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医生那些年 第三百零七章 和尚庙(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神术来自于“神”的投影,个人的信仰越强大越坚定,获得的投影就越强大。

    与一般人的认识不同,除了极少数的“神”之外,大多数“神”并不排斥其他的“神”,而且投影多数可以叠加。陈易不乏恶意的猜想:要么神不存在智力,要么神就是在多年的竞争中发现,充分的自由才能获得更多的信仰……

    作为根红苗正的社会主义青年,陈易是从来不相信神佛三清基督阿门那一套迷信思想的,我党从不迷信,惟一被承认的圣经只能是红宝书,那光耀的[***]思想神圣不可侵犯,除此以外的马克思列宁主义都要持有谨慎的批判态度,尤其是与红宝书思想相悖的部分……

    “如定大师,您开光的时候,是否有在某个特别的地方进行?”陈易知道,不管是西大陆还是圣奇奥王国,神术的获得都要在祭坛中进行仪式,只有进行了“神”或“神殿”认可的仪式,方能进行诸如祈祷之类增加神术的活动,就像是格伦德勒圣骑士,他也是首先在龙殿获得了认可,其后才能自己练习,以后却不必经常去了。许多神庙也是通过这种方式,尽可能的掌握骑士。

    如定回想了一下,道:“似乎没有特别的,我幼年入白马寺,与师兄弟们共同研修……能够虔诚礼佛的毕竟是少数,本代只有三人有开光的能力,比起前代记载都弱了不少。”

    “一代多少人?”

    “1700余。”如定并未隐瞒,他面前就有银森勇这个大发光体,那是从未听说过的强大“法力”,自己引以为骄傲的佛光根本不算什么。

    陈易摇头笑道:“从未听说白马寺有如此多人。”

    “每代不够虔诚的弟子,都会逐渐转给其他寺院的。”如定说起自家的秘辛,一点情绪的波动都没有。

    银森勇则进入了思考状态,像是研究似的,上下打量着如定和尚,一会儿道:“看他们的神术并不完全,也许是进行了某种邪术仪式,不一定有神庙。嗯,一定是这样的。他们进行了一次参与人数众多的邪术,如果人数真的够多的话,那所有进行了相同仪式的人,都等于是神的一份子,从而为其他人提供了信仰之力……一定是这样的。”

    银森勇断然给出结论后,问道:“你们有进行什么相同的仪式吗?”

    如定和尚听银森勇的话,怎么听怎么觉得不是味道,不禁暗讽道:“且问您进行的仪式是什么?”

    “圣水浇灌和沐浴,连续七天的祈祷,向龙神的捐献。”银森勇的信仰中既有“言行一致”,也有“忠于神殿”,进行的是相当传统的礼仪。

    “西方的糟粕。”如定和尚哼了一声,他平曰里其实挺喜欢外国货的,英国产的骨瓷可谓最爱,但人家连“邪术”都出来了,再不反驳就活不下去了。

    陈易犹豫了一下,指指如定的脑门道:“所有和尚都是要剃度的,也就是剃头。”

    “有趣的仪式。有多少人?”

    “几千万?”

    “天哪!”银森勇震撼的连连点头:“如此邪术,如此邪术!真是厉害!”

    如定势单力孤的反驳道:“白马寺就是寺庙,我等还有五戒、八戒和二百五十戒……”

    “二百五十种信仰?”银森勇眼馋的咽了口唾沫。要是有250尊神的话,那得是多强悍的神术。他却没理会如定所谓的寺庙,神庙都有各种分支机构,但能够进行仪式的可谓少之又少,主持的祭祀力量非得很强大才行。

    陈易咳嗽两声,道:“五戒我是知道的,不杀生,不偷盗,不妄语,不喝酒,还有一个是什么?不吃肉?”

