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医生那些年 第五百四十章 疑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柳承佑和柳川仲当曰就宿在了村内,郗昙多要了两套被褥,也不用解释什么,安排了两人后,倒头就睡。

    天未亮,炸响的鞭炮又吵醒了他们。

    门外,不断有高声的呼喝和絮絮的说话声,孩子的叫喊和发动机的鼓噪尤其清晰。

    郗昙翻个声,侧耳听去,有个人嘘着说道:“别吵醒了郗将军,让他再睡一会。”

    村子里鼓乐喧天的,又哪里真睡得着,郗昙不爽的披衣起身,打开了房门。

    村长赶紧转过脸,喊道:“郗将军醒了?河神祭要开始了。”

    一群人马上涌上来,递毛巾的,打洗脸水的,热情洋溢的让郗昙不好意思发作。

    也没什么可发作的。

    他搓了两遍脸,望望天色,道:“这么早就出发?不是9点才开始吗?”

    “要去河边立牌子呢。”

    “定船位也要花时间。”不同的人在说话,乱的让人心烦。

    起都起来了,郗昙也不多说,迈步出发,有意将柳承佑和柳川仲留在了房中。

    他可是要做神术骑士的人,这么机密的事,又怎能泄漏出去。

    东山郗家人拥蹙着主持典礼的能人,向河边而去。

    柳川仲和柳承佑远远的看着,也没有意识到什么不妥。

    河边的人是越聚越多。

    除了东山郗家的几个村子是倾巢而动之外,其他的外乡人,多是因为广告和口口相传来看热闹。这个时节,除了热闹之外,也没有什么别的活计了。

    一堆堆的篝火沿河生起,再加上遍地的灯笼,很容易就将火热的气氛给烘托了起来。

    稍晚一点。东山县的县长驾临,又是好一阵寒暄。

    柳川仲和柳承佑终于挤了上来,围在郗昙的两侧,让他好一阵烦闷。

    “正式的祭祀什么时候开始?”郗昙再不催促,怕是又要给别人介绍两柳了。

    “再有一个小时,不过,刘市长可能会来……”

    “咱们还是按照进度来,别祭河神还等人。”郗昙直接打断了村长的话。他现在除了想当神术骑士之外,其他想都懒得想。

    认识一两个东山的小官,难道能改变郗家的颓势?

    “还是等等吧。”县长大人同样有主意。他没有认识人家的意思,县长、乡长等土皇帝也懒得废话了。一个海军的少将,距离地方权力实在是太远了。何况东山郗家在他们的治下,又何必卖着老脸去贴冷热不知的屁股。

    郗昙哼了一声,心中不满。

    他扭过头去,正巧与柳川仲对上,心中一乐,笑道:“刘市长若是知道我们耽误吉时,也不会高兴的。如果你们担心主持人的话,柳主任该是可以的。”

    主任一词可大可小,乃是仅次于组织的厉害成员。主任可以是发改委主任,也可以是街道办的主任——县长马上犹豫起来,笑问:“哪位是刘主任。”

    “是柳,垂杨柳的柳。”郗昙好心纠正。

    柳川仲无奈被推了出来。

    年纪轻是轻了点,但那天生傲气的上等人姿态,一下子就震住了旁人。

    “柳主任。”县长又喊了一声。

    “葛县长。”柳川仲主动伸出手去,转头再看,郗昙竟已消失了。

    他给套在当场叙话追问中,郗昙趁机钻进了祭坛中央,待到坐定后,反而感谢两柳帮忙。

    没有他们,要想一个人清静些都难,当地的官员和东山郗家的成员,肯定是要请他说话演讲的。

    外面的喧闹声渐止。

    郗昙闭上眼睛,回忆着所谓神庙祭祀所言的要点。

    为了买通那祭祀,郗荣不仅用光了来往西大陆的所有行李重量,而且在黑市上高价购买了一些。

    那可是真的高价,从每公斤上千元到每公斤上万元不等,要的越多价格越高。郗昙甚至怀疑,黑市是否就是陈易自己建的。几千万元,没什么响动的花了出去,对于郗家这样的小家族来说,几乎要伤筋动骨了。

    没时间想这些了。

    郗昙暗暗调整着情绪,如祭祀所言,开始感受本源能量的气息。

    一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过去了。

    两个小时过去了。

    郗昙呆呆的坐着,既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该发生什么事。

    所谓的“本源能量”,那暖暖的好像液体气流一般的神术骑士的能量,他完全都感受不到。

    “难道被骗了?”郗昙有了这个念头后,只转了两圈,就拼了命的止住。

    这次机会不容易,郗昙非常怕陈易发现了他们的行为。东山郗家是个相当不错的掩饰,河神祭的时间也正好。

    下次再要隐秘行事……

    郗昙摇摇头,再次努力感受本源能量。

    绝不能浪费!

