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医生那些年 第三百零九章 3万英尺看峰峦叠嶂(1)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飞行路线的更改是大事,改变一架飞机的就要改变相应的许多飞机,有类似多米诺骨牌的效应,某些时候甚至要通知正在空中的飞机,因此带来的麻烦且不说,工作量都会大的令人发指,不是铁硬的关系,没人做此又吃力又得罪人的事。

    作为乘务长的空姐怀着疑惑和诧异之情,去前舱报告机长,回来的时候则变成了满脸的震惊和释然,看来机长也是知道陈易身份的。

    刘歆瑜左顾右盼的,不明白究竟在等谁。

    陈易亦不解释,翻开一本书看着,刘歆瑜瞅了眼,竟然是本英文版的萨缪尔逊的《经济学》,一本堪称经典的经济学著作,同时也是一本教科书。她不由道:“你临时抱佛脚到此地步,莫非论文都不是你写的?”

    陈易总不能说是“技能复制卷轴”此等逆天之作吧。于是含糊的道:“我是通过一本书来思考。”

    “一本简单的经济学教科书?”刘歆瑜显然已经看过了,她接受的乃是绝对的实用主义,经济学自在其中。

    陈易咳嗽两声,捧卷阅读,做高深状。

    裸熊却是用崇拜的语气道:“教导,师父做事一定有深意的。”

    刘歆瑜眯着眼睛笑了,高耸的双峰微微颤动的道:“你小子马屁拍的真是又熟又透。”

    曹征猛烈的咳嗽着,陈易瞪了他一眼,道:“你是不是想说什么?”

    他自己在心里暗想:刘歆瑜的确称得上是又熟又透。

    “不敢不敢。”曹征都不敢抬头看刘歆瑜。

    后者也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作为美女,此情此景不知遇到了多少,只是陈易也如此,让她好笑之余又有些得意。

    不管是从正常人的思维角度考虑,还是从秘密组织的思维角度考虑,陈易都将会做一番大事业,假如他不会提前“阵亡”的话。

    轻轻的脚步声,先前的两名空姐重新出现,适才逃掉的小女孩小心的站出来,对陈易道歉:“陈先生,我之前的表现很不专业,请您原谅。”

    乘务长继而低头道歉道:“对不起,是我们的工作不细致。”

    陈同学惊讶的抬起头,见她又化了一次妆,指不定在下面偷偷哭了多久,于是笑道:“是我不对,你别放在心上。”

    曹征趁机道:“别担心,我们师父人很好的。哦,我叫曹征,还是年轻人,现在算是公司金领一族……师父,我算是金领吧。”

    陈易哭笑不得的拿起书来,道:“算是吧。”

    “宁雪燕小姐,我们最多一个月就回国了,我就住在江宁,我的手机号码。”曹征看着小空姐的胸前铭牌,递出了自己的名片。

    陈易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做的名片,笑笑没说话。

    宁雪燕又气又恼的拿了曹征的名片,回去就丢在了垃圾桶中,然后捂着脑袋呻吟:今天可真是丢人了。

    于是不用工作的空姐们开始了凶猛的聊天,讨论金领和飞行员,机长和大老板的区别……

    约莫等了一个小时左右,一辆机场的奥迪停在了飞机下方,随后是笑嘻嘻的斯坦尼克登机。比起去年见到的样子,今天的意大利帅哥尽显成熟男人的风范,恰当的笑容和沧桑的额头,还有健美的倒三角身材,几乎凝聚了欧罗巴人全部人种优势和宣传优势——不是两三百年潜移默化的宣传,中国人是不会将高鼻深目看作是“美”的标准的。当年中亚小国的李白想弄个京城的户口多困难,当官就更不用说了,一生的坎坷,他要是首都人的话……他要是首都人,也不用那么努力学习准备科考了……

    两名后舱空姐也迫不及待的窜到了前舱来,跟在宁雪燕身后,嗲声嗲气的用英文问斯坦尼克:“您需要点什么?我们有红酒,果汁,咖啡,茶……”

    “香槟就好。”斯坦尼克用中文回答,然后一屁股坐在沙发后面,笑道:“我被你说服了。”

    早在决定前往梵蒂冈之际,陈易就打了电话给斯塔尼克。天主教的圣地隐秘之处众多,没有内部人士帮忙的话,很难有机会仔细寻找,而他唯一能够想到的人选就是斯坦尼克——虽然两个人因为“情敌”的缘故甚至大打出手,但时过境迁,现在的斯坦尼克仅仅是亚洲地区的次次级负责人,早就失去了往曰荣光,陈易却隐约间成为了陈氏家族的第一继承人。大哥陈衡前往军队,未尝不是看到了小弟的商业才华而主动避让……

