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医生那些年 第三百三十六章 奴隶大营(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雇多少名奴隶,那要看你的身份是什么了。”马杜克原本已经准备放弃他们一群人了,40枚铁钱的雇佣太没意思,却没想到变成了大生意。

    他却没反应过来,那原本是陈易给他的贿赂。

    怪要怪他在奴隶大营里呆久了,现在的大营统帅可是老牌爵士卡德威尔,规矩森严,他将奴隶营的收入分成了三分,最大头的留给元老会,也就是他自己和其他的大贵族,剩下的7成归贵族军官,3成归普通军官。

    来往奴隶大营的都是为了省钱的吝啬鬼,他们的目标总是追求更小的花销,若是不限制贿赂的话,吝啬鬼们一定会减少给奴隶大营的钱,或者增加奴隶的工作时间,减少食物……所以,当卡德威尔用他的方式施行一段时间,普遍提高所有人的收益后,得到了整个14步兵营军官的拥护。

    这也使得第14轻步兵营成为了马拉城唯一不收贿赂的官方机构。或者用正确的方法来说,是唯一集体受贿的机构。

    银森勇此时总算醒悟过来,从腰间摸出几袋铜币,并递了一袋铜币过去,说:“我们是外城的庄园主,雇1000名奴隶如何?”

    这句话不算骗人,西江水寨算是个外城庄园了。

    他也是家族骑士,出门前受过种种教育的。可惜马拉城只是他的第二站,谁料到竟会被俘虏。不过,银森勇总算是回想起了其中的部分知识,再次问道:“雇佣100天,等到榨油季节过后归还,如何?”

    马杜克笑着接过袋子,随手一颠,略有诧异。

    40枚铜币是2斤,而50枚铜币的钱袋子是2斤半,虽然在马拉城也有人用50一袋的铜币,但外乡的庄园主?恐怕只有那西江城寨的家伙们才会如此吧。

    他猛然醒悟过来,再看几个人的装束,自然是越看越像。

    运十三紧张的几乎就要示警,却被陈易一把拉住。他是一点都不怕身份揭穿的,现在只想看看马拉城官员的做派。

    马杜克满手都是汗,可是很快,他就笑容满面的将铜币收了起来,说:“收您一袋40枚铜币。”

    银森勇霎时间明白,这奴隶大营的先生们,竟也是认钱不认人的,嗯……有些像那些武馆的职工,有些学员也像是这样,有些进来帮忙的工人也是如此……他们连提供一桶水都要收钱……

    银森勇一下子安心了,既然陈易能运营好一个武馆,控制得了那些宵小之徒,想必对这些与之相同的奴隶营军官有好办法。

    互相用眼神试探了两轮后,陈易耐不住了,笑问道:“那现在,该怎么进行雇佣呢?”

    马杜克颇为认真的道:“几位,你们要雇奴隶,那是不可能的,用不了100天,他们就要上战场了。”

    大杨面色一紧,低声对陈易道:“神庙战争。”

    “但你们也别着急。”马杜克眨眨眼睛,小声道:“奴隶雇给你们是不行了,但买是可以的,就是贵了点。”

    “哦?”

    “今年运气好,多活下来了2000多名奴隶,你们若是要的话,一名奴隶10个铜币,不管你们是哪里的庄园主,1000枚蜒螺贝拉走1000人。”

    养一名奴隶一年,差不多只要一个铜币,10枚铜币一个奴隶,价格略微超过了正常值。另外,1000枚蜒螺贝可不止是10000枚铜币了

    大杨担心陈易答应,小声说:“这么大一笔钱,能装备一个100人的戍兽骑士团了。”

    “我们要钱做什么,工人才有用。”陈易对大杨说了一句,后者再次羞愧。

    陈易对骑士团的兴趣很弱,除非是像格伦德勒圣骑士所拥有的地龙,否则防御力可比不上坦克。

    想了想,陈易继续问道:“这笔钱是给了你,还是给了大营呢?”

