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医生那些年 第三百五十四章 石队长(1)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陈易只给了爷爷一公斤的“知识溶胶”,总共是三大块,一份里面还添了果汁,根据律师们的说法,刚开始的时候,果汁果冻的味道还比较不错。

    至于后期……无论什么吃法都是恶心的。

    陈仲国像是在外交宴会上吃7道菜的大餐似的,认认真真的品尝了三块透明皂,最后一擦嘴,说:“柠檬味不错,但橙汁放的太多。哦,脑袋里像是在放电影了……”

    “只要谈一些相关的问题,调用脑袋中的这些记忆,它们就会稳固的成为自己的。”陈易得意的擦擦手,笑道:“如此一来,你以后获得知识的速度就快多了。”

    “现在的技术,了不得啊。”陈仲国笑着问:“这东西叫什么?”

    “知识溶胶。”

    “好。”

    陈仲国见陈易没有详细描述的意思,也没有继续追问。人到80岁,除了某些执着的念头,其他都看的很淡。人生至大不过死,他是标准的党人,不信鬼神不信天,因此一点畏惧感都没有。

    “伦教授快来了,不过,先请李准医生来检查一下身体吧。”陈易主动提出医生检查,也是为了让爷爷放心。

    他自己等在外面,让李准做了一个全面的身体检查,然后再请伦教授出面授课。

    也就是看在陈仲国的面子上,伦以谅才没有拂袖而走。到了他这个位置的社科院专家,就是所谓的中央智库中的成员了,在自己专业范围内的问题上,有着甚于普通中央官员的强大影响力,故而往往会有强大的个姓或脾姓。像是伦以谅,任何中央政斧的官员,假如需要作出有关东南亚问题的决定的时候,往往都会请他发表意见……官员们毕竟不是全知全能的,当他们在同一天面对水利问题,阿尔及利亚问题,党政建设问题和银行利率问题的时候,势必需要求助于身边信任的人选,诸如社科院、中央研究室、清华北大等等研究机构,就是在此时发挥智囊作用的。以中国政治和经济的发展现状来看,至多20年后,这些智囊型专家将有直接成为官员的可能。

    李准在系列检查后,给出了“没有变化”的评语。只是在陈仲国的要求下,为他预定了一次“核磁共振”的检查。

    接着就是伦以谅的一对一授课了。

    双方对这种教学模式都相当的熟悉,伦以谅也很高兴自己的思想能够影响到政斧高层官员。

    不过很快,双方都惊喜的发现,陈仲国对东南亚问题是非常的熟悉。光是能读出那些拗口生涩的名字就很不容易了,至于超过10个国家的历史和演变,种种信息是伦以谅的研究生都不能完全掌握的……

    “您的水平,绝对有资格来社科院做研究。”伦以谅小小的拍了一记马屁,这种相对于事实略微上浮的马屁很适合高层,既让陈仲国开心,也让伦以谅不至于恶心。另外,有基础的马屁的真实度更高,听起来自然更舒心。

    其实任何人都有优点,领导的优点更是容易被放大。好的马屁的重点就在于找准屁股——要是连屁股都找不准,那还是乖乖的拾马粪好了。

    陈仲国的的惊讶才厉害,一等到送走伦以谅,就叫来陈易说:“赶紧给我找来中亚问题的溶胶……”

    “好用是吧?”

    陈仲国承认的点头,他终究是个老人了,虽然每天都有学习,可要说效果,半个月也没有这一早上的好。

    陈易笑呵呵的应了,然后在离开前,给爷爷倒了一杯“丹参”茶,说:“尝尝?丹参。”

    里面的确是丹参,不骗人。

    陈仲国几乎没有犹豫的端起茶杯,一口气喝尽了里面的茶水。

    陈易同时用了“恩赐”,这一次,他瞬间损失了千多毫升的血液,脸都煞白了。

    没办法,这就是两次不谦逊的下场。

    人,一定要谦卑谦逊啊!

    他在房间内等了半分钟,然后按下红色按钮,小声道:“爷爷睡着了,请李医生过来,动静小点。”

    在领导人身上,任何动静都不算小事。李准还是匆匆忙忙而来。

    陈易早就打开了门,压住他急躁的动作,低声道:“睡着了,你可以检查一下,但以监护为主。”

    李准才不听他的,继而连三的动用了仪器,好半天才脸色稍霁道:“李大公子,您这是要玩死我啊。”

    “我是在帮你。”陈易呵呵的笑了两句,又道:“比起爷爷来,我反而有些问题。”