    在此等情况下,斯坦尼克再去招惹韩婕没有任何意义,他也招惹不到。而在去掉最初的芥蒂之后,双方却有不少的联系与共同利益。例如三菱集团在江北码头上的勾当,那就是一个梵蒂冈容易获得,而中国几乎不能获得的信息。

    电话只用了一分钟就结束了,陈易主要是阐述了自己的近况和要求,斯坦尼克表示考虑一番……大家都是聪明人,毋须反复的描述前景,大多数时候,表述立场就足够了。

    晚来1个小时,也是斯坦尼克的立场,说明他不会完全按照陈易的安排来。

    双方心知肚明,陈易笑着与斯坦尼克握手,并介绍他给众人认识,只是裸熊眼神不善,他可是参与过校园决斗的,且是被打的一方。

    乘务长等他们寒暄过后,礼貌的微笑道:“各位,现在起飞吗?”

    “再等5分钟。”

    陈易打了个电话,一架军方的直升飞机直接停在了机场候机楼前,不仅未经过安检,连照相之类的工作都免了。

    江宁军区是二级军区,但直升机却是属于上级的大军区的,江宁机场现在还是国企,谁敢跑过来找麻烦。

    唯一的负责人郑重的盯着飞机上下来的车辆,最后看它送上了包机,才吐了口痰,庆幸的骂道:“天上掉下来怪自己,谁管闲事谁被雷劈。”

    上飞机的是成箱的药水和卷轴,全是银白色的合金箱,安全度极高。陈易几乎是在货物送上来的刹那,就命令道:“起飞。”

    如果要让货物正常通过安检就太麻烦了。下飞机的时候有斯坦尼克,去了再处理很方便。

    飞机开始滑向跑道,斯坦尼克笑着道:“军队就像是你家开的。”

    “此时要用军区这个词。”陈易说着撇撇嘴,道:“要是10年前,你才知道军区是谁家的。”

    那个时候的陈仲国几乎站到了国家最高层,大伯陈国亮已经做了好几年的军区副手,就等着前任退休而接班,陈家在江宁的地位也达到最高,不管是何家、梁家甚至韩家,都得靠边站。陈易的老爹陈从余的开盛公司重组为陈氏集团,业务涵盖数百个行业门类。那个时候,他什么人都不用找,什么条子都不用开,自然有人大开方便之门……

    “真羡慕你们。”

    “你不也是豪门出身。”陈易看着逐渐远去的土地,忽然有了无法掌握之感。如果机长不想活了,驾机从高空自由落体,甚或是俯冲而下,斗技9级也没的阻挡。

    “非平民而已。”斯坦尼克轻笑了两声,沧桑之色顿显。从天之骄子到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只要一年时间,失去了梵蒂冈核心成员的荣光,年轻的他就如无根浮萍,在亚洲区的生活一点都不如意。

    陈易笑着拿起书,准备继续阅读。今天的飞机上,裸熊和曹征背后的武馆有秘密,方重背后的投资公司有秘密,斯坦尼克背后的教派有秘密,刘歆瑜背后的秘密组织有秘密,可谓是一飞机的秘密,还是不要说话为妙。

    然而,他不说话,并不代表其他人不说话。

    方重很快就和斯坦尼克聊了起来,刘歆瑜偶尔也会说上两句,他们都受过远胜常人的严格教育,幼年时期承受了其他孩子没有承受的艰辛,花掉了其他孩子父母一辈子都赚不到的教育投资,如今到了收获的时节,无论何种资产都比别人多,只要互相看看,就知道是一类人。

    陈易安静的看着《经济学》,他是真的在临时抱佛脚,先前的提纲之类的内容,那都是用技能复制卷轴拷贝雷公魄教授的,但也感受到了一些艰难,非得用7级的智力卷轴才能抵消如此巨大的知识损耗,那可是159-318的智力提高,算上陈易自己的,意味着450左右的智力水平,这已经属于人类中的异类了——当然,技能复制卷轴如此变态的东西,也的确是异类的范畴。能在学术上有所得的绝非常人,雷公魄教授至少有150以上的智力,按照他的年龄来说,200都有可能。走在世界顶级校园中,无数变态智力的学者才是正常的顶级校园,光靠勤奋和努力成长而来的学者要么照本宣科的授课,要么就只能做学术[***]的抄袭者,中国早期的教材上都鼓励勤奋,长大了不用鼓励也只能抄袭了,勤奋仅仅是基础条件,而且是最不值钱的条件。

    “我们现在已经到达9100米的高度,也就是3万英尺……”轻轻的语音三言两语就清楚了现在的飞行状态,也就意味着相对舒适的旅行时间来到。

    陈易扭动了一下脖子,放下书本,准备去感受一番高空3万英尺的水流状况。

    后舱的空姐早就盯着他呢,动作迅速的一整衣领,换上10寸的高跟鞋,扭向卫生间。

    (未完待续)     飞行路线的更改是大事,改变一架飞机的就要改变相应的许多飞机,有类似多米诺骨牌的效应,某些时候甚至要通知正在空中的飞机,因此带来的麻烦且不说,工作量都会大的令人发指,不是铁硬的关系,没人做此又吃力又得罪人的事。