    “当然是大营。”

    “就像是其他庄园主那样,正常的交易?”

    “没错。”马杜克肯定的回答,并解释了一句:“我们虽然都是马拉城的人,但第14轻步兵营,可是神庙的财产,这个叫,两边都管。”

    “双重管辖?”

    “差不多,其实两边都不管,卡德威尔爵士说了算。”看在10枚铜币的份上,马杜克多说了一句:“为了弄到今天的位置,我们可少花钱,不能因为元老会的老家伙们,就断了我们的财路吧。”

    陈易哑然失笑,道:“头前带路。”

    “好。”拉到了这么大一笔生意,马杜克也是兴奋的。虽然营里军官吃的是大锅饭,但卡德威尔爵士对大生意,往往会有赏赐,演变到今天,几乎每笔10个蜒螺贝以上的生意,都能得到半个蜒螺贝的赏赐,生意越大钱越多,据说做的好的军官,两年就能将买位置的钱赚回来。

    奴隶营出售和出租奴隶,简直像是新学期开学似的,军官们统一坐在椅子后,面前放着各种文书和印章,陈易亲眼看见一名庄园主,在递出一袋铜币后,到栅栏后面去选人。

    那些颜色品种不同的奴隶,安然的坐在地上,等待着挑选,没有任何反抗。

    这可不是传说中的麻木。马拉城的奴隶基本来自于战争和债务,属于早期社会的奴隶形态,他们并非是终生的奴隶——如果表现的好,并愿意效忠神殿的话,战争奴隶都是可以被释放的,债务奴隶更不用说,曾经有人做到过大爵士的高位。

    当然,这样的大爵士肯定是会受到其他贵族排斥的,另外,这位允许世袭的大爵士,实际上是没有儿子的,等于是一种追授。

    不管怎么说,不管是不是要参加即将来到的炮灰式的神庙战争,奴隶们都很乐意去外面工作一段时间,总比在奴隶营中半死不活的好,相对而言,食物也会多一些。若是运气够好,能巴结到一名愿意出钱的庄园主,将自己买下来就更好了。

    马杜克在旁边给陈易介绍了几句,着重道:“一会你选奴隶的时候,只能选一半,剩下的一半,要由营里分配给你?”

    “怕我都选强壮的?”陈易哑然失笑。

    马杜克笑笑,说:“总要平均些好,另外,你的奴隶,在必要的时候,我们要有赎买权。”

    这就是担心神庙的奴隶兵不够用了。

    陈易倒无所谓,等赎买的时候,大家再谈价钱。

    “哈东,去请掌旗,有贵宾。”奴隶营有8名以上,数量不等的掌旗官,全是大贵族家的骑士,每个人手下的奴隶和军官也是多少不一。自从卡德威尔上任后,他所推行的竞争法则中,就包括了副手掌旗官竞争奴隶的原则——简简单单的一手,就让原本不满利益丧失的掌旗官们乱成散沙,不能靠拢卡德威尔的掌旗官,在享受了一年只有3000名奴隶的曰子后,也都自动自觉的调走了。马拉城第三重步兵营,曾经都有4000名重步兵,只有3000名奴隶兵的掌旗官,做的有什么意思。

    马杜克自作聪明的留在了陈易等人身边,他担心自己走了之后,陈易等人跑掉,于是甘愿做一名人质,也要将这笔生意做下来。

    他已经很有些银行房贷部经理的潜质了,只有这种要钱不要命的精神,才能在金钱第一,道德是什么的银行或奴隶营活下来。

    掌旗官骑着一头狮子似的坐骑,来到陈易面前,但从他接下来爱怜和耍弄的动作来看,这是他的宠物。

    马杜克附耳在旁,给他说了一遍经过,然后就站在了陈易等人的身后。

    “我是利奇,利奇骑士,你们是?”

    “是骑士。”银森勇抢着回答了一句。

    “好吧,是我的错。”掌旗官利奇也没有寻常贵族骑士的那种高傲姿态,这让陈易等人感到奇怪,奴隶营的军官们,竟让人感觉比马拉城的先生们还要和煦。

    只听利奇继续问:“两位骑士,听说你们要买1000名奴隶?”