    “怎么回事?”李准这才发现陈易的脸色,连忙给他把脉。

    “头有点晕,最近每天睡觉时间特别少。”陈易说的都是挑拣过的实话,此等症状,其实也是缺血的表现。

    对他来说,少掉几千毫升的血液倒不至于休克。但要靠自己补的话,还是得要一段时间。

    李准不疑有他,给他开了一堆的营养药,道:“回去后自己买些,这里的药是国家报销的。”

    “说的像是我占便宜似的。”陈易嘿嘿一笑。到底不是自己的药,李医生嘴上说着国家,开出来的药却至少有好几千美金。之所以用美金做单位,乃是因为药多来自国外,哪怕氨基酸等国内生产过剩的药品,在李准的药房内都有数种进口货。

    陈易回到学校已是下午第二节课了。今天有另一位名教授孙居直讲风险管理学,上课的人很多,不少高年级的同学也来听讲,并不断的怒斥学校的不公平。在本届学生之前,名教授与本科生几乎没有关联,虽然名教授的课程有一半是助教完成的……毕竟还有剩下的一半……

    500人的大教室在早晨的时候就占了个满满当当,许多学生为了能得到一个好位置,不得不坐在这间教室中一节节的听下去,直到下午的风险管理学,倒让其他老师很感到振奋。

    陈易挂着智力卷轴,有一句每一句的听着。聪明人实际上不用逐字逐句的去学习,如果你理解部分内容的话,那么完全可以将理解的部分跳过去,从而节省时间去看更多的书,同时间起步的学生,差距往往就是这样拉大的。

    孙居直教授的讲课还是较有价值的,当学生们离开的时候,陈易看到了门口的谭天华校长。

    “陈易,过来。”校长是来通知他“学术资料和课堂教程影像化”项目进度的。当然,顺便还可以听听孙居直的课,哪怕是以他的身份,要请孙居直来给本科生们上课,也需要费好一番唇舌,又或许诺一间更大的办公室,若是学生们的表现不好,下次可就不好做了。

    世界上的事情都是相对的,当中国人民将教师当作臭老九殴斗的时候,当中国人民将孔老二像老二一样竖起来的时候,教师的颜面和不计回报的付出实际上就消失了。如果民国时代的大师尤有“传道授业解惑”的精神的话,现代教授已然开始考虑付出和回报的关系了。他们选择优秀的硕士生和博士生作为自己的传人,从而付出更少而得到更多。相形之下,民国时代的教授更像是古代的私塾老师,给予学生知识和思想,让他们传承自己的学术;现代社会的教授更像是科场上的座师,教给学生做人的道理和作弊的方式,让他们传承自己的官位。

    陈易三两步就跑到了门口。学生们基本都认识这位极少出现的校园风云人物,几乎都是主动让开位置。

    孙居直也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他一番,说:“你就是陈易?”

    “是。”这种实话现在已经不能增加神力了,陈易对他的课程兴趣普通,表情淡淡的。

    见他不够激动,孙居直也就懒得说了。他见过不少天赋超绝的学生,但能做到自己这一步的才是绝少。

    谭校长看到了,心里暗笑两声,道:“陈易不光是我们学校的学生,还是我们学校的学术投资人,学术资料和课堂教程影像化的项目,就是由他投资的。”

    “哦?这个我知道。”孙居直并不惊讶,他手边有不少数百万人民币的项目。

    “也就是介绍你们认识一下。”谭校长了解的笑笑,对陈易道:“涂教授他们准备好了,不过,如果你想包罗万象,经费可是成倍增长。”

    “涨多少?”陈易知道,校长大人绝不会为了几百万的项目屈尊降贵来找一名学生的。

    “光是江宁大学现在的课程,就得三千万左右。另外……影像化的课程想要商业化的话,还要支付版权费用……这个数量很难控制了。”

    “没问题。”

    陈易的回答畅快的很,引的孙居直一阵眼晕,三千万可能做好大一个项目了。

    他马上甩掉了准备离开的念头,毫不犹豫的道:“陈易,你在康奈尔大学的学报上发表的文章我看过了,非常不错。这样的话,你在雷教授那里的项目就已经做完了吧?有没有兴趣来学习更多的关于风险控制的内容?一家大公司,无论如何是脱不开风险控制的。”

    陈易笑了笑,尚未说话,却听到前面走廊上,有人说话:“你是二年级生吧?认不认识一个韩国交换生,应该叫做金斗娜吧。”

    同时传来的还有一阵诸如“好帅好帅”的评价,根据声源,大约是附近的女学生。

    被问话的女生回答:“好像是见过一个漂亮的韩国交换生,但没有一起上过课。”

    旁边的女生则问:“你是韩国人吗?叫什么呢?”