    但又如何能够感受到呢。

    神术骑士不是大白菜,没有斗技8级的水平,没有虔诚的信仰产生的隐姓实力,给郗昙多长时间也没有效果。

    本源能量是斗技骑士在运气实力俱有的情况下,偶尔就能感受到的好东西,要是一个体术等级都没有的年轻人,坐在祭坛中间就能得到洗髓易筋的妙处,神庙那些贪婪的祭祀又怎么肯把机会让给骑士呢——他们自己做神术骑士就好了。

    但郗昙哪里知道这些。

    他重金收买的神庙小祭祀,也猜不到这伙人连如此基础的东西都不知道。

    西大陆的人,谁不清楚神术骑士的基础要求啊。

    “砰砰砰”的礼炮声,好像天公的嘲笑。

    太阳**辣的晒下来,烤热了地板,又烤热了祭台。

    躲在下方的郗昙出汗如浆,人都好似要晕厥了似的。好在他经年锻炼,虽然没有上过战场,训练毕竟是参加过的,而且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亏得如此,才没有真的晕过去。

    这样坚持到祭祀结束,对郗昙来说,简直是度曰如年。

    傍晚,他悄然爬出祭坛,回到房间,趴在床上,真想死过去算了。

    柳川仲不知死活的敲门,笑道:“郗将军,在吗?找你好久了……”

    “去你妈的。”郗昙嘟囔了一句,翻身睡了。

    翌曰。

    郗昙死命的拍打了身子,失望的发现自己并未变成神术骑士,不仅不会飞,甚至连床板都拍不断……

    “莫非是人数不够?”郗昙有了这个结论,马上跑去问:“昨天来了多少人?”

    被他拉住的正好是村里的会计,嘴唇外裂着,说:“10万人肯定有了。”

    “真有10万?”

    “差不多吧。”

    郗昙有心逼问,转念一想,他又如何知道真有多少人。而且,那祭祀的范围宽广,有何限制,也判断不出来。

    “得找一个体育场。”他想起陈易曾经做的各项仪式,大体都是以体育馆或体育场为中心的。

    匆匆拜别东山郗家的众人,郗昙回到西京,见到憔悴的老父,一股子眼泪险些迸射出来。

    郗荣看他的样子,叹了口气,笑道:“没事,没成功就没成功。”

    “都是我的错。”郗昙的手都在颤,从小到大,他都是成功者,偶尔失败也并不气馁。

    现在,他是着实气馁了。

    郗荣调整着心情,端坐下来:“给我讲讲吧,究竟是什么情况。”

    郗昙哭丧着脸道:“关键就是不知是什么情况。我什么都没感觉到。”

    “一点点的说,不要遗漏,慢慢说。”

    郗荣认真的掏出一个本子,进行记录。

    下午就这样过去了。

    郗昙说的口干舌燥,连喝了两大杯的水,郁闷也少了很多。

    郗荣皱着眉,重新阅了一遍笔记本。

    “会不会是东山太远了?”郗昙又说出一条担忧,道:“印象里,陈易的祭祀都是在江宁举行的。”

    “那是因为江宁受他控制,换在西京,谁听他的。”郗荣摆摆手,道:“我和那小祭祀谈过,他们哪里都有祭坛的。”

    说起小祭祀,郗荣不禁唏嘘两声。神庙的祭祀衣食无忧,普通的物事难入其眼,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嗜好美食美酒的,于是茅台红酒不绝,巧克力奶油等不断,着实花了不少钱,如今竟是打了水漂。

    “我再找个人去问问。”郗荣说着一听,又问:“你觉得,柳川仲二人,会否从中作梗。”

    “他们不知情形,而且,作梗又如何做呢?”

    “也是。”郗荣不再多说,转头思考钱从何来。

    黑市的通道吨位,贵的离谱,而且光有钱都不行,得托关系找人头。郗荣虽然擅长,那招数也不是凭空变出来的。

    郗昙回去休息了,郗荣睡不着,干烤了一宿,待天明时候,又匆匆赶往海子去探听情报。

    海子周围,部委环绕,往来不是办公者,就是办事者,附近的酒店幽静而小巧,价钱却是丝毫不弱于豪华酒家。

    郗荣找了一间熟悉的茶楼,要了两份细点,一边看报纸新闻,一边考虑着把谁叫出来聊聊。

    这些年,为了将郗昙送上位,他没少在军委下属机构溜达,陈家的根子也在军中,他购买的黑市吨位,也多来自于此。

    正思考间,报上的一条消息吸引了他的注意:陈仲国委员访问俄罗斯、乌克兰和乌克兰。

    他拿包子的手悬在半空,连包子漏下去都不知道。

    ……

    (未完待续)     柳承佑和柳川仲当曰就宿在了村内,郗昙多要了两套被褥,也不用解释什么,安排了两人后,倒头就睡。

    天未亮,炸响的鞭炮又吵醒了他们。

    门外,不断有高声的呼喝和絮絮的说话声,孩子的叫喊和发动机的鼓噪尤其清晰。

    郗昙翻个声,侧耳听去,有个人嘘着说道:“别吵醒了郗将军,让他再睡一会。”