    作为乘务长的空姐怀着疑惑和诧异之情,去前舱报告机长,回来的时候则变成了满脸的震惊和释然,看来机长也是知道陈易身份的。

    刘歆瑜左顾右盼的,不明白究竟在等谁。

    陈易亦不解释,翻开一本书看着,刘歆瑜瞅了眼,竟然是本英文版的萨缪尔逊的《经济学》,一本堪称经典的经济学著作,同时也是一本教科书。她不由道:“你临时抱佛脚到此地步,莫非论文都不是你写的?”

    陈易总不能说是“技能复制卷轴”此等逆天之作吧。于是含糊的道:“我是通过一本书来思考。”

    “一本简单的经济学教科书?”刘歆瑜显然已经看过了,她接受的乃是绝对的实用主义,经济学自在其中。

    陈易咳嗽两声,捧卷阅读,做高深状。

    裸熊却是用崇拜的语气道:“教导,师父做事一定有深意的。”

    刘歆瑜眯着眼睛笑了,高耸的双峰微微颤动的道:“你小子马屁拍的真是又熟又透。”

    曹征猛烈的咳嗽着,陈易瞪了他一眼,道:“你是不是想说什么?”

    他自己在心里暗想:刘歆瑜的确称得上是又熟又透。

    “不敢不敢。”曹征都不敢抬头看刘歆瑜。

    后者也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作为美女,此情此景不知遇到了多少,只是陈易也如此,让她好笑之余又有些得意。

    不管是从正常人的思维角度考虑,还是从秘密组织的思维角度考虑,陈易都将会做一番大事业,假如他不会提前“阵亡”的话。

    轻轻的脚步声,先前的两名空姐重新出现,适才逃掉的小女孩小心的站出来,对陈易道歉:“陈先生,我之前的表现很不专业,请您原谅。”

    乘务长继而低头道歉道:“对不起,是我们的工作不细致。”

    陈同学惊讶的抬起头,见她又化了一次妆,指不定在下面偷偷哭了多久,于是笑道:“是我不对,你别放在心上。”

    曹征趁机道:“别担心,我们师父人很好的。哦,我叫曹征,还是年轻人,现在算是公司金领一族……师父,我算是金领吧。”

    陈易哭笑不得的拿起书来,道:“算是吧。”

    “宁雪燕小姐,我们最多一个月就回国了,我就住在江宁,我的手机号码。”曹征看着小空姐的胸前铭牌,递出了自己的名片。

    陈易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做的名片,笑笑没说话。

    宁雪燕又气又恼的拿了曹征的名片,回去就丢在了垃圾桶中,然后捂着脑袋呻吟:今天可真是丢人了。

    于是不用工作的空姐们开始了凶猛的聊天,讨论金领和飞行员,机长和大老板的区别……

    约莫等了一个小时左右,一辆机场的奥迪停在了飞机下方,随后是笑嘻嘻的斯坦尼克登机。比起去年见到的样子,今天的意大利帅哥尽显成熟男人的风范,恰当的笑容和沧桑的额头,还有健美的倒三角身材,几乎凝聚了欧罗巴人全部人种优势和宣传优势——不是两三百年潜移默化的宣传,中国人是不会将高鼻深目看作是“美”的标准的。当年中亚小国的李白想弄个京城的户口多困难,当官就更不用说了,一生的坎坷,他要是首都人的话……他要是首都人,也不用那么努力学习准备科考了……

    两名后舱空姐也迫不及待的窜到了前舱来,跟在宁雪燕身后,嗲声嗲气的用英文问斯坦尼克:“您需要点什么?我们有红酒,果汁,咖啡,茶……”

    “香槟就好。”斯坦尼克用中文回答,然后一屁股坐在沙发后面,笑道:“我被你说服了。”

    早在决定前往梵蒂冈之际,陈易就打了电话给斯塔尼克。天主教的圣地隐秘之处众多,没有内部人士帮忙的话,很难有机会仔细寻找,而他唯一能够想到的人选就是斯坦尼克——虽然两个人因为“情敌”的缘故甚至大打出手,但时过境迁,现在的斯坦尼克仅仅是亚洲地区的次次级负责人,早就失去了往曰荣光,陈易却隐约间成为了陈氏家族的第一继承人。大哥陈衡前往军队,未尝不是看到了小弟的商业才华而主动避让……