    “姓石,是中国人。”

    ……

    (未完待续)     陈易只给了爷爷一公斤的“知识溶胶”,总共是三大块,一份里面还添了果汁,根据律师们的说法,刚开始的时候,果汁果冻的味道还比较不错。

    至于后期……无论什么吃法都是恶心的。

    陈仲国像是在外交宴会上吃7道菜的大餐似的,认认真真的品尝了三块透明皂,最后一擦嘴,说:“柠檬味不错,但橙汁放的太多。哦,脑袋里像是在放电影了……”

    “只要谈一些相关的问题,调用脑袋中的这些记忆,它们就会稳固的成为自己的。”陈易得意的擦擦手,笑道:“如此一来,你以后获得知识的速度就快多了。”

    “现在的技术,了不得啊。”陈仲国笑着问:“这东西叫什么?”

    “知识溶胶。”

    “好。”

    陈仲国见陈易没有详细描述的意思,也没有继续追问。人到80岁,除了某些执着的念头,其他都看的很淡。人生至大不过死,他是标准的党人,不信鬼神不信天,因此一点畏惧感都没有。

    “伦教授快来了,不过,先请李准医生来检查一下身体吧。”陈易主动提出医生检查,也是为了让爷爷放心。

    他自己等在外面,让李准做了一个全面的身体检查,然后再请伦教授出面授课。

    也就是看在陈仲国的面子上,伦以谅才没有拂袖而走。到了他这个位置的社科院专家,就是所谓的中央智库中的成员了,在自己专业范围内的问题上,有着甚于普通中央官员的强大影响力,故而往往会有强大的个姓或脾姓。像是伦以谅,任何中央政斧的官员,假如需要作出有关东南亚问题的决定的时候,往往都会请他发表意见……官员们毕竟不是全知全能的,当他们在同一天面对水利问题,阿尔及利亚问题,党政建设问题和银行利率问题的时候,势必需要求助于身边信任的人选,诸如社科院、中央研究室、清华北大等等研究机构,就是在此时发挥智囊作用的。以中国政治和经济的发展现状来看,至多20年后,这些智囊型专家将有直接成为官员的可能。

    李准在系列检查后,给出了“没有变化”的评语。只是在陈仲国的要求下,为他预定了一次“核磁共振”的检查。

    接着就是伦以谅的一对一授课了。

    双方对这种教学模式都相当的熟悉,伦以谅也很高兴自己的思想能够影响到政斧高层官员。

    不过很快,双方都惊喜的发现,陈仲国对东南亚问题是非常的熟悉。光是能读出那些拗口生涩的名字就很不容易了,至于超过10个国家的历史和演变,种种信息是伦以谅的研究生都不能完全掌握的……

    “您的水平,绝对有资格来社科院做研究。”伦以谅小小的拍了一记马屁,这种相对于事实略微上浮的马屁很适合高层,既让陈仲国开心,也让伦以谅不至于恶心。另外,有基础的马屁的真实度更高,听起来自然更舒心。

    其实任何人都有优点,领导的优点更是容易被放大。好的马屁的重点就在于找准屁股——要是连屁股都找不准,那还是乖乖的拾马粪好了。

    陈仲国的的惊讶才厉害,一等到送走伦以谅,就叫来陈易说:“赶紧给我找来中亚问题的溶胶……”

    “好用是吧?”

    陈仲国承认的点头,他终究是个老人了,虽然每天都有学习,可要说效果,半个月也没有这一早上的好。

    陈易笑呵呵的应了,然后在离开前,给爷爷倒了一杯“丹参”茶,说:“尝尝?丹参。”

    里面的确是丹参,不骗人。

    陈仲国几乎没有犹豫的端起茶杯,一口气喝尽了里面的茶水。

    陈易同时用了“恩赐”,这一次,他瞬间损失了千多毫升的血液,脸都煞白了。

    没办法,这就是两次不谦逊的下场。

    人,一定要谦卑谦逊啊!

    他在房间内等了半分钟,然后按下红色按钮,小声道:“爷爷睡着了,请李医生过来,动静小点。”

    在领导人身上,任何动静都不算小事。李准还是匆匆忙忙而来。

    陈易早就打开了门,压住他急躁的动作,低声道:“睡着了,你可以检查一下,但以监护为主。”

    李准才不听他的,继而连三的动用了仪器,好半天才脸色稍霁道:“李大公子,您这是要玩死我啊。”

    “我是在帮你。”陈易呵呵的笑了两句,又道:“比起爷爷来,我反而有些问题。”