    村子里鼓乐喧天的,又哪里真睡得着,郗昙不爽的披衣起身,打开了房门。

    村长赶紧转过脸,喊道:“郗将军醒了?河神祭要开始了。”

    一群人马上涌上来,递毛巾的,打洗脸水的,热情洋溢的让郗昙不好意思发作。

    也没什么可发作的。

    他搓了两遍脸,望望天色,道:“这么早就出发?不是9点才开始吗?”

    “要去河边立牌子呢。”

    “定船位也要花时间。”不同的人在说话,乱的让人心烦。

    起都起来了,郗昙也不多说,迈步出发,有意将柳承佑和柳川仲留在了房中。

    他可是要做神术骑士的人,这么机密的事,又怎能泄漏出去。

    东山郗家人拥蹙着主持典礼的能人,向河边而去。

    柳川仲和柳承佑远远的看着,也没有意识到什么不妥。

    河边的人是越聚越多。

    除了东山郗家的几个村子是倾巢而动之外,其他的外乡人,多是因为广告和口口相传来看热闹。这个时节,除了热闹之外,也没有什么别的活计了。

    一堆堆的篝火沿河生起,再加上遍地的灯笼,很容易就将火热的气氛给烘托了起来。

    稍晚一点。东山县的县长驾临,又是好一阵寒暄。

    柳川仲和柳承佑终于挤了上来,围在郗昙的两侧,让他好一阵烦闷。

    “正式的祭祀什么时候开始?”郗昙再不催促,怕是又要给别人介绍两柳了。

    “再有一个小时,不过,刘市长可能会来……”

    “咱们还是按照进度来,别祭河神还等人。”郗昙直接打断了村长的话。他现在除了想当神术骑士之外,其他想都懒得想。

    认识一两个东山的小官,难道能改变郗家的颓势?

    “还是等等吧。”县长大人同样有主意。他没有认识人家的意思,县长、乡长等土皇帝也懒得废话了。一个海军的少将,距离地方权力实在是太远了。何况东山郗家在他们的治下,又何必卖着老脸去贴冷热不知的屁股。

    郗昙哼了一声,心中不满。

    他扭过头去,正巧与柳川仲对上,心中一乐,笑道:“刘市长若是知道我们耽误吉时,也不会高兴的。如果你们担心主持人的话,柳主任该是可以的。”

    主任一词可大可小,乃是仅次于组织的厉害成员。主任可以是发改委主任,也可以是街道办的主任——县长马上犹豫起来,笑问:“哪位是刘主任。”

    “是柳,垂杨柳的柳。”郗昙好心纠正。

    柳川仲无奈被推了出来。

    年纪轻是轻了点,但那天生傲气的上等人姿态,一下子就震住了旁人。

    “柳主任。”县长又喊了一声。

    “葛县长。”柳川仲主动伸出手去,转头再看,郗昙竟已消失了。

    他给套在当场叙话追问中,郗昙趁机钻进了祭坛中央,待到坐定后,反而感谢两柳帮忙。

    没有他们,要想一个人清静些都难,当地的官员和东山郗家的成员,肯定是要请他说话演讲的。

    外面的喧闹声渐止。

    郗昙闭上眼睛,回忆着所谓神庙祭祀所言的要点。

    为了买通那祭祀,郗荣不仅用光了来往西大陆的所有行李重量,而且在黑市上高价购买了一些。

    那可是真的高价,从每公斤上千元到每公斤上万元不等,要的越多价格越高。郗昙甚至怀疑,黑市是否就是陈易自己建的。几千万元,没什么响动的花了出去,对于郗家这样的小家族来说,几乎要伤筋动骨了。

    没时间想这些了。

    郗昙暗暗调整着情绪,如祭祀所言,开始感受本源能量的气息。

    一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过去了。

    两个小时过去了。

    郗昙呆呆的坐着,既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该发生什么事。

    所谓的“本源能量”,那暖暖的好像液体气流一般的神术骑士的能量,他完全都感受不到。

    “难道被骗了?”郗昙有了这个念头后,只转了两圈,就拼了命的止住。

    这次机会不容易,郗昙非常怕陈易发现了他们的行为。东山郗家是个相当不错的掩饰,河神祭的时间也正好。

    下次再要隐秘行事……

    郗昙摇摇头,再次努力感受本源能量。

    绝不能浪费!

