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医生那些年 第三百零八章 和尚庙(4)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好的神庙是由神的投影形成的圣地……”银森勇边看图片,边批评道:“不是邪教式的用仪式强行聚合成的。”

    如定哼了一声,他的机锋辩论在这种场合没有任何用处,银森勇听不懂太难的汉语,如果说到厉害的地方,他就会伪装尿遁,回来后不吃魔芋,竟是一口叽里哇啦的不知何种语言。

    加上陈易只拉偏架,要是正常时候,如定早就甩袖离开了——作为一名有身份地位的宗教协会理事,他专门练习过漂亮的甩袖。可惜在这种场合,照样是用不着。

    “你儿子才是邪教。”如定心中腹诽,却是尽可能的远离两个走火入魔的家伙。

    只听银森勇沉吟着道:“如此多的庙宇,其中若能诞生一两个神庙,倒也正常,只是没有经过斗技级的熏陶,就算拥有神术也发挥不出来……”

    “你别管这个了,先说怎么进行仪式吧?”

    “那就要看你想信仰那个神了。”

    陈易于是又找到了伊斯兰教、摩门教等等教派的图片给银森勇看。

    后者转瞬醒悟道:“你是在给自己找?为何不信仰某位龙神?”

    “样子不好看。”

    “什么?”

    “本地信仰容易达成。”陈易找了个不错的借口。他已经知道,在西大陆上得到神的认可是最艰难的,除非是庞大的无可复加的家族,否则成员首先都要“忠于神殿”,否则除了少数几个小的神殿之外,祭祀根本不给你参与仪式的资格。

    进行了仪式也并不是一定能够得到认可,事实上,是仅有极少的人能获得认可。由于能够举行仪式的神庙数量稀少,而数年方能进行一次仪式数量有限,因而越大的神庙,每次参与仪式的人越多,但只有极少的一部分能够得到“神”的认可,他们通常是从小就遵守信仰的年轻人。

    像是银森勇,在家族出身的那一刻起,族中大佬就给他选定了“怜悯”,“言行一致”,“忠于神殿”,“谦卑谦逊”,“诚实”和“遵守誓言”六种,但经过如此之久的社会习练,“诚实”和“谦卑谦逊”都已经岌岌可危,“公正”从未选过,自然也就不在预备信仰之中。以他的年龄和斗技等级,要参与仪式的斗技9级标准,至少还得一二十年,剩下的四种信仰究竟能剩下几种都很难说了。若是每种都违反了,那铁定不会得到“神”的认可。相反,若是通过了认可,获得了“神术”,神术的威力也与他的信仰成正比,抵抗诱惑越多,表现的意志越坚定,力量就越强。偶尔违背,则会减少神术威力。

    这才是成为神术骑士或圣骑士的第一步。为了不断提高神术的力量,骑士们要不断的坚定信仰,某些富裕的家族一次姓就要卷轴数万枚金币,从而获得“忠于神庙”的表彰,穷极无奈的骑士只好前往有钱的王国服务……

    银森勇给陈易介绍的越多,自己就越是感慨,说到最后几乎有要哭出来的意思。

    陈易理解的拍拍他的肩膀,说:“我理解,世家子弟嘛,责任重大。我们是世界的栋梁,人类的领头羊,虽然偶尔享受生活……”

    “您说的太对了,主上!”银森勇的这一句“主上”可是喊的真心实意。

    如定在那边装恶心的样子翻眼皮子,心想:我在寺里解签也不敢说这样的话,嗯,是该学一学。

    ……

    银森勇最后还是定下了基督教,更准确的说,是梵蒂冈的天主教。陈易也不提出意见,就借着此次出国的机会,一并请学校将签证办了,顺便递出了裸熊、曹征和刘歆瑜的身份证——师有事而弟子服其劳,刘歆瑜是他不放心丢在国内,她就像是没驯熟的狼犬。

    学校对别的学生当然不会这么好说话,但既然是陈易的话,办公室的老师也就当是帮忙一样,认真的跑了两三趟,最后还是委托旅行社盖的章子,期间的花销全是学校给承担了。卢卫东副院长再见陈易的时候,自觉腰杆都挺直了不少,笑着将护照递出去,问:“陈易你准备从美国去梵蒂冈,还是从国内先过去?我们帮你订机票。本学期快结束了,还有些经费,应该够头等舱的费用了。不过,要是大家一起走的话,那就不好订头等舱了。”

    “我包了江鹿航空的A319。”陈易笑了笑。

    “呵呵,那好,那就好。”卢卫东的腰杆又弯了下来。如今国内最牛的飞行方式就是包机了,事实上,要不是台湾同胞来往需要包机飞行的话,国内众人哪知道飞机还能这么坐,至于私人飞机都是没谱的事呢,最嚣张的老板们虽然动了买飞机的念头,却仍旧受到种种的制约,就是飞机经济舱的票钱都让人承担不起了……可以肯定,如果从中国到美国有火车可以坐的话,学校一定会把钱省下来的,这也是中国学者为什么不喜欢去莫斯科参加会议的原因之一。

    “我们约定个时间在康奈尔大学见面吧。”

    “好的,好的,周末如何?”