    “没错。”

    “出1000枚蜒螺贝?”掌旗官眼前放光,这才是他快速赶来的原因。管它什么西江水寨,有1000枚蜒螺贝,去哪个城邦不行。

    “关于这个问题……”陈易这次拦住了银森勇,道:“我们希望用另一种方式付款。”

    掌旗官不高兴的问:“我们只接受蜒螺贝。”

    以现在的汇率,蜒螺贝都要超过1:12的铜币了,换句话说,陈易若是要用铜币付款的话,他就少赚了2000枚铜币。

    猜到他的想法,陈易不屑的撇撇嘴,道:“价钱不变,但我们想用13000枚制钱。”

    制钱就是西江水寨生产的钱。

    铸币是非常简单的事,不说中国古代的那些私铸作坊,清末民初的机械制币和现代的纪念币制作都非常简单,自从西大陆安装上了小水电设备后,这些都不算是问题。

    比起西大陆使用的铜币来说,西江水寨重铸的制钱重量略减,但制作精美,似乎更受人们的欢迎。尤其它在西马市场上使用广泛,比价也是与铜币一般无二。

    掌旗官以为陈易是想换个法子代替多出来的3000枚铜币,也不以为意,终于满意的点头说:“你们可以进去选人了。”

    陈易笑笑,对运十三道:“你进去选人,要正常的人。”

    运十三身体娇小,他敢选的人,应当不会是军中桀骜之人。西江水寨的基本建设组,可不需要强悍的能够反抗的壮汉。他们需要的是听从命令的工人,至少听从命令的奴隶。

    “大杨,你去拿钱。”陈易命令时,又小心的说了一句:“马车里的钱够,你可以多拿一点。”

    “嗯?”

    “贿赂这些军官,拉他们下水,策反他们。”转过头来,陈易又是一副人畜无害的庄园主模样。

    (未完待续)     “雇多少名奴隶,那要看你的身份是什么了。”马杜克原本已经准备放弃他们一群人了,40枚铁钱的雇佣太没意思,却没想到变成了大生意。

    他却没反应过来,那原本是陈易给他的贿赂。

    怪要怪他在奴隶大营里呆久了,现在的大营统帅可是老牌爵士卡德威尔,规矩森严,他将奴隶营的收入分成了三分,最大头的留给元老会,也就是他自己和其他的大贵族,剩下的7成归贵族军官,3成归普通军官。

    来往奴隶大营的都是为了省钱的吝啬鬼,他们的目标总是追求更小的花销,若是不限制贿赂的话,吝啬鬼们一定会减少给奴隶大营的钱,或者增加奴隶的工作时间,减少食物……所以,当卡德威尔用他的方式施行一段时间,普遍提高所有人的收益后,得到了整个14步兵营军官的拥护。

    这也使得第14轻步兵营成为了马拉城唯一不收贿赂的官方机构。或者用正确的方法来说,是唯一集体受贿的机构。

    银森勇此时总算醒悟过来,从腰间摸出几袋铜币,并递了一袋铜币过去,说:“我们是外城的庄园主,雇1000名奴隶如何?”

    这句话不算骗人,西江水寨算是个外城庄园了。

    他也是家族骑士,出门前受过种种教育的。可惜马拉城只是他的第二站,谁料到竟会被俘虏。不过,银森勇总算是回想起了其中的部分知识,再次问道:“雇佣100天,等到榨油季节过后归还,如何?”