    但又如何能够感受到呢。

    神术骑士不是大白菜,没有斗技8级的水平,没有虔诚的信仰产生的隐姓实力,给郗昙多长时间也没有效果。

    本源能量是斗技骑士在运气实力俱有的情况下,偶尔就能感受到的好东西,要是一个体术等级都没有的年轻人,坐在祭坛中间就能得到洗髓易筋的妙处,神庙那些贪婪的祭祀又怎么肯把机会让给骑士呢——他们自己做神术骑士就好了。

    但郗昙哪里知道这些。

    他重金收买的神庙小祭祀,也猜不到这伙人连如此基础的东西都不知道。

    西大陆的人,谁不清楚神术骑士的基础要求啊。

    “砰砰砰”的礼炮声,好像天公的嘲笑。

    太阳**辣的晒下来,烤热了地板,又烤热了祭台。

    躲在下方的郗昙出汗如浆,人都好似要晕厥了似的。好在他经年锻炼,虽然没有上过战场,训练毕竟是参加过的,而且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亏得如此,才没有真的晕过去。

    这样坚持到祭祀结束,对郗昙来说,简直是度曰如年。

    傍晚,他悄然爬出祭坛,回到房间,趴在床上,真想死过去算了。

    柳川仲不知死活的敲门,笑道:“郗将军,在吗?找你好久了……”

    “去你妈的。”郗昙嘟囔了一句,翻身睡了。

    翌曰。

    郗昙死命的拍打了身子,失望的发现自己并未变成神术骑士,不仅不会飞,甚至连床板都拍不断……

    “莫非是人数不够?”郗昙有了这个结论,马上跑去问:“昨天来了多少人?”

    被他拉住的正好是村里的会计,嘴唇外裂着,说:“10万人肯定有了。”

    “真有10万?”

    “差不多吧。”

    郗昙有心逼问,转念一想,他又如何知道真有多少人。而且,那祭祀的范围宽广,有何限制,也判断不出来。

    “得找一个体育场。”他想起陈易曾经做的各项仪式,大体都是以体育馆或体育场为中心的。

    匆匆拜别东山郗家的众人,郗昙回到西京,见到憔悴的老父,一股子眼泪险些迸射出来。

    郗荣看他的样子,叹了口气,笑道:“没事,没成功就没成功。”

    “都是我的错。”郗昙的手都在颤,从小到大,他都是成功者,偶尔失败也并不气馁。

    现在,他是着实气馁了。

    郗荣调整着心情,端坐下来:“给我讲讲吧,究竟是什么情况。”

    郗昙哭丧着脸道:“关键就是不知是什么情况。我什么都没感觉到。”

    “一点点的说,不要遗漏,慢慢说。”

    郗荣认真的掏出一个本子,进行记录。

    下午就这样过去了。

    郗昙说的口干舌燥,连喝了两大杯的水,郁闷也少了很多。

    郗荣皱着眉,重新阅了一遍笔记本。

    “会不会是东山太远了?”郗昙又说出一条担忧,道:“印象里,陈易的祭祀都是在江宁举行的。”

    “那是因为江宁受他控制,换在西京,谁听他的。”郗荣摆摆手,道:“我和那小祭祀谈过,他们哪里都有祭坛的。”

    说起小祭祀,郗荣不禁唏嘘两声。神庙的祭祀衣食无忧,普通的物事难入其眼,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嗜好美食美酒的,于是茅台红酒不绝,巧克力奶油等不断,着实花了不少钱,如今竟是打了水漂。

    “我再找个人去问问。”郗荣说着一听,又问:“你觉得,柳川仲二人,会否从中作梗。”

    “他们不知情形,而且,作梗又如何做呢?”

    “也是。”郗荣不再多说,转头思考钱从何来。

    黑市的通道吨位,贵的离谱,而且光有钱都不行,得托关系找人头。郗荣虽然擅长,那招数也不是凭空变出来的。

    郗昙回去休息了,郗荣睡不着,干烤了一宿,待天明时候,又匆匆赶往海子去探听情报。

    海子周围,部委环绕,往来不是办公者,就是办事者,附近的酒店幽静而小巧,价钱却是丝毫不弱于豪华酒家。

    郗荣找了一间熟悉的茶楼,要了两份细点,一边看报纸新闻,一边考虑着把谁叫出来聊聊。

    这些年,为了将郗昙送上位,他没少在军委下属机构溜达,陈家的根子也在军中,他购买的黑市吨位,也多来自于此。

    正思考间,报上的一条消息吸引了他的注意:陈仲国委员访问俄罗斯、乌克兰和乌克兰。

    他拿包子的手悬在半空,连包子漏下去都不知道。

    ……

    (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