    “银邪。”如定没好气的道。

    银森勇大惊:“那活着又有什么意思?而且,你们说的银邪,是完全不能吗?那如何延续家族……”

    如定气急败坏的道:“我要走了。”

    “大和尚别着急。”陈易拉住他,笑道:“信仰是信仰,仪式是仪式,你的五戒又不是入门就进行的。信仰是提供本源能量的,也就是你所说的法力,仪式就像是开关,是开启能量传输的阀门。”

    说着他转头向银森勇道:“我看剃头就是仪式,你要试试吗?”

    银森勇羡慕间仍旧摇头道:“偷盗还行,不妄语比言行一致还差些呢。其他的我无法坚持,与其浪费时间,不如守着现在的信仰。”

    陈易笑着骂道:“别以为偷盗简单,偷盗是包括抢劫戒律的。”

    西大陆的抢劫就像是南非的强歼一样普遍,很少有骑士能忍受得了诱惑。

    银森勇登时摇头:“这种信仰我知道,战斗胜利了,连战利品都不敢拿……”

    陈易建议式的问道:“不喝酒呢。”

    “万一不慎喝了,岂不是要丧失许多神力?不好不好……”

    陈易一算,佛教还真是没有容易做的戒律。

    “你们礼佛的地方在哪里,如何能够进入?”陈易又问如定。虽然没有加入佛教的意图,但万一那是个神庙类的存在,总要了解一番。

    如定早就不想理他们了,兀自坐在地上,他其实也很好奇,奈何力量弱小,只得消极避让。

    银森勇一辈子都在打仗,见过的俘比女人还多,立刻走上前去威胁道:“你若是不带我们去,立刻喂你喝酒吃肉,然后找个女人给你,还会把你放到小鼠堆里,只要一翻身就压死几只……”

    他却是活学活用,多少被俘虏的骑士就是这样沉沦的。正因为如此,主观的信仰更容易维持,客观的信仰却是容易被人威胁。

    如定又惊又怒:“你怎可如此,你怎可如此,宵小!鼠辈!”

    他的嗔戒从来就没成功过。

    “不妄语就是不能说假话,我等不是老鼠,你怎可以这么说。别以为我没见过老鼠,第一天住在武馆的时候,我就宰杀了一窝。”银森勇展现着自己出众的招风耳,摇头道:“怪不得你的神术威力如此之弱。”

    三言两语间,如定和尚被逼的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好将寺内的练习场所一并告知,只是银森勇不能远走,陈易干脆从方重的投资团队中借了两个人,再带上武馆档案研究室的苏元春,一并前去现场查看拍摄,拿的还是官方行文。

    一切布置停当,天也黑了下来。

    陈易电话仓储区等处,闻之一切正常,也就轻松了下来,他此时才发现:“你的另一个徒弟呢?”

    他的问题一出口,就见如定得意洋洋的道:“他早就去了方市长的家中……你们的武馆要危险了,哈哈,哈哈哈哈。”

    如定是人大代表,清楚官面上的力量,所以才会将市长看的如此重。

    陈易却奇怪的问道:“哪里的哪个市长?”

    “江宁市的方市长。”

    市政斧姓方的仅大舅一家,而且他的确是联系宗教事务的副市长,陈易怪异的看了看如定,打了电话给方振南,问:“大舅,今天有没有一个和尚找你?”

    “我让小刘接待了,怎么了?”

    “他现在人在哪里?”

    “我问问,让小刘打给你。”江宁副市长也算是曰理百机了,大约没什么精力去照顾某个小和尚的需求。

    挂掉电话,如定和尚已经面色苍白的坐直了。

    一会儿,秘书处的小刘也打来了电话,自报家门道:“陈先生,我是方市长的秘书小刘,今天的僧人是安排在了市政斧招待所,不过他们自己似乎也有住处。”

    “好的,麻烦你在招待所等一下,我派人过去带人。”陈易放下手机,对如定笑道:“写两张便条吧。”