    “行,那我先继续。”陈易指着电脑屏幕,他正顶着智力卷轴在那里写提纲呢,学生想“公费”去趟美国可不容易。

    “自然自然。”卢卫东的脑袋点的,就是面对校长,他也没那么谦卑。

    接下来几天,银森勇和如定和尚一家嬉戏玩耍,尽说些不着边际的话,刘歆瑜和金斗娜忙着调整陈氏武馆的内部节奏,方重则因为陈氏大卖场的成功运作,得到了陈易进一步的认可,于是接受了新的任务,购买设备。

    虽然在方重看来,陈易要求购买的各种设备凌乱而没有价值,但他仍然为此专门成立了一个部门,并抽调数人,再行招募数人补充,从而在很短的时间内采购了包括伐木机、切割机,割胶刀,各类工程机械,以及用于成立“武馆通报”使用的两套报社设备……

    任何一名领导,都是希望手下人越多越好的。队伍越庞大,领导的价值才越高,也意味着权力的增涨——陈易看到了方重的悄然扩张,但却默认了他的行为,这样的隐蔽姓更高,也更方便一些。

    实际上,方重并不知道他随手建立的小部门,曰后竟然会拥有超过许多集团的权利,而这些权力的大部分,原本是可以留在他手下的。

    陈易匆匆忙忙的去了一趟西大陆,将新补充的物资运送到位,同时回收了留在地铁中的13个水陆神厢,事实证明,地铁内的东西是可以留存下来的,从水陆神厢内残留的细菌来看,生命存活也没有问题。

    来不及归纳各种信息,前往康奈尔大学的时间就到了,陈易带着刘歆瑜,裸熊,曹征和方重上了江鹿航空的包机。

    A319是A320的缩短型,比起私人飞机来说,它的空间大了太多。如果航空公司采用高密度布局的话,A319可以搭载148名经济舱乘客,或者是60多吨的货物,与那些为人称道的大型轰炸机的载重量相当。

    这么大的飞机经过了精心的布置和装修之后,至少比得上三星级的酒店套房,在陈易看来,除了办公区域太大之外,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裸熊和曹征都是第一次出国,想到长途旅行和美女空姐的时候,眼睛都是圆睁着的。

    刘歆瑜笑容怪异的看着两名学员,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脱掉了高跟鞋,赤脚踩在地毯上,丝袜在陈易眼前闪耀。

    空姐此时开始了服务,两名身材高挑的女孩子从后舱走来,分别询问四人需要什么。

    陈易此时方才发现刘歆瑜的身材竟然比精挑细选出来的空乘还要高些,不由起身问道:“你多高?”

    正在给他倒茶的女孩子被他霸气十足的起身动作给吓到了,斗气是会影响人的精神状态的,原本应当大方有度的小空姐用担心的声音说:“一米七二。”

    陈易哭笑不得,但也没有再问刘歆瑜,目测后者大约是要高上好几厘米的。应该说,是那令无数男人渴望征服攀爬的高峰影响了平时的身高测算,很显然,她们是非标准的。

    小空姐逃也是的跑了,曹征跃跃欲试的问道:“老大,您要是没看上,我是不是可以上了?”

    “叫师父。”刘歆瑜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自从上了飞机之后,他和裸熊两个人就在搜寻空姐的影子,现在终于看到了,外皮也就脱下来了。

    曹征扮了个鬼脸,笑嘻嘻的说:“师父”。然后目光就追了出去。

    方重是稳重的中年人,他在陈易集团中的特质也在于此,故而并不适合参与在如此年轻化的游戏中,只得问另一名空姐道:“什么时候起飞?”

    “这位先生说要先等一等。”空姐引出了陈易,她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告状,一行数人中,以陈易的年纪最小,方重的年纪最长,她有理由认为后者是负责人,而陈易试图调戏她的同事。

    方重却小心的一笑,安安静静的坐回到了位置上。

    “等一个朋友。”陈易解释了一句,又道:“我们再等2个小时,如果对方不来的话,我们就直飞美国,如果对方来的话,我们先去梵蒂冈。”

    空姐吓了一跳,求救的看向方重,道:“飞行计划是早就做好的,现在来不及了。”

    “你通知机长就行了,他知道。”江鹿航空是江宁航空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而江宁航空是民航总局当年移交给江宁市的国企,虽然庞大的不怎么买国资委的账,但分管国资委的方副市长再加陈家的名头,要改个线路却是通畅的。

