭遇到的形形色色的政治阻碍,最终得出结论:地铁三号线目前的站点设计,已经不能适应江宁未来的发展需求,要进行一定程度上的改造,最近发生的事故,就是最好的注脚。

    所谓的争论,自文章发表后第二天,才真正开始。

    有了这点子舆论基础,地铁公司如约关闭了包括滨江路在内的6个地铁站的使用,从而令三号线暂时缩短了了三分之一。

    这种损失是非常大的,但陈易只需要提供足够的内幕消息,弥补其公司三名高官的损失即已足够。至于官方角度,虽然关切民生,却也没人和他较真。

    重修6个站点,充其量关闭三号线最后路段小半年时间,比起那些整年都在修路的地方,又算得了什么。

    而且陈易是真的准备重建6个站点。其中包括真正的目标滨河路站。

    每个站点的地上地下通道,都要进行改造,每个站点的出口位置也可能调整。最重要的是,包括滨河路站在内的三个站点的地铁轨道,要重新铺设铁轨,从而绕过陈易原先的站点位置。

    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

    在面对魔法地铁这么重要的事情上,陈易不想又一丝一毫的偏差。他从国外高薪聘请了专业人员,签订保密协议,然后研究在不改变滨河路地铁站原有状态的前提下,在附近修建新的地铁站。

    过去半年里,滨河路站附近不停的都有一些建设工程,或者水电改造、修路等等事情,这些都是研究人员进行分析的元素。

    金生证卷账上的钱,以不逊于其盈利的速度,在快速的减少。

    其中部分用在了陈易购买化石上,部分则用在了地铁线路的改造上。

    至于金源国际从华尔街揽到的钞票,则被存了起来,随时准备用于重要时候。

    在期中考试结束前,滨河路地铁站的改造工程率先完成。

    设计人员在原先的地铁站上方,设计建造了一个四层楼的大型商场。商场的第二第三和第四层用于销售,第一层的外围店面,则用于出租。一层中部正好将原地铁站包裹起来,并提供了一个面积4000平方米的仓库。

    而新的地铁站,则座落在了大型商场旁50米处,从而提供人流。

    整个设计建造,仅仅用掉了一个人时间,三百余名工人,在双倍工资的刺激下,没曰没夜的艰苦奋斗,再现了中国政斧在非洲友邦的重大工程建设速度。而为了追赶工期,陈易也花费了大笔资金,用于各种新材料和设备的购买租用。

    不算地皮成本,近2000余万元的费用,使得商场每平米的造价近8000元,着实恐怖。

    当落成的鞭炮想起来的时候,陈易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陈荣杰全程参与了地铁改造工程,在噪声中问道:“你动用了这么多的关系,花了这么多的钱,难道就是为了开商场?

    陈易笑容满面,却不说话。

    小妹带着她的几个女同学,蹦蹦跳跳的过来,拉着陈易喊:“二哥,我以后买衣服是不是不用钱了?”

    她的女同学齐声高呼:“二哥”。

    然后笑成一团。

    ……

    (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