    如定依言写了,他知道了陈易的身份,倒不担心杀人灭口的事情了,但如何脱身,依旧没有想法。

    陈易、银森勇与如定和尚继续讨论仪式与信仰的问题,没多久,就变成了陈易听,银森勇和如定和尚讨论。

    作为西大陆的很有希望冲击神术骑士的家族栋梁,银森勇几乎否定一切客观上的“信仰”——闭口禅,不杀生受到了他的严厉批判,认为几乎没有实际意义,华而不实。

    被一名家族骑士称作华而不实,着实够呛。剃发更是让他连声讽刺:“要是战事太紧张,甚至被包围了起来,你忘了剃发,岂不是实力骤降。

    “我再剃去也就罢了。”

    “既有信仰,骤然违反必受反噬,神力大降,不光你要倒霉,你的骑士同样倒霉。”

    “哪里有那么多战争。”这才是如定和尚的真实思想。不管他多强多厉害,那也是在和平年代出生的,也从未想过靠一身功夫上战场——他还有不杀生的戒律呢。

    陈易不说话,却也坐在那里思考,不知过了多久,被如定和尚摇醒,后者梗着脖子问:“你且说,是也不是。”

    竟是一副像是喝醉了的样子。

    仔细一看,地上几瓶五粮液歪歪倒倒的,果真是喝醉了。

    陈易哭笑不得,甩开如定和尚,问银森勇道:“你说,像是受洗一类的仪式,会不会也是神庙类的存在?”

    “有神就有神庙,很正常。”银森勇见过的奇怪神庙多了,他指指如定和尚道:“但像他们这样跳过斗技级的骑士,不会有什么出息的。”

    陈易现在顾不上和尚庙,却是让人拿了台电脑过来,小声道:“此地有基督教,又有圣地梵蒂冈,我找图片来给你看,会不会有能出神术的地方。”

    他想的是自己,圣奇奥王国去不了,西大陆走不远,若能在地球上找到神庙类的存在,可不是又方便又熟悉,甚至是不是自己喜欢的神庙都没关系,不信仰“忠于神庙”也就罢了。

    ……

    (未完待续)     神术来自于“神”的投影,个人的信仰越强大越坚定,获得的投影就越强大。

    与一般人的认识不同,除了极少数的“神”之外,大多数“神”并不排斥其他的“神”,而且投影多数可以叠加。陈易不乏恶意的猜想:要么神不存在智力,要么神就是在多年的竞争中发现,充分的自由才能获得更多的信仰……

    作为根红苗正的社会主义青年,陈易是从来不相信神佛三清基督阿门那一套迷信思想的,我党从不迷信,惟一被承认的圣经只能是红宝书,那光耀的[***]思想神圣不可侵犯,除此以外的马克思列宁主义都要持有谨慎的批判态度,尤其是与红宝书思想相悖的部分……

    “如定大师,您开光的时候,是否有在某个特别的地方进行?”陈易知道,不管是西大陆还是圣奇奥王国,神术的获得都要在祭坛中进行仪式,只有进行了“神”或“神殿”认可的仪式,方能进行诸如祈祷之类增加神术的活动,就像是格伦德勒圣骑士,他也是首先在龙殿获得了认可,其后才能自己练习,以后却不必经常去了。许多神庙也是通过这种方式,尽可能的掌握骑士。

    如定回想了一下,道:“似乎没有特别的,我幼年入白马寺,与师兄弟们共同研修……能够虔诚礼佛的毕竟是少数,本代只有三人有开光的能力,比起前代记载都弱了不少。”

    “一代多少人?”

    “1700余。”如定并未隐瞒,他面前就有银森勇这个大发光体,那是从未听说过的强大“法力”,自己引以为骄傲的佛光根本不算什么。

    陈易摇头笑道:“从未听说白马寺有如此多人。”

    “每代不够虔诚的弟子,都会逐渐转给其他寺院的。”如定说起自家的秘辛,一点情绪的波动都没有。

    银森勇则进入了思考状态,像是研究似的,上下打量着如定和尚,一会儿道:“看他们的神术并不完全,也许是进行了某种邪术仪式,不一定有神庙。嗯,一定是这样的。他们进行了一次参与人数众多的邪术,如果人数真的够多的话,那所有进行了相同仪式的人,都等于是神的一份子,从而为其他人提供了信仰之力……一定是这样的。”

    银森勇断然给出结论后,问道:“你们有进行什么相同的仪式吗?”

