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医生那些年 第九十二章 卧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江宁大学的小体育馆,是按照欧美的最新标准建设的。

    耗资数千万元元,建造了仅有2000座的场馆,其中的设施自然先进。它主要是进行一些偏门项目的比赛和练习,且以欧美传统优势项目为主——自行车是场馆最大的项目,其次是摔跤和柔道,都是能够参加大学生运动会的。

    他们也是江大愿意投资巨资的主因。

    此外,举重、台球和击剑也被放在小体育馆中,各自占据一部分地盘,占了点小小的便宜。

    健身房的设置,除了为各体育项目分配时间之外,更多的是为了健美项目而设。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受到欧美审美观的影响,愿意选此课程的人也曰渐增加。再上需要分配时间给训练队,这里长长是一天16个小时爆满。

    与之相比,军队里的锻炼器材就简单普通的多了。负责军训的教官们,趁此机会,免不了要尝试一番。对学校而言,也算是给予的额外福利,并允许他们一天24小时的使用。

    就像是用惯了军区设备的其他军人一样,陈衡总算是找到了点有意思的东西,兴冲冲的进去,边走边道:“上次我回去,专门测试了一番,咱们再来。”

    “我那时候,就是随手一下,不是地滑嘛。”陈易就想逃脱军训,哪愿意陪他玩这个。

    当曰在郊外搬箱子,他又是初次贴力量卷轴使用,多少有些把握不好。

    “随手一下,就把军校优等生给掀翻了?你当自己是兰博啊。”陈衡双目圆瞪,怒道:“你想想我这几天来回跑了多少趟,嗯?”

    “是。”陈易沉痛的低下头。

    两个穿着正装的士兵留守在前门处,问道:“学生刷卡进入。”

    他们是替换了原先的管理员大叔。

    陈衡亮出自己的军官证,严肃的道:“可以进去吗?”

    士兵们赶紧行礼,让开了路。

    尉官可大可小,但能在卫戍司令部的都不简单。

    陈易连忙跟上,一路见到穿着整齐夏装的军官,不整齐夏装的军官,最多的则是没穿衣服的军官,清凉由心,风度自生。

    少量的学生集中在各自的训练地区,现在仍在的并不多——不少项目还都没开始训练呢。

    陈衡左右看了看,见没有认识的人,也不着急,先道:“会卧推吗?”

    “不会。”

    “我教你,这个是要有人保护的,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别练。”陈衡说着,找了个没有杠的士兵,喊道:“兄弟,帮我做个保护。”

    “好。”军人都痛快的很,过来笑道:“不是我们部队的吧。”

    “卫戍司令部的,小弟在这里上学,我过来转转。”陈衡说着仰躺在了长凳上,双手抓着杠铃,轻轻呼气。

    军人也在他脑后,稍稍抓住了杠铃,看了眼陈易,笑道:“这可是好学校啊。”

    陈衡笑了一下,逐渐鼓劲,全身用力,将那杠铃缓慢而坚强的推了起来。

    对上肢肌肉来说,卧推的效果最为显著,由于它影响到的肌肉群最多,因而也是各种力量比赛的标准动作。

    美国的橄榄球联盟所要求的卧推标准,即是以225磅为基础,计算次数来衡量。其中变态者能做到40个以上,而四分卫和跑锋等等,能做到20个的就是佼佼者了。

    陈衡的身高与陈易相当,体重大约80公斤上下,现在推举100公斤的杠铃,算得上是力大。

    那老兵配合的数道:“一,二,三……”

    一直做了五次次,陈衡略显轻松的将之放回位置,连喘几口气,笑道:“阿易,看明白没有?”

    “看明白了。”陈易郁闷的很。

    他的绝对力量都应该超过200公斤了,现在推举100公斤的,自然没什么问题。

    可他又不想在众人面前表露,圣奇奥的训练方式,再加上落涕神油的奇效,产生的结果完全不同。

    “试一下。”陈衡用的是祈使句。

    陈易瞅着两边的杠铃片道:“先搞定我的事情再说。”

    “你急什么。”陈衡四周都是军人,自己也一下子满是军人精神,雷厉风行的。

    陈易不得不凑到他耳边,小声道:“要是我做卧推被教官们看见,再怎么请假?”