    在此等情况下,斯坦尼克再去招惹韩婕没有任何意义,他也招惹不到。而在去掉最初的芥蒂之后,双方却有不少的联系与共同利益。例如三菱集团在江北码头上的勾当,那就是一个梵蒂冈容易获得,而中国几乎不能获得的信息。

    电话只用了一分钟就结束了,陈易主要是阐述了自己的近况和要求,斯坦尼克表示考虑一番……大家都是聪明人,毋须反复的描述前景,大多数时候,表述立场就足够了。

    晚来1个小时,也是斯坦尼克的立场,说明他不会完全按照陈易的安排来。

    双方心知肚明,陈易笑着与斯坦尼克握手,并介绍他给众人认识,只是裸熊眼神不善,他可是参与过校园决斗的,且是被打的一方。

    乘务长等他们寒暄过后,礼貌的微笑道:“各位,现在起飞吗?”

    “再等5分钟。”

    陈易打了个电话,一架军方的直升飞机直接停在了机场候机楼前,不仅未经过安检,连照相之类的工作都免了。

    江宁军区是二级军区,但直升机却是属于上级的大军区的,江宁机场现在还是国企,谁敢跑过来找麻烦。

    唯一的负责人郑重的盯着飞机上下来的车辆,最后看它送上了包机,才吐了口痰,庆幸的骂道:“天上掉下来怪自己,谁管闲事谁被雷劈。”

    上飞机的是成箱的药水和卷轴,全是银白色的合金箱,安全度极高。陈易几乎是在货物送上来的刹那,就命令道:“起飞。”

    如果要让货物正常通过安检就太麻烦了。下飞机的时候有斯坦尼克,去了再处理很方便。

    飞机开始滑向跑道,斯坦尼克笑着道:“军队就像是你家开的。”

    “此时要用军区这个词。”陈易说着撇撇嘴,道:“要是10年前,你才知道军区是谁家的。”

    那个时候的陈仲国几乎站到了国家最高层,大伯陈国亮已经做了好几年的军区副手,就等着前任退休而接班,陈家在江宁的地位也达到最高,不管是何家、梁家甚至韩家,都得靠边站。陈易的老爹陈从余的开盛公司重组为陈氏集团,业务涵盖数百个行业门类。那个时候,他什么人都不用找,什么条子都不用开,自然有人大开方便之门……

    “真羡慕你们。”

    “你不也是豪门出身。”陈易看着逐渐远去的土地,忽然有了无法掌握之感。如果机长不想活了,驾机从高空自由落体,甚或是俯冲而下,斗技9级也没的阻挡。

    “非平民而已。”斯坦尼克轻笑了两声,沧桑之色顿显。从天之骄子到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只要一年时间,失去了梵蒂冈核心成员的荣光,年轻的他就如无根浮萍,在亚洲区的生活一点都不如意。

    陈易笑着拿起书,准备继续阅读。今天的飞机上,裸熊和曹征背后的武馆有秘密,方重背后的投资公司有秘密,斯坦尼克背后的教派有秘密,刘歆瑜背后的秘密组织有秘密,可谓是一飞机的秘密,还是不要说话为妙。

    然而,他不说话,并不代表其他人不说话。

    方重很快就和斯坦尼克聊了起来,刘歆瑜偶尔也会说上两句,他们都受过远胜常人的严格教育,幼年时期承受了其他孩子没有承受的艰辛,花掉了其他孩子父母一辈子都赚不到的教育投资,如今到了收获的时节,无论何种资产都比别人多,只要互相看看,就知道是一类人。

    陈易安静的看着《经济学》,他是真的在临时抱佛脚,先前的提纲之类的内容,那都是用技能复制卷轴拷贝雷公魄教授的,但也感受到了一些艰难,非得用7级的智力卷轴才能抵消如此巨大的知识损耗,那可是159-318的智力提高,算上陈易自己的,意味着450左右的智力水平,这已经属于人类中的异类了——当然,技能复制卷轴如此变态的东西,也的确是异类的范畴。能在学术上有所得的绝非常人,雷公魄教授至少有150以上的智力,按照他的年龄来说,200都有可能。走在世界顶级校园中,无数变态智力的学者才是正常的顶级校园,光靠勤奋和努力成长而来的学者要么照本宣科的授课,要么就只能做学术[***]的抄袭者,中国早期的教材上都鼓励勤奋,长大了不用鼓励也只能抄袭了,勤奋仅仅是基础条件,而且是最不值钱的条件。

    “我们现在已经到达9100米的高度,也就是3万英尺……”轻轻的语音三言两语就清楚了现在的飞行状态,也就意味着相对舒适的旅行时间来到。

    陈易扭动了一下脖子,放下书本,准备去感受一番高空3万英尺的水流状况。

    后舱的空姐早就盯着他呢,动作迅速的一整衣领,换上10寸的高跟鞋,扭向卫生间。

    (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