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医生那些年 第四十二章 筹划方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要以理服人!”

    在面对暴力的时候,陈易话音脱口而出,他的手也伸进了特制的裤兜,撕开了一只2级敏捷卷轴。

    这是为高考而准备的装备,没想到现在就派上了用场。

    卷轴散发光芒的瞬间,陈易做出了低头闪躲的动作。

    刘歆瑜软绵绵的巴掌,几乎是擦着头皮飞了出去。

    “小娘皮的,太狠了。”陈易双目圆瞪,怒道:“脸是能随便打的吗?”

    “怎么打不得。”刘歆瑜得理不饶人,瞪起眼睛,恶狠狠的看着他,那纤细雪白的小腿,却猛地上扬。

    这招要是用在小流氓身上,那真是无往而不利。便是升级后的大流氓,亦不知有多少因此而含恨街头。

    但正处在陈易精神集中的状态,加上敏捷卷轴的加成,只做了个侧身的动作,便要去抓那条脱离了短裙庇护的长腿。

    刘歆瑜哪能让他如愿,心中还在考虑着要不要动真格的,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向前倾去。

    原来是陈易过快的动作,扫到了她的脚踝。

    两人的距离本就很近,这一倾,那小小的距离就被弥补了。

    陈易只觉得自己的嘴唇触到了很柔软细嫩的地方,接着又有些坚硬,那是隔着嘴唇的牙齿,触碰到隔着肌肤的锁骨了。

    霎那间,他投身于温暖的热谷中,处于被动窒息中,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想不到……

    刘歆瑜傻傻的楞了两秒钟,总算清醒过来,使劲将他推开,没有像普通的女孩子那样大喊大叫,可是也绝不冷静。

    看她气的,胸脯起起伏伏的动作——着实诱人。

    果然是有真材实料。

    陈易忍不住回忆适才的触感。

    “是叫车的陈先生吗。”出租车终于来到路边,司机探出窗口问着。

    刘歆瑜首先惊醒过来,作出凶狠的样子,小声斥道:“你太大胆了,这事没完。”

    陈易苦着脸,道:“是你撞上来的。”

    “我记仇的。”刘歆瑜此刻平静下来,话中的刺儿却比风还冷,她从牙缝里挤着空气道:“别看我只是稽查员,现在就能停了你家所有的银行贷款,到期的负债只要有一毛钱拖欠,就准备好了停工赔偿吧。还有税务,没那么简单。”

    如果是正常时候,她还真不会用威胁来发泄,只会做需要做的事情,可见她差不多要被气糊涂了。

    “啧啧”陈易同样吐着气,上上下下的看了她一圈,却什么话都没说,转弯儿上了出租车。

    刘歆瑜一口牙咬的嘎嘣响。

    回到家,远远的就能看到通明的灯火。

    陈易照例将箱子先放在车库中,然后才门回家。客厅里除了父母,还有大伯和小叔,4个人面前摆着早就凉掉的绿茶,闷着头在看一堆文件,那认真的模样,像是4只刚偷到玉米的鼹鼠。

    “才回来?”老妈听到声音,抬起头来问了一句,尽显疲惫。

    陈易“嗯”了一声,又一一问候大伯和小叔。

    方曼怡顾不上他,只点头道:“那就早点睡,这些天多看看书,明天我陪你复习。”

    “不用,我已经搞定了。”陈易说着大实话,顺手给大家重新泡茶,同时道:“遇到问题了?”

    “你安心读书就好了。”陈从余从无数资料中拔了出来,靠在椅背上伸了神药,见儿子仍盯着自己,无奈解释两句,道:“公司的会计师被人买通,不能用了,现在账目上的问题就需要我们重新沟通,你不用担心。”

    会计的事儿,是家里人早就知道的,也必须通知的,所以他才说了。

    陈易却不满意,短短的三个月,其经历的几乎比以往加起来还要多,哪里能真的不担心。

    他站在茶几旁,看了看那些文件名字,道:“需要多少钱才能解决主要问题?”

    “这不单单是钱的问题。”大伯陈国亮不禁笑了,道:“在中国,钱能解决的问题不少,但不可能是全部,我们大风大浪都过来了,没事。”

    陈易执拗的道:“但我知道,一切问题,最终都可以转化为经济问题。爷爷退下来了,或许没办法保持以前的那么多好处,可总有一个数字,能保证我们进可攻退可守。”

    他说的话,一下子让在场四个人都愣了。看他的眼神,也不再像是看个孩子一般了。

    半天,陈从余才苦笑道:“你从哪里读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没那么简单。”