    马杜克笑着接过袋子,随手一颠,略有诧异。

    40枚铜币是2斤,而50枚铜币的钱袋子是2斤半,虽然在马拉城也有人用50一袋的铜币,但外乡的庄园主?恐怕只有那西江城寨的家伙们才会如此吧。

    他猛然醒悟过来,再看几个人的装束,自然是越看越像。

    运十三紧张的几乎就要示警,却被陈易一把拉住。他是一点都不怕身份揭穿的,现在只想看看马拉城官员的做派。

    马杜克满手都是汗,可是很快,他就笑容满面的将铜币收了起来,说:“收您一袋40枚铜币。”

    银森勇霎时间明白,这奴隶大营的先生们,竟也是认钱不认人的,嗯……有些像那些武馆的职工,有些学员也像是这样,有些进来帮忙的工人也是如此……他们连提供一桶水都要收钱……

    银森勇一下子安心了,既然陈易能运营好一个武馆,控制得了那些宵小之徒,想必对这些与之相同的奴隶营军官有好办法。

    互相用眼神试探了两轮后,陈易耐不住了,笑问道:“那现在,该怎么进行雇佣呢?”

    马杜克颇为认真的道:“几位,你们要雇奴隶,那是不可能的,用不了100天,他们就要上战场了。”

    大杨面色一紧,低声对陈易道:“神庙战争。”

    “但你们也别着急。”马杜克眨眨眼睛,小声道:“奴隶雇给你们是不行了,但买是可以的,就是贵了点。”

    “哦?”

    “今年运气好,多活下来了2000多名奴隶,你们若是要的话,一名奴隶10个铜币,不管你们是哪里的庄园主,1000枚蜒螺贝拉走1000人。”

    养一名奴隶一年,差不多只要一个铜币,10枚铜币一个奴隶,价格略微超过了正常值。另外,1000枚蜒螺贝可不止是10000枚铜币了

    大杨担心陈易答应,小声说:“这么大一笔钱,能装备一个100人的戍兽骑士团了。”

    “我们要钱做什么,工人才有用。”陈易对大杨说了一句,后者再次羞愧。

    陈易对骑士团的兴趣很弱,除非是像格伦德勒圣骑士所拥有的地龙,否则防御力可比不上坦克。

    想了想,陈易继续问道:“这笔钱是给了你,还是给了大营呢?”

    “当然是大营。”

    “就像是其他庄园主那样,正常的交易?”

    “没错。”马杜克肯定的回答,并解释了一句:“我们虽然都是马拉城的人,但第14轻步兵营,可是神庙的财产,这个叫,两边都管。”

    “双重管辖?”

    “差不多,其实两边都不管,卡德威尔爵士说了算。”看在10枚铜币的份上,马杜克多说了一句:“为了弄到今天的位置,我们可少花钱,不能因为元老会的老家伙们,就断了我们的财路吧。”

    陈易哑然失笑,道:“头前带路。”

    “好。”拉到了这么大一笔生意,马杜克也是兴奋的。虽然营里军官吃的是大锅饭,但卡德威尔爵士对大生意,往往会有赏赐,演变到今天,几乎每笔10个蜒螺贝以上的生意,都能得到半个蜒螺贝的赏赐,生意越大钱越多,据说做的好的军官,两年就能将买位置的钱赚回来。

    奴隶营出售和出租奴隶,简直像是新学期开学似的,军官们统一坐在椅子后,面前放着各种文书和印章,陈易亲眼看见一名庄园主,在递出一袋铜币后,到栅栏后面去选人。

    那些颜色品种不同的奴隶,安然的坐在地上,等待着挑选,没有任何反抗。

    这可不是传说中的麻木。马拉城的奴隶基本来自于战争和债务,属于早期社会的奴隶形态,他们并非是终生的奴隶——如果表现的好,并愿意效忠神殿的话,战争奴隶都是可以被释放的,债务奴隶更不用说,曾经有人做到过大爵士的高位。

    当然,这样的大爵士肯定是会受到其他贵族排斥的,另外,这位允许世袭的大爵士,实际上是没有儿子的,等于是一种追授。

    不管怎么说,不管是不是要参加即将来到的炮灰式的神庙战争,奴隶们都很乐意去外面工作一段时间,总比在奴隶营中半死不活的好,相对而言,食物也会多一些。若是运气够好,能巴结到一名愿意出钱的庄园主,将自己买下来就更好了。

    马杜克在旁边给陈易介绍了几句,着重道:“一会你选奴隶的时候,只能选一半,剩下的一半,要由营里分配给你?”