    “怎么回事?”李准这才发现陈易的脸色,连忙给他把脉。

    “头有点晕,最近每天睡觉时间特别少。”陈易说的都是挑拣过的实话,此等症状,其实也是缺血的表现。

    对他来说,少掉几千毫升的血液倒不至于休克。但要靠自己补的话,还是得要一段时间。

    李准不疑有他,给他开了一堆的营养药,道:“回去后自己买些,这里的药是国家报销的。”

    “说的像是我占便宜似的。”陈易嘿嘿一笑。到底不是自己的药,李医生嘴上说着国家,开出来的药却至少有好几千美金。之所以用美金做单位,乃是因为药多来自国外,哪怕氨基酸等国内生产过剩的药品,在李准的药房内都有数种进口货。

    陈易回到学校已是下午第二节课了。今天有另一位名教授孙居直讲风险管理学,上课的人很多,不少高年级的同学也来听讲,并不断的怒斥学校的不公平。在本届学生之前,名教授与本科生几乎没有关联,虽然名教授的课程有一半是助教完成的……毕竟还有剩下的一半……

    500人的大教室在早晨的时候就占了个满满当当,许多学生为了能得到一个好位置,不得不坐在这间教室中一节节的听下去,直到下午的风险管理学,倒让其他老师很感到振奋。

    陈易挂着智力卷轴,有一句每一句的听着。聪明人实际上不用逐字逐句的去学习,如果你理解部分内容的话,那么完全可以将理解的部分跳过去,从而节省时间去看更多的书,同时间起步的学生,差距往往就是这样拉大的。

    孙居直教授的讲课还是较有价值的,当学生们离开的时候,陈易看到了门口的谭天华校长。

    “陈易,过来。”校长是来通知他“学术资料和课堂教程影像化”项目进度的。当然,顺便还可以听听孙居直的课,哪怕是以他的身份,要请孙居直来给本科生们上课,也需要费好一番唇舌,又或许诺一间更大的办公室,若是学生们的表现不好,下次可就不好做了。

    世界上的事情都是相对的,当中国人民将教师当作臭老九殴斗的时候,当中国人民将孔老二像老二一样竖起来的时候,教师的颜面和不计回报的付出实际上就消失了。如果民国时代的大师尤有“传道授业解惑”的精神的话,现代教授已然开始考虑付出和回报的关系了。他们选择优秀的硕士生和博士生作为自己的传人,从而付出更少而得到更多。相形之下,民国时代的教授更像是古代的私塾老师,给予学生知识和思想,让他们传承自己的学术;现代社会的教授更像是科场上的座师,教给学生做人的道理和作弊的方式,让他们传承自己的官位。

    陈易三两步就跑到了门口。学生们基本都认识这位极少出现的校园风云人物,几乎都是主动让开位置。

    孙居直也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他一番,说:“你就是陈易?”

    “是。”这种实话现在已经不能增加神力了,陈易对他的课程兴趣普通,表情淡淡的。

    见他不够激动,孙居直也就懒得说了。他见过不少天赋超绝的学生,但能做到自己这一步的才是绝少。

    谭校长看到了,心里暗笑两声,道:“陈易不光是我们学校的学生,还是我们学校的学术投资人,学术资料和课堂教程影像化的项目,就是由他投资的。”

    “哦?这个我知道。”孙居直并不惊讶,他手边有不少数百万人民币的项目。

    “也就是介绍你们认识一下。”谭校长了解的笑笑,对陈易道:“涂教授他们准备好了,不过,如果你想包罗万象,经费可是成倍增长。”

    “涨多少?”陈易知道,校长大人绝不会为了几百万的项目屈尊降贵来找一名学生的。

    “光是江宁大学现在的课程,就得三千万左右。另外……影像化的课程想要商业化的话,还要支付版权费用……这个数量很难控制了。”

    “没问题。”

    陈易的回答畅快的很,引的孙居直一阵眼晕,三千万可能做好大一个项目了。

    他马上甩掉了准备离开的念头,毫不犹豫的道:“陈易,你在康奈尔大学的学报上发表的文章我看过了,非常不错。这样的话,你在雷教授那里的项目就已经做完了吧?有没有兴趣来学习更多的关于风险控制的内容?一家大公司,无论如何是脱不开风险控制的。”

    陈易笑了笑,尚未说话,却听到前面走廊上,有人说话:“你是二年级生吧?认不认识一个韩国交换生,应该叫做金斗娜吧。”

    同时传来的还有一阵诸如“好帅好帅”的评价,根据声源,大约是附近的女学生。

    被问话的女生回答:“好像是见过一个漂亮的韩国交换生,但没有一起上过课。”

    旁边的女生则问:“你是韩国人吗?叫什么呢?”

    “姓石,是中国人。”

    ……

    (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