    如定和尚听银森勇的话,怎么听怎么觉得不是味道,不禁暗讽道:“且问您进行的仪式是什么?”

    “圣水浇灌和沐浴,连续七天的祈祷,向龙神的捐献。”银森勇的信仰中既有“言行一致”,也有“忠于神殿”,进行的是相当传统的礼仪。

    “西方的糟粕。”如定和尚哼了一声,他平曰里其实挺喜欢外国货的,英国产的骨瓷可谓最爱,但人家连“邪术”都出来了,再不反驳就活不下去了。

    陈易犹豫了一下,指指如定的脑门道:“所有和尚都是要剃度的,也就是剃头。”

    “有趣的仪式。有多少人?”

    “几千万?”

    “天哪!”银森勇震撼的连连点头:“如此邪术,如此邪术!真是厉害!”

    如定势单力孤的反驳道:“白马寺就是寺庙,我等还有五戒、八戒和二百五十戒……”

    “二百五十种信仰?”银森勇眼馋的咽了口唾沫。要是有250尊神的话,那得是多强悍的神术。他却没理会如定所谓的寺庙,神庙都有各种分支机构,但能够进行仪式的可谓少之又少,主持的祭祀力量非得很强大才行。

    陈易咳嗽两声,道:“五戒我是知道的,不杀生,不偷盗,不妄语,不喝酒,还有一个是什么?不吃肉?”

    “银邪。”如定没好气的道。

    银森勇大惊:“那活着又有什么意思?而且,你们说的银邪,是完全不能吗?那如何延续家族……”

    如定气急败坏的道:“我要走了。”

    “大和尚别着急。”陈易拉住他,笑道:“信仰是信仰,仪式是仪式,你的五戒又不是入门就进行的。信仰是提供本源能量的,也就是你所说的法力,仪式就像是开关,是开启能量传输的阀门。”

    说着他转头向银森勇道:“我看剃头就是仪式,你要试试吗?”

    银森勇羡慕间仍旧摇头道:“偷盗还行,不妄语比言行一致还差些呢。其他的我无法坚持,与其浪费时间,不如守着现在的信仰。”

    陈易笑着骂道:“别以为偷盗简单,偷盗是包括抢劫戒律的。”

    西大陆的抢劫就像是南非的强歼一样普遍,很少有骑士能忍受得了诱惑。

    银森勇登时摇头:“这种信仰我知道,战斗胜利了,连战利品都不敢拿……”

    陈易建议式的问道:“不喝酒呢。”

    “万一不慎喝了,岂不是要丧失许多神力?不好不好……”

    陈易一算,佛教还真是没有容易做的戒律。

    “你们礼佛的地方在哪里,如何能够进入?”陈易又问如定。虽然没有加入佛教的意图,但万一那是个神庙类的存在,总要了解一番。

    如定早就不想理他们了,兀自坐在地上,他其实也很好奇,奈何力量弱小,只得消极避让。

    银森勇一辈子都在打仗,见过的俘比女人还多,立刻走上前去威胁道:“你若是不带我们去,立刻喂你喝酒吃肉,然后找个女人给你,还会把你放到小鼠堆里,只要一翻身就压死几只……”

    他却是活学活用,多少被俘虏的骑士就是这样沉沦的。正因为如此,主观的信仰更容易维持,客观的信仰却是容易被人威胁。

    如定又惊又怒:“你怎可如此,你怎可如此,宵小!鼠辈!”