    ……

    (未完待续)     “最好的神庙是由神的投影形成的圣地……”银森勇边看图片,边批评道:“不是邪教式的用仪式强行聚合成的。”

    如定哼了一声,他的机锋辩论在这种场合没有任何用处,银森勇听不懂太难的汉语,如果说到厉害的地方,他就会伪装尿遁,回来后不吃魔芋,竟是一口叽里哇啦的不知何种语言。

    加上陈易只拉偏架,要是正常时候,如定早就甩袖离开了——作为一名有身份地位的宗教协会理事,他专门练习过漂亮的甩袖。可惜在这种场合,照样是用不着。

    “你儿子才是邪教。”如定心中腹诽,却是尽可能的远离两个走火入魔的家伙。

    只听银森勇沉吟着道:“如此多的庙宇,其中若能诞生一两个神庙,倒也正常,只是没有经过斗技级的熏陶,就算拥有神术也发挥不出来……”

    “你别管这个了,先说怎么进行仪式吧?”

    “那就要看你想信仰那个神了。”

    陈易于是又找到了伊斯兰教、摩门教等等教派的图片给银森勇看。

    后者转瞬醒悟道:“你是在给自己找?为何不信仰某位龙神?”

    “样子不好看。”

    “什么?”

    “本地信仰容易达成。”陈易找了个不错的借口。他已经知道,在西大陆上得到神的认可是最艰难的,除非是庞大的无可复加的家族,否则成员首先都要“忠于神殿”,否则除了少数几个小的神殿之外,祭祀根本不给你参与仪式的资格。

    进行了仪式也并不是一定能够得到认可,事实上,是仅有极少的人能获得认可。由于能够举行仪式的神庙数量稀少,而数年方能进行一次仪式数量有限,因而越大的神庙,每次参与仪式的人越多,但只有极少的一部分能够得到“神”的认可,他们通常是从小就遵守信仰的年轻人。

    像是银森勇,在家族出身的那一刻起,族中大佬就给他选定了“怜悯”,“言行一致”,“忠于神殿”,“谦卑谦逊”,“诚实”和“遵守誓言”六种,但经过如此之久的社会习练,“诚实”和“谦卑谦逊”都已经岌岌可危,“公正”从未选过,自然也就不在预备信仰之中。以他的年龄和斗技等级,要参与仪式的斗技9级标准,至少还得一二十年,剩下的四种信仰究竟能剩下几种都很难说了。若是每种都违反了,那铁定不会得到“神”的认可。相反,若是通过了认可,获得了“神术”,神术的威力也与他的信仰成正比,抵抗诱惑越多,表现的意志越坚定,力量就越强。偶尔违背,则会减少神术威力。

    这才是成为神术骑士或圣骑士的第一步。为了不断提高神术的力量,骑士们要不断的坚定信仰,某些富裕的家族一次姓就要卷轴数万枚金币,从而获得“忠于神庙”的表彰,穷极无奈的骑士只好前往有钱的王国服务……

    银森勇给陈易介绍的越多,自己就越是感慨,说到最后几乎有要哭出来的意思。

    陈易理解的拍拍他的肩膀,说:“我理解,世家子弟嘛,责任重大。我们是世界的栋梁,人类的领头羊,虽然偶尔享受生活……”

    “您说的太对了,主上!”银森勇的这一句“主上”可是喊的真心实意。

    如定在那边装恶心的样子翻眼皮子,心想:我在寺里解签也不敢说这样的话,嗯,是该学一学。

    ……

    银森勇最后还是定下了基督教,更准确的说,是梵蒂冈的天主教。陈易也不提出意见,就借着此次出国的机会,一并请学校将签证办了,顺便递出了裸熊、曹征和刘歆瑜的身份证——师有事而弟子服其劳,刘歆瑜是他不放心丢在国内,她就像是没驯熟的狼犬。

    学校对别的学生当然不会这么好说话,但既然是陈易的话,办公室的老师也就当是帮忙一样,认真的跑了两三趟,最后还是委托旅行社盖的章子,期间的花销全是学校给承担了。卢卫东副院长再见陈易的时候,自觉腰杆都挺直了不少,笑着将护照递出去,问:“陈易你准备从美国去梵蒂冈,还是从国内先过去?我们帮你订机票。本学期快结束了,还有些经费,应该够头等舱的费用了。不过,要是大家一起走的话,那就不好订头等舱了。”

    “我包了江鹿航空的A319。”陈易笑了笑。

    “呵呵,那好,那就好。”卢卫东的腰杆又弯了下来。如今国内最牛的飞行方式就是包机了,事实上,要不是台湾同胞来往需要包机飞行的话,国内众人哪知道飞机还能这么坐,至于私人飞机都是没谱的事呢,最嚣张的老板们虽然动了买飞机的念头,却仍旧受到种种的制约,就是飞机经济舱的票钱都让人承担不起了……可以肯定,如果从中国到美国有火车可以坐的话,学校一定会把钱省下来的,这也是中国学者为什么不喜欢去莫斯科参加会议的原因之一。

    “我们约定个时间在康奈尔大学见面吧。”

    “好的,好的,周末如何?”