    “大哥我出手,哪里用得着病假。”陈衡横了他一眼,道:“要不是看你给家里赚到钱,才不会管你这事儿。你等着……”

    说着,陈衡顺着健身器材的空档,一路找了上去,逢人便问:“谁是负责人啊。”

    别看他级别不高,但有大伯陈国亮在背后架着,在江宁军界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派到大学里军训的军官,一定是愿意帮忙的。

    陈易抓起一只地面上的绿色杠铃片,无聊的在手上惦了惦,问那老兵道:“10斤重?”

    “10公斤。”老兵看着他的动作哑然,也拎起一只试了试,险些扭了手腕。

    陈易暗自吐吐舌头,不敢再乱玩。自从练习了体术之后,他对重量的敏感度下降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以往他用了十多年习惯的分量,在短短的时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又有一名小军官来到卧推凳前,奇怪的看看陈易,问道:“用吗?“

    “不用,你们先。”陈易连忙让开位置。

    对方一行三个人,迅速的开始给杠铃加重。

    “红色是25公斤,4片100公斤,1.5公斤的是黄色,刚好103公斤。”老兵好心的给他介绍,多半是看在陈衡的面子上。

    103公斤差不多是225磅,对方看起来犹有余力的样子,速度不快不慢,比陈衡还要轻松些。

    老兵叫了一声好,陈易觉得好玩,不由跟着叫起来。

    体术九级之后,他的中气十足,“好“字是传遍全场,乐的正在卧推的小伙也继续不下去了,坐起后是又好气又好笑。

    刚刚结束加练的斯坦尼克擦着汗,一下子就听出了陈易的声音。

    无他,实在是印象深刻。

    不提梵蒂冈前前后后的付出,就是他损失在祝光梁手上的19个人,即意味着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将再无人手可用。

    而且,他还得担心是否有人牵连出别的什么。

    后续的事务,他并不知晓,但对陈易却生出了莫名的距离感。

    他不想离陈易太近。

    因此,听出陈易的声音后,其并未立刻上前,而是转身想要离开。

    做出了动作后,斯坦尼克才猛然醒悟过来,敲敲脑袋,默然无语的向前走去。

    对于中国之行,他已经从刚开始的志得意满,变的意气消沉了。

    当然,斯坦尼克仍有坚定的毅力,会努力完成自己的任务,只是不再像他以前所想象的那样,掀翻一切对手,撞开一切阻碍。

    他刚刚来到卧推区,就看见陈易在帮别人上杠铃片。

    随后,只见那小军官哼哧哼哧了半天,竟然没有把杠铃举起来。

    这时才有人道:“你上的是25公斤的红色,2.5公斤的红色是这种……”

    陈易低头看看刚刚加上的两个杠铃片,正面果然写着25公斤。

    斯坦尼克心中一动,觉得他一手抓着一个25公斤,有些太容易了,于是就在一旁观察了起来。

    一会的功夫,陈衡带着名中校回来,说说笑笑的像是多年好友。

    军队是个大舞台,陈国亮是江宁的舞台导演,其他一切演员,都得看着他的眼色行事。

    陈衡虽然军人做派十足,但请托关系,借用家族之类的事情,仍然做的熟练之至——身为世家子弟,从出生伊始就得到了家族的好处,长大诚仁之后,因为统治阶级的宣传而放弃回馈家族,进而洁身自好,不仅愚蠢,而且极度的自私,除了偶像剧为了说明爱情的重要姓之外,少有人真的这样做。

    “这是我弟弟,陈易,这是我龙中校,中国龙的龙。”

    “客气客气。”龙中校一点架子都没有,伸出手来笑道:“陈易能考上江宁,真不错。”

    陈易呵呵的笑着,将交涉任务交给了老哥。

    两人大约早就谈好了具体细节,一会的功夫,龙中校叫来一名教官,正是陈易所在连队的长官。

    人家说什么不知道,陈衡早拉着陈易到卧推凳前面了。

    “上去。”陈衡颇有些恶狠狠的道。

    “当兵三年,不是土匪也是土匪了,老哥你有前途。”陈易左右逃不过,仰躺了上去,双手抓住杠铃,道:“您真那么想知道,先来200公斤的。”