    “我就是想要个简单的答案。”陈易坚决的摇摇头。他心里清楚,自己掌握的力量虽然强大,并且看起来潜力无限,但相对于整个庞大的社会而言,仍然只能称得上是潜力。

    相对而言,倒是手中所握的超级计算机,是一笔令人意想不到的重要资源,即便是他,哪怕再得到一只技能复制卷轴,但换一个环境,换一个时间,都不一定能发挥的如此淋漓尽致,进行的如此顺利。

    换言之,得到超级计算机有运气成分,但其价值却是实打实的。借着它和各种卷轴,说不定能在短时间内,制造大量的现金。虽然不足够解决家族危机,但缓解却有极大的可能。

    对于现在的陈易来说,用金钱换取时间,完全符合逻辑。

    陈国亮看看陈从余,笑笑没再说话,看来是将决定权交给了陈父。

    后者亦是非常无奈,使劲的调整着坐姿,半天才拍拍面前的文件道:“我们已经得不到银行贷款了,再加上目前的处境,所以必须足额的偿还到期的款项。接下来一个月,总金额大约有1100万美金。不过问题不是出在这里,问题是我们不能循环借贷,你既然理解爷爷的问题,那就应该知道,这是政治上的问题,不是经济上的问题。”

    他有意用了美金,来遮掩巨大的数额。就目前而言,8.4的汇率意味着首批债务有9240万人民币,极其庞大的数字。

    陈易没有听的解释,而是问道:“那我们现在有多少?”

    “你还真是打破沙锅问到底啊。”方曼怡嗔道:“要么回房间学习,要么睡觉去,公司的事情有大人呢。”

    “高考我保证没问题。我的模拟考成绩是班级第一,年级前20,江宁大学可以挑专业了。”陈易说完,继续问道:“给我个大概的数字总可以吧。”

    “3000万。”陈从余竖起手指,他没有说实数,但也差不离。

    尽管早有准备,6000万元的巨大差额,还是让陈易愣了一下。他没想到银行停贷的压力会如此巨大。

    不过,对他而言,千万元级别都是数字而已。想了一下,陈易继续道:“其实我觉得,银行的问题虽然是政治问题,但也是经济问题,任何一条路都能走通。以前你们走的都是政治的路,现在走不通了,走一下经济的路也可以吧。”

    说完,陈易很丑的笑了一下,抱着杯子回了楼上。

    四个大人你看我,我看你了半天,小叔先到:“陈易说的,真有艹作姓。我们现在四处碰壁,任他再好的关系,都不敢沾惹,反而是筹钱一途,还能腾挪一番。”

    陈从余舔舔嘴唇,手在文件上无意识的搓着,半晌道:“9000多万不是个小数目,而且要留足生产资金,职工工资,至少得1个亿。再一个,首批贷款还了,45天后又有第二批到期,那时候又如何?”

    “有一个半月缓冲,总能想到办法。如果首批资金能到位,到时候再走政治那条路,未尝不可。”陈国亮一句话将问题分成了两半。

    小叔这时主动道:“现在是三哥承担对方主攻,那我们几家想办法凑一凑,应该能有4000万。”

    他说着看向方曼怡道:“嫂子,把手上的股票清出来一些,再卖掉几块地,立刻能拿到手的,能有多少钱?”

    方曼怡喝了口水,边算边道:“国外投资的钱收回来没问题,数量应该有两千万上下,但卖地或者厂房,都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

    她说到一半,却被陈从余打断道:“我们赔本出掉江边的地块,国内的地产商胆子不够肥,还有外商呢,再加上关停的几个工厂,4000万勉勉强强。不过,荣杰和大哥,你们就不用急了。你们不做生意,能有多少积蓄,砸锅卖铁不成。这条路走不通。”

    他这一代,共有兄弟三人,再加在国外的二姐。四个人中唯有他从商了,其他人经济再宽松,也没有那许多现款。

    不料大哥陈国亮反而沉吟起来,一挥手道:“砸锅卖铁是应该的。我们如今的能量,想走通银行做不到,可拼劲全力,从私人手上,未尝借不出5000万。我以前认识几个有钱的土财主,一直懒得搭理,现在倒是能问一问,你小弟那里,应该也有不少人排队请托。”

    “不能让你们违反纪律……”

    “那就不违反纪律。”最小的陈荣杰一拍桌子,道:“我们正规艹作,有抵押,有利息的私人贷款,放哪里都说得过去。”

    几个人若有所思,既觉得有道理,又担心潜在的问题,最后都看向了陈从余,毕竟是他的集团,他的心血。

    这可是个相当艰难的决定,时间紧迫,一旦确定下来,就没有机会调整第三次了。

    方曼怡缓缓站起,拍拍丈夫的肩膀,道:“我去看看儿子。”

    兄弟两人也起身告辞。

    陈从余一夜无眠。

    ……     “要以理服人!”