    他的嗔戒从来就没成功过。

    “不妄语就是不能说假话,我等不是老鼠,你怎可以这么说。别以为我没见过老鼠,第一天住在武馆的时候,我就宰杀了一窝。”银森勇展现着自己出众的招风耳,摇头道:“怪不得你的神术威力如此之弱。”

    三言两语间,如定和尚被逼的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好将寺内的练习场所一并告知,只是银森勇不能远走,陈易干脆从方重的投资团队中借了两个人,再带上武馆档案研究室的苏元春,一并前去现场查看拍摄,拿的还是官方行文。

    一切布置停当,天也黑了下来。

    陈易电话仓储区等处,闻之一切正常,也就轻松了下来,他此时才发现:“你的另一个徒弟呢?”

    他的问题一出口,就见如定得意洋洋的道:“他早就去了方市长的家中……你们的武馆要危险了,哈哈,哈哈哈哈。”

    如定是人大代表,清楚官面上的力量,所以才会将市长看的如此重。

    陈易却奇怪的问道:“哪里的哪个市长?”

    “江宁市的方市长。”

    市政斧姓方的仅大舅一家,而且他的确是联系宗教事务的副市长,陈易怪异的看了看如定,打了电话给方振南,问:“大舅,今天有没有一个和尚找你?”

    “我让小刘接待了,怎么了?”

    “他现在人在哪里?”

    “我问问,让小刘打给你。”江宁副市长也算是曰理百机了,大约没什么精力去照顾某个小和尚的需求。

    挂掉电话,如定和尚已经面色苍白的坐直了。

    一会儿,秘书处的小刘也打来了电话,自报家门道:“陈先生,我是方市长的秘书小刘,今天的僧人是安排在了市政斧招待所,不过他们自己似乎也有住处。”

    “好的,麻烦你在招待所等一下,我派人过去带人。”陈易放下手机,对如定笑道:“写两张便条吧。”

    如定依言写了,他知道了陈易的身份,倒不担心杀人灭口的事情了,但如何脱身,依旧没有想法。

    陈易、银森勇与如定和尚继续讨论仪式与信仰的问题,没多久,就变成了陈易听,银森勇和如定和尚讨论。

    作为西大陆的很有希望冲击神术骑士的家族栋梁,银森勇几乎否定一切客观上的“信仰”——闭口禅,不杀生受到了他的严厉批判,认为几乎没有实际意义,华而不实。

    被一名家族骑士称作华而不实,着实够呛。剃发更是让他连声讽刺:“要是战事太紧张,甚至被包围了起来,你忘了剃发,岂不是实力骤降。

    “我再剃去也就罢了。”

    “既有信仰,骤然违反必受反噬,神力大降,不光你要倒霉,你的骑士同样倒霉。”

    “哪里有那么多战争。”这才是如定和尚的真实思想。不管他多强多厉害,那也是在和平年代出生的,也从未想过靠一身功夫上战场——他还有不杀生的戒律呢。

    陈易不说话,却也坐在那里思考,不知过了多久,被如定和尚摇醒,后者梗着脖子问:“你且说,是也不是。”

    竟是一副像是喝醉了的样子。

    仔细一看,地上几瓶五粮液歪歪倒倒的,果真是喝醉了。

    陈易哭笑不得,甩开如定和尚,问银森勇道:“你说,像是受洗一类的仪式,会不会也是神庙类的存在?”

    “有神就有神庙,很正常。”银森勇见过的奇怪神庙多了,他指指如定和尚道:“但像他们这样跳过斗技级的骑士,不会有什么出息的。”

    陈易现在顾不上和尚庙,却是让人拿了台电脑过来,小声道:“此地有基督教,又有圣地梵蒂冈,我找图片来给你看,会不会有能出神术的地方。”

    他想的是自己,圣奇奥王国去不了,西大陆走不远,若能在地球上找到神庙类的存在,可不是又方便又熟悉,甚至是不是自己喜欢的神庙都没关系,不信仰“忠于神庙”也就罢了。

    ……

    (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