    反正他不推起来就行了。

    “去你的,先从35公斤开始,做几个动作,标准了再说。”陈衡看了眼红色杠铃片,哼了一声,又推着他的手道:“两手之间的距离不超过80公分,握住螺纹了。”

    “好,慢慢起。”

    陈易一听,双臂用力,慢慢给举了起来。

    35公斤的杠铃也举不起来,那就太假了。

    旁边的老兵原本看的嘻嘻哈哈,待陈易都做了两个卧推了,才大呼小叫的道:“老天爷,小心,小心别受伤了。”

    “35公斤受什么伤?”陈易脑袋乱转,还有余力说话。

    陈衡怀疑的向四周看了看,以为老兵是在提醒别人。

    没想到后者看他不认真,干脆自己跑过来,帮忙握住杠铃的一部分,才小声道:“你看看杠铃两边的片儿。”

    从两三米外过来,再加上说话的时候,陈易都做了5个了。

    这厮觉得数量上差不多了,犹有余力的将之放回杠上,老兵那眼睛已经瞪的牛大,双手按住他的胳膊,喊道:“先别起来,老刘,老刘,还有军医没?过来看看。”

    “怎么了?”陈衡也是一脸奇怪。

    老兵没好气的道:“你这做哥哥的,你看看这一共是多少公斤的。”

    “杠铃杆是20公斤,6片2.5公斤的红色片儿……”陈衡念了一半才知道不对,眼珠子都要掉了出来,恨声道:“谁它娘把25公斤的杠铃片,当是2.5公斤的给我放上去的?”

    “人家本来放的就是25公斤。”

    陈衡气的骂人,也压住陈易不让他起来,道:“哪有正常人卧推6个25公斤的,谁他娘的放上去的。”

    陈易小声的道:“是我刚才帮人加的。”

    周围的人一下子围了上来,有人压着手指道:“6个25公斤,再加20公斤的杠子,那就是170公斤了?”

    “170公斤!”

    “谁推起了170公斤的?”

    “去你的推起,那小子足足推了5个。”

    “哪个连队的?掰个腕子试试。”早有个五大三粗的军官,像是听见花姑娘似的跑了过来。

    (未完待续)     江宁大学的小体育馆,是按照欧美的最新标准建设的。

    耗资数千万元元,建造了仅有2000座的场馆,其中的设施自然先进。它主要是进行一些偏门项目的比赛和练习,且以欧美传统优势项目为主——自行车是场馆最大的项目,其次是摔跤和柔道,都是能够参加大学生运动会的。

    他们也是江大愿意投资巨资的主因。

    此外,举重、台球和击剑也被放在小体育馆中,各自占据一部分地盘,占了点小小的便宜。

    健身房的设置,除了为各体育项目分配时间之外,更多的是为了健美项目而设。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受到欧美审美观的影响,愿意选此课程的人也曰渐增加。再上需要分配时间给训练队,这里长长是一天16个小时爆满。

    与之相比,军队里的锻炼器材就简单普通的多了。负责军训的教官们,趁此机会,免不了要尝试一番。对学校而言,也算是给予的额外福利,并允许他们一天24小时的使用。

    就像是用惯了军区设备的其他军人一样,陈衡总算是找到了点有意思的东西,兴冲冲的进去,边走边道:“上次我回去,专门测试了一番,咱们再来。”

    “我那时候,就是随手一下,不是地滑嘛。”陈易就想逃脱军训,哪愿意陪他玩这个。

    当曰在郊外搬箱子,他又是初次贴力量卷轴使用,多少有些把握不好。

    “随手一下,就把军校优等生给掀翻了?你当自己是兰博啊。”陈衡双目圆瞪,怒道:“你想想我这几天来回跑了多少趟,嗯?”

    “是。”陈易沉痛的低下头。

    两个穿着正装的士兵留守在前门处,问道:“学生刷卡进入。”

    他们是替换了原先的管理员大叔。

    陈衡亮出自己的军官证,严肃的道:“可以进去吗?”

    士兵们赶紧行礼,让开了路。

    尉官可大可小,但能在卫戍司令部的都不简单。

    陈易连忙跟上,一路见到穿着整齐夏装的军官,不整齐夏装的军官,最多的则是没穿衣服的军官,清凉由心,风度自生。

    少量的学生集中在各自的训练地区,现在仍在的并不多——不少项目还都没开始训练呢。

    陈衡左右看了看,见没有认识的人,也不着急,先道:“会卧推吗?”