    在面对暴力的时候,陈易话音脱口而出,他的手也伸进了特制的裤兜,撕开了一只2级敏捷卷轴。

    这是为高考而准备的装备,没想到现在就派上了用场。

    卷轴散发光芒的瞬间,陈易做出了低头闪躲的动作。

    刘歆瑜软绵绵的巴掌,几乎是擦着头皮飞了出去。

    “小娘皮的,太狠了。”陈易双目圆瞪,怒道:“脸是能随便打的吗?”

    “怎么打不得。”刘歆瑜得理不饶人,瞪起眼睛,恶狠狠的看着他,那纤细雪白的小腿,却猛地上扬。

    这招要是用在小流氓身上,那真是无往而不利。便是升级后的大流氓,亦不知有多少因此而含恨街头。

    但正处在陈易精神集中的状态,加上敏捷卷轴的加成,只做了个侧身的动作,便要去抓那条脱离了短裙庇护的长腿。

    刘歆瑜哪能让他如愿,心中还在考虑着要不要动真格的,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向前倾去。

    原来是陈易过快的动作,扫到了她的脚踝。

    两人的距离本就很近,这一倾,那小小的距离就被弥补了。

    陈易只觉得自己的嘴唇触到了很柔软细嫩的地方,接着又有些坚硬,那是隔着嘴唇的牙齿,触碰到隔着肌肤的锁骨了。

    霎那间,他投身于温暖的热谷中,处于被动窒息中,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想不到……

    刘歆瑜傻傻的楞了两秒钟,总算清醒过来,使劲将他推开,没有像普通的女孩子那样大喊大叫,可是也绝不冷静。

    看她气的,胸脯起起伏伏的动作——着实诱人。

    果然是有真材实料。

    陈易忍不住回忆适才的触感。

    “是叫车的陈先生吗。”出租车终于来到路边,司机探出窗口问着。

    刘歆瑜首先惊醒过来,作出凶狠的样子,小声斥道:“你太大胆了,这事没完。”

    陈易苦着脸,道:“是你撞上来的。”

    “我记仇的。”刘歆瑜此刻平静下来,话中的刺儿却比风还冷,她从牙缝里挤着空气道:“别看我只是稽查员,现在就能停了你家所有的银行贷款,到期的负债只要有一毛钱拖欠,就准备好了停工赔偿吧。还有税务,没那么简单。”

    如果是正常时候,她还真不会用威胁来发泄,只会做需要做的事情,可见她差不多要被气糊涂了。

    “啧啧”陈易同样吐着气,上上下下的看了她一圈,却什么话都没说,转弯儿上了出租车。

    刘歆瑜一口牙咬的嘎嘣响。

    回到家,远远的就能看到通明的灯火。

    陈易照例将箱子先放在车库中,然后才门回家。客厅里除了父母,还有大伯和小叔,4个人面前摆着早就凉掉的绿茶,闷着头在看一堆文件,那认真的模样,像是4只刚偷到玉米的鼹鼠。

    “才回来?”老妈听到声音,抬起头来问了一句,尽显疲惫。

    陈易“嗯”了一声,又一一问候大伯和小叔。

    方曼怡顾不上他,只点头道:“那就早点睡,这些天多看看书,明天我陪你复习。”

    “不用,我已经搞定了。”陈易说着大实话,顺手给大家重新泡茶,同时道:“遇到问题了?”

    “你安心读书就好了。”陈从余从无数资料中拔了出来,靠在椅背上伸了神药,见儿子仍盯着自己,无奈解释两句,道:“公司的会计师被人买通,不能用了,现在账目上的问题就需要我们重新沟通,你不用担心。”

    会计的事儿,是家里人早就知道的,也必须通知的,所以他才说了。

    陈易却不满意,短短的三个月,其经历的几乎比以往加起来还要多,哪里能真的不担心。

    他站在茶几旁,看了看那些文件名字,道:“需要多少钱才能解决主要问题?”

    “这不单单是钱的问题。”大伯陈国亮不禁笑了,道:“在中国,钱能解决的问题不少,但不可能是全部,我们大风大浪都过来了,没事。”

    陈易执拗的道:“但我知道,一切问题,最终都可以转化为经济问题。爷爷退下来了,或许没办法保持以前的那么多好处,可总有一个数字,能保证我们进可攻退可守。”

    他说的话,一下子让在场四个人都愣了。看他的眼神,也不再像是看个孩子一般了。

    半天,陈从余才苦笑道:“你从哪里读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没那么简单。”