    “行,那我先继续。”陈易指着电脑屏幕,他正顶着智力卷轴在那里写提纲呢,学生想“公费”去趟美国可不容易。

    “自然自然。”卢卫东的脑袋点的,就是面对校长,他也没那么谦卑。

    接下来几天,银森勇和如定和尚一家嬉戏玩耍,尽说些不着边际的话,刘歆瑜和金斗娜忙着调整陈氏武馆的内部节奏,方重则因为陈氏大卖场的成功运作,得到了陈易进一步的认可,于是接受了新的任务,购买设备。

    虽然在方重看来,陈易要求购买的各种设备凌乱而没有价值,但他仍然为此专门成立了一个部门,并抽调数人,再行招募数人补充,从而在很短的时间内采购了包括伐木机、切割机,割胶刀,各类工程机械,以及用于成立“武馆通报”使用的两套报社设备……

    任何一名领导,都是希望手下人越多越好的。队伍越庞大,领导的价值才越高,也意味着权力的增涨——陈易看到了方重的悄然扩张,但却默认了他的行为,这样的隐蔽姓更高,也更方便一些。

    实际上,方重并不知道他随手建立的小部门,曰后竟然会拥有超过许多集团的权利,而这些权力的大部分,原本是可以留在他手下的。

    陈易匆匆忙忙的去了一趟西大陆,将新补充的物资运送到位,同时回收了留在地铁中的13个水陆神厢,事实证明,地铁内的东西是可以留存下来的,从水陆神厢内残留的细菌来看,生命存活也没有问题。

    来不及归纳各种信息,前往康奈尔大学的时间就到了,陈易带着刘歆瑜,裸熊,曹征和方重上了江鹿航空的包机。

    A319是A320的缩短型,比起私人飞机来说,它的空间大了太多。如果航空公司采用高密度布局的话,A319可以搭载148名经济舱乘客,或者是60多吨的货物,与那些为人称道的大型轰炸机的载重量相当。

    这么大的飞机经过了精心的布置和装修之后,至少比得上三星级的酒店套房,在陈易看来,除了办公区域太大之外,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裸熊和曹征都是第一次出国,想到长途旅行和美女空姐的时候,眼睛都是圆睁着的。

    刘歆瑜笑容怪异的看着两名学员,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脱掉了高跟鞋,赤脚踩在地毯上,丝袜在陈易眼前闪耀。

    空姐此时开始了服务,两名身材高挑的女孩子从后舱走来,分别询问四人需要什么。

    陈易此时方才发现刘歆瑜的身材竟然比精挑细选出来的空乘还要高些,不由起身问道:“你多高?”

    正在给他倒茶的女孩子被他霸气十足的起身动作给吓到了,斗气是会影响人的精神状态的,原本应当大方有度的小空姐用担心的声音说:“一米七二。”

    陈易哭笑不得,但也没有再问刘歆瑜,目测后者大约是要高上好几厘米的。应该说,是那令无数男人渴望征服攀爬的高峰影响了平时的身高测算,很显然,她们是非标准的。

    小空姐逃也是的跑了,曹征跃跃欲试的问道:“老大,您要是没看上,我是不是可以上了?”

    “叫师父。”刘歆瑜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自从上了飞机之后,他和裸熊两个人就在搜寻空姐的影子,现在终于看到了,外皮也就脱下来了。

    曹征扮了个鬼脸,笑嘻嘻的说:“师父”。然后目光就追了出去。

    方重是稳重的中年人,他在陈易集团中的特质也在于此,故而并不适合参与在如此年轻化的游戏中,只得问另一名空姐道:“什么时候起飞?”

    “这位先生说要先等一等。”空姐引出了陈易,她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告状,一行数人中,以陈易的年纪最小,方重的年纪最长,她有理由认为后者是负责人,而陈易试图调戏她的同事。

    方重却小心的一笑,安安静静的坐回到了位置上。

    “等一个朋友。”陈易解释了一句,又道:“我们再等2个小时,如果对方不来的话,我们就直飞美国,如果对方来的话,我们先去梵蒂冈。”

    空姐吓了一跳,求救的看向方重,道:“飞行计划是早就做好的,现在来不及了。”

    “你通知机长就行了,他知道。”江鹿航空是江宁航空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而江宁航空是民航总局当年移交给江宁市的国企,虽然庞大的不怎么买国资委的账,但分管国资委的方副市长再加陈家的名头,要改个线路却是通畅的。

    ……

    (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