    “不会。”

    “我教你,这个是要有人保护的,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别练。”陈衡说着,找了个没有杠的士兵,喊道:“兄弟,帮我做个保护。”

    “好。”军人都痛快的很,过来笑道:“不是我们部队的吧。”

    “卫戍司令部的,小弟在这里上学,我过来转转。”陈衡说着仰躺在了长凳上,双手抓着杠铃,轻轻呼气。

    军人也在他脑后,稍稍抓住了杠铃,看了眼陈易,笑道:“这可是好学校啊。”

    陈衡笑了一下,逐渐鼓劲,全身用力,将那杠铃缓慢而坚强的推了起来。

    对上肢肌肉来说,卧推的效果最为显著,由于它影响到的肌肉群最多,因而也是各种力量比赛的标准动作。

    美国的橄榄球联盟所要求的卧推标准,即是以225磅为基础,计算次数来衡量。其中变态者能做到40个以上,而四分卫和跑锋等等,能做到20个的就是佼佼者了。

    陈衡的身高与陈易相当,体重大约80公斤上下,现在推举100公斤的杠铃,算得上是力大。

    那老兵配合的数道:“一,二,三……”

    一直做了五次次,陈衡略显轻松的将之放回位置,连喘几口气,笑道:“阿易,看明白没有?”

    “看明白了。”陈易郁闷的很。

    他的绝对力量都应该超过200公斤了,现在推举100公斤的,自然没什么问题。

    可他又不想在众人面前表露,圣奇奥的训练方式,再加上落涕神油的奇效,产生的结果完全不同。

    “试一下。”陈衡用的是祈使句。

    陈易瞅着两边的杠铃片道:“先搞定我的事情再说。”

    “你急什么。”陈衡四周都是军人,自己也一下子满是军人精神,雷厉风行的。

    陈易不得不凑到他耳边,小声道:“要是我做卧推被教官们看见,再怎么请假?”

    “大哥我出手,哪里用得着病假。”陈衡横了他一眼,道:“要不是看你给家里赚到钱,才不会管你这事儿。你等着……”

    说着,陈衡顺着健身器材的空档,一路找了上去,逢人便问:“谁是负责人啊。”

    别看他级别不高,但有大伯陈国亮在背后架着,在江宁军界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派到大学里军训的军官,一定是愿意帮忙的。

    陈易抓起一只地面上的绿色杠铃片,无聊的在手上惦了惦,问那老兵道:“10斤重?”

    “10公斤。”老兵看着他的动作哑然,也拎起一只试了试,险些扭了手腕。

    陈易暗自吐吐舌头,不敢再乱玩。自从练习了体术之后,他对重量的敏感度下降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以往他用了十多年习惯的分量,在短短的时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又有一名小军官来到卧推凳前,奇怪的看看陈易,问道:“用吗?“

    “不用,你们先。”陈易连忙让开位置。

    对方一行三个人,迅速的开始给杠铃加重。

    “红色是25公斤,4片100公斤,1.5公斤的是黄色,刚好103公斤。”老兵好心的给他介绍,多半是看在陈衡的面子上。

    103公斤差不多是225磅,对方看起来犹有余力的样子,速度不快不慢,比陈衡还要轻松些。

    老兵叫了一声好,陈易觉得好玩,不由跟着叫起来。

    体术九级之后,他的中气十足,“好“字是传遍全场,乐的正在卧推的小伙也继续不下去了,坐起后是又好气又好笑。

    刚刚结束加练的斯坦尼克擦着汗,一下子就听出了陈易的声音。

    无他,实在是印象深刻。

    不提梵蒂冈前前后后的付出,就是他损失在祝光梁手上的19个人,即意味着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将再无人手可用。