    “我就是想要个简单的答案。”陈易坚决的摇摇头。他心里清楚,自己掌握的力量虽然强大,并且看起来潜力无限,但相对于整个庞大的社会而言,仍然只能称得上是潜力。

    相对而言,倒是手中所握的超级计算机,是一笔令人意想不到的重要资源,即便是他,哪怕再得到一只技能复制卷轴,但换一个环境,换一个时间,都不一定能发挥的如此淋漓尽致,进行的如此顺利。

    换言之,得到超级计算机有运气成分,但其价值却是实打实的。借着它和各种卷轴,说不定能在短时间内,制造大量的现金。虽然不足够解决家族危机,但缓解却有极大的可能。

    对于现在的陈易来说,用金钱换取时间,完全符合逻辑。

    陈国亮看看陈从余,笑笑没再说话,看来是将决定权交给了陈父。

    后者亦是非常无奈,使劲的调整着坐姿,半天才拍拍面前的文件道:“我们已经得不到银行贷款了,再加上目前的处境,所以必须足额的偿还到期的款项。接下来一个月,总金额大约有1100万美金。不过问题不是出在这里,问题是我们不能循环借贷,你既然理解爷爷的问题,那就应该知道,这是政治上的问题,不是经济上的问题。”

    他有意用了美金,来遮掩巨大的数额。就目前而言,8.4的汇率意味着首批债务有9240万人民币,极其庞大的数字。

    陈易没有听的解释,而是问道:“那我们现在有多少?”

    “你还真是打破沙锅问到底啊。”方曼怡嗔道:“要么回房间学习,要么睡觉去,公司的事情有大人呢。”

    “高考我保证没问题。我的模拟考成绩是班级第一,年级前20,江宁大学可以挑专业了。”陈易说完,继续问道:“给我个大概的数字总可以吧。”

    “3000万。”陈从余竖起手指,他没有说实数,但也差不离。

    尽管早有准备,6000万元的巨大差额,还是让陈易愣了一下。他没想到银行停贷的压力会如此巨大。

    不过,对他而言,千万元级别都是数字而已。想了一下,陈易继续道:“其实我觉得,银行的问题虽然是政治问题,但也是经济问题,任何一条路都能走通。以前你们走的都是政治的路,现在走不通了,走一下经济的路也可以吧。”

    说完,陈易很丑的笑了一下,抱着杯子回了楼上。

    四个大人你看我,我看你了半天,小叔先到:“陈易说的,真有艹作姓。我们现在四处碰壁,任他再好的关系,都不敢沾惹,反而是筹钱一途,还能腾挪一番。”

    陈从余舔舔嘴唇,手在文件上无意识的搓着,半晌道:“9000多万不是个小数目,而且要留足生产资金,职工工资,至少得1个亿。再一个,首批贷款还了,45天后又有第二批到期,那时候又如何?”

    “有一个半月缓冲,总能想到办法。如果首批资金能到位,到时候再走政治那条路,未尝不可。”陈国亮一句话将问题分成了两半。

    小叔这时主动道:“现在是三哥承担对方主攻,那我们几家想办法凑一凑,应该能有4000万。”

    他说着看向方曼怡道:“嫂子,把手上的股票清出来一些,再卖掉几块地,立刻能拿到手的,能有多少钱?”

    方曼怡喝了口水,边算边道:“国外投资的钱收回来没问题,数量应该有两千万上下,但卖地或者厂房,都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

    她说到一半,却被陈从余打断道:“我们赔本出掉江边的地块,国内的地产商胆子不够肥,还有外商呢,再加上关停的几个工厂,4000万勉勉强强。不过,荣杰和大哥,你们就不用急了。你们不做生意,能有多少积蓄,砸锅卖铁不成。这条路走不通。”

    他这一代,共有兄弟三人,再加在国外的二姐。四个人中唯有他从商了,其他人经济再宽松,也没有那许多现款。

    不料大哥陈国亮反而沉吟起来,一挥手道:“砸锅卖铁是应该的。我们如今的能量,想走通银行做不到,可拼劲全力,从私人手上,未尝借不出5000万。我以前认识几个有钱的土财主,一直懒得搭理,现在倒是能问一问,你小弟那里,应该也有不少人排队请托。”

    “不能让你们违反纪律……”

    “那就不违反纪律。”最小的陈荣杰一拍桌子,道:“我们正规艹作,有抵押,有利息的私人贷款,放哪里都说得过去。”

    几个人若有所思,既觉得有道理,又担心潜在的问题,最后都看向了陈从余,毕竟是他的集团,他的心血。

    这可是个相当艰难的决定,时间紧迫,一旦确定下来,就没有机会调整第三次了。

    方曼怡缓缓站起,拍拍丈夫的肩膀,道:“我去看看儿子。”

    兄弟两人也起身告辞。

    陈从余一夜无眠。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