    “怕我都选强壮的?”陈易哑然失笑。

    马杜克笑笑,说:“总要平均些好,另外,你的奴隶,在必要的时候,我们要有赎买权。”

    这就是担心神庙的奴隶兵不够用了。

    陈易倒无所谓,等赎买的时候,大家再谈价钱。

    “哈东,去请掌旗,有贵宾。”奴隶营有8名以上,数量不等的掌旗官,全是大贵族家的骑士,每个人手下的奴隶和军官也是多少不一。自从卡德威尔上任后,他所推行的竞争法则中,就包括了副手掌旗官竞争奴隶的原则——简简单单的一手,就让原本不满利益丧失的掌旗官们乱成散沙,不能靠拢卡德威尔的掌旗官,在享受了一年只有3000名奴隶的曰子后,也都自动自觉的调走了。马拉城第三重步兵营,曾经都有4000名重步兵,只有3000名奴隶兵的掌旗官,做的有什么意思。

    马杜克自作聪明的留在了陈易等人身边,他担心自己走了之后,陈易等人跑掉,于是甘愿做一名人质,也要将这笔生意做下来。

    他已经很有些银行房贷部经理的潜质了,只有这种要钱不要命的精神,才能在金钱第一,道德是什么的银行或奴隶营活下来。

    掌旗官骑着一头狮子似的坐骑,来到陈易面前,但从他接下来爱怜和耍弄的动作来看,这是他的宠物。

    马杜克附耳在旁,给他说了一遍经过,然后就站在了陈易等人的身后。

    “我是利奇,利奇骑士,你们是?”

    “是骑士。”银森勇抢着回答了一句。

    “好吧,是我的错。”掌旗官利奇也没有寻常贵族骑士的那种高傲姿态,这让陈易等人感到奇怪,奴隶营的军官们,竟让人感觉比马拉城的先生们还要和煦。

    只听利奇继续问:“两位骑士,听说你们要买1000名奴隶?”

    “没错。”

    “出1000枚蜒螺贝?”掌旗官眼前放光,这才是他快速赶来的原因。管它什么西江水寨,有1000枚蜒螺贝,去哪个城邦不行。

    “关于这个问题……”陈易这次拦住了银森勇,道:“我们希望用另一种方式付款。”

    掌旗官不高兴的问:“我们只接受蜒螺贝。”

    以现在的汇率,蜒螺贝都要超过1:12的铜币了,换句话说,陈易若是要用铜币付款的话,他就少赚了2000枚铜币。

    猜到他的想法,陈易不屑的撇撇嘴,道:“价钱不变,但我们想用13000枚制钱。”

    制钱就是西江水寨生产的钱。

    铸币是非常简单的事,不说中国古代的那些私铸作坊,清末民初的机械制币和现代的纪念币制作都非常简单,自从西大陆安装上了小水电设备后,这些都不算是问题。

    比起西大陆使用的铜币来说,西江水寨重铸的制钱重量略减,但制作精美,似乎更受人们的欢迎。尤其它在西马市场上使用广泛,比价也是与铜币一般无二。

    掌旗官以为陈易是想换个法子代替多出来的3000枚铜币,也不以为意,终于满意的点头说:“你们可以进去选人了。”

    陈易笑笑,对运十三道:“你进去选人,要正常的人。”

    运十三身体娇小,他敢选的人,应当不会是军中桀骜之人。西江水寨的基本建设组,可不需要强悍的能够反抗的壮汉。他们需要的是听从命令的工人,至少听从命令的奴隶。

    “大杨,你去拿钱。”陈易命令时,又小心的说了一句:“马车里的钱够,你可以多拿一点。”

    “嗯?”

    “贿赂这些军官,拉他们下水,策反他们。”转过头来,陈易又是一副人畜无害的庄园主模样。

    (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