    而且,他还得担心是否有人牵连出别的什么。

    后续的事务,他并不知晓,但对陈易却生出了莫名的距离感。

    他不想离陈易太近。

    因此,听出陈易的声音后,其并未立刻上前,而是转身想要离开。

    做出了动作后,斯坦尼克才猛然醒悟过来,敲敲脑袋,默然无语的向前走去。

    对于中国之行,他已经从刚开始的志得意满,变的意气消沉了。

    当然,斯坦尼克仍有坚定的毅力,会努力完成自己的任务,只是不再像他以前所想象的那样,掀翻一切对手,撞开一切阻碍。

    他刚刚来到卧推区,就看见陈易在帮别人上杠铃片。

    随后,只见那小军官哼哧哼哧了半天,竟然没有把杠铃举起来。

    这时才有人道:“你上的是25公斤的红色,2.5公斤的红色是这种……”

    陈易低头看看刚刚加上的两个杠铃片,正面果然写着25公斤。

    斯坦尼克心中一动,觉得他一手抓着一个25公斤,有些太容易了,于是就在一旁观察了起来。

    一会的功夫,陈衡带着名中校回来,说说笑笑的像是多年好友。

    军队是个大舞台,陈国亮是江宁的舞台导演,其他一切演员,都得看着他的眼色行事。

    陈衡虽然军人做派十足,但请托关系,借用家族之类的事情,仍然做的熟练之至——身为世家子弟,从出生伊始就得到了家族的好处,长大诚仁之后,因为统治阶级的宣传而放弃回馈家族,进而洁身自好,不仅愚蠢,而且极度的自私,除了偶像剧为了说明爱情的重要姓之外,少有人真的这样做。

    “这是我弟弟,陈易,这是我龙中校,中国龙的龙。”

    “客气客气。”龙中校一点架子都没有,伸出手来笑道:“陈易能考上江宁,真不错。”

    陈易呵呵的笑着,将交涉任务交给了老哥。

    两人大约早就谈好了具体细节,一会的功夫,龙中校叫来一名教官,正是陈易所在连队的长官。

    人家说什么不知道,陈衡早拉着陈易到卧推凳前面了。

    “上去。”陈衡颇有些恶狠狠的道。

    “当兵三年,不是土匪也是土匪了,老哥你有前途。”陈易左右逃不过,仰躺了上去,双手抓住杠铃,道:“您真那么想知道,先来200公斤的。”

    反正他不推起来就行了。

    “去你的,先从35公斤开始,做几个动作,标准了再说。”陈衡看了眼红色杠铃片,哼了一声,又推着他的手道:“两手之间的距离不超过80公分,握住螺纹了。”

    “好,慢慢起。”

    陈易一听,双臂用力,慢慢给举了起来。

    35公斤的杠铃也举不起来,那就太假了。

    旁边的老兵原本看的嘻嘻哈哈,待陈易都做了两个卧推了,才大呼小叫的道:“老天爷,小心,小心别受伤了。”

    “35公斤受什么伤?”陈易脑袋乱转,还有余力说话。

    陈衡怀疑的向四周看了看,以为老兵是在提醒别人。

    没想到后者看他不认真,干脆自己跑过来,帮忙握住杠铃的一部分,才小声道:“你看看杠铃两边的片儿。”

    从两三米外过来,再加上说话的时候,陈易都做了5个了。

    这厮觉得数量上差不多了,犹有余力的将之放回杠上,老兵那眼睛已经瞪的牛大,双手按住他的胳膊,喊道:“先别起来,老刘,老刘,还有军医没?过来看看。”

    “怎么了?”陈衡也是一脸奇怪。

    老兵没好气的道:“你这做哥哥的,你看看这一共是多少公斤的。”

    “杠铃杆是20公斤,6片2.5公斤的红色片儿……”陈衡念了一半才知道不对,眼珠子都要掉了出来,恨声道:“谁它娘把25公斤的杠铃片,当是2.5公斤的给我放上去的?”

    “人家本来放的就是25公斤。”

    陈衡气的骂人,也压住陈易不让他起来,道:“哪有正常人卧推6个25公斤的,谁他娘的放上去的。”

    陈易小声的道:“是我刚才帮人加的。”

    周围的人一下子围了上来,有人压着手指道:“6个25公斤,再加20公斤的杠子,那就是170公斤了?”

    “170公斤!”

    “谁推起了170公斤的?”

    “去你的推起,那小子足足推了5个。”

    “哪个连队的?掰个腕子试试。”早有个五大三粗的军官,像是听见花姑娘似的跑了过来。

    (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