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神探 第345章 冒雪行路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345章冒雪行路

    砍铁?

    店小二咂了咂嘴:“砍铁,砍铁也,也不会卷刃的。”

    不卷刃已经算是好剑了,而且不卷刃店小二说的都没有底气。看来想弄一把削铁如泥的好刀只能是个良好的愿望了。

    周宁也懒得跟他多说,你若是一味陈述你想要一把什么样的刀,他还以为你发神经了呢,哪有那么好的刀?纯是你自己想像的,你想要削铁如泥的宝刀,我还想要一下能劈开一座山的神斧呢。

    周宁一摆手,陆清呈上那把匕首。周宁拿着匕首问:“有这样的刀么?”

    店小二接过匕首,一看就知道是好东西,他从柜台上拿起一撮马鬃朝着刃口轻轻一吹,马鬃齐齐割断,果然是吹毛断发的宝刀。

    “它能砍铁?”店小二的眼睛直冒光,干了这么多年真的没见过能砍铁的刀,那得是什么硬度?

    “你可以试试。”周宁昨天已经砍过铁盆了,刀刃半点损伤都没有,他就淡定的看着店小二。

    店小二掏出三枚铜钱,一个一个摞着摆到木桩子上,有点兴奋的朝铜钱砍了下去,‘哗啦啦’六瓣铜钱落地。

    “哇!”三个人异口同声的惊呼,别说店小二震惊,就连周宁和陆清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大家都以为能切断一枚铜钱就不错了,毕竟铜钱比铁盆要硬得多。

    “师父!”店小二扯着脖子冲后堂高喊:“师父快来!这世上真有切金断玉的宝刀!”

    平时这店里伙计也不少,今天下雪生意冷清就留他一个人在前面看店,老师父领着弟子们在后面赶制别人定好的兵刃。

    听到他大呼小叫的嚷,老师父先有三分不悦,后堂只听得到他在喊人,听不清他喊些什么。

    老师父擦了擦手,慢悠悠的走到前面,一挑门帘走了进来,没问情由先是呵斥一声:“什么大事火燎腚了似的叫唤?”

    店小二双手托刀递到老师父面前:“师父你看,这刀真是好啊,你看这铜钱。”

    老师父接过匕首,迎着光看了看刀身,又用手摸了摸刀刃,拿起半片铜钱抛到空中,挥刀一砍只听‘叮’的一声,半片铜钱又被分成了两半。

    “客爷可是要卖这把短刀?”老师父倒没小伙计那么兴奋,很是淡定的看周宁。

    周宁微笑道:“不卖,我想打造一把和它一样的刀。”

    “哦。”老师父收回目光,低头看了一会儿这柄短刀,然后把刀往前一递:“我这里做不到。”

    陆清上前接过刀,周宁问道:“那敢问老先生哪里能打呢?”

    “哈哈哈”老师父爽朗的拍拍手上的灰尘:“你这后生好生奇怪,刀在你手里,你不知道它是哪儿来的吗?”

    周宁还就想知道它是哪儿来的,于是诚实的摇了摇头,又很认真的说道:“还请老先生指教。”

    老师父唉了口气:“这就不是我大靖的铁,老夫要是没看错的话,这刀应该是来自鄯善国。”

    “这么说这刀是番邦进贡而来?”

    老师父点了点头,这汴梁城里多的是皇亲国戚。随手能拿出一两件番邦贡品的人可以论捆卖。

    所以老人家对周宁手上的刀并没有感到有多稀奇,这实在是太正常的事了。

    周宁也不是真的要打刀,知道了这刀的来历也就算没有白来,他对老人家拱拱手道:“多谢老丈指点,既然打不了刀,我就告辞了。”

    “客官慢走。”

    出得店门,外面的雪下得越发的紧了。大片大片的雪花真个像鹅毛一般飘洒下来。

    “公子,我们回去吧。”陆清也没料到天变的这样快,刚才还只是零星的几点雪花,片时之间大地就是一层厚厚的白了。

    这天气也做不了什么,赶紧坐轿回去是正经。周宁也不想再折腾了,一头钻进了轿子里。

    “起轿。”陆清抬手遮着头顶,雪都直往脖子里灌。

    周宁坐好以后,扒着轿帘问陆清一句:“你坐进来不?”

    陆清没说话就摇了摇头,周宁的轿子倒是能坐得下两个人,就是稍微挤了点。陆清不是怕挤,而是这雪实在是太大了,走路本就艰难。

    他再坐进去,轿子就更沉了,轿夫一个受不住,他家公子有被摔出来的风险。

    轿子向前走了一段路,刚刚转个弯,拐到东面的街上,周宁又一扒轿帘:“改道,打轿谨王府。”

    轿夫不管那么多,你说去哪儿就去哪儿,急忙转了回来,朝谨王府方向走。

    陆清走在轿子侧面:“公子,我们回去吧。”

    这数九寒天冒烟雪,正好回家围着火炉饮酒吃肉,就是做诗弹琴也好,你到谨王府串什么门去?

    “多嘴。”周宁哪是那么听劝的人?他要去哪儿就去哪儿,他才不听陆清的话。

    陆清也是无奈的紧,他知道周宁要去谨王府不会是为了私事。他真恨这天底下哪来那么多的案子可查?就不能让他家公子歇歇?

    陆清只想让他家公子做个富贵闲人,偏生他家公子就不是个能闲得住的。

    “公子,你要去谨王府可带见面礼了吗?”

    死冷寒天的你就顶着一身雪花去敲谨王府的大门?你空着两只手好意思上门吗?

    既然没有礼物那就赶紧回家吧,改天再来也是一样的。

    “我上金銮殿都没带见面礼。”

    周宁才不管什么人情世故,他就空手上门了,难道谨亲王会闭门不见吗?

    陆清也真是拿他没办法,既然劝不动也就只好由他。只是难免心里又不平稳,他嘟囔道:“什么时候不能去?非挑个下雪天,查案也不急于一时。”

    “跟案子有关的事都是刻不容缓的。”

    私事周宁可以往后延,不至于顶风冒雪的非要去人家做客。但是只要跟案子沾边的事,下雪算得什么?就是刀山火海他也会不停脚的跑过去。

    “案子跟三皇子能有什么关系?”陆清觉得周宁可能是疯了,现在他大概看谁都跟案子有关了。

    “没关系就不能问问?”

    ps:请大家关注一下你家作者的公众号:墨韵书斋     第345章冒雪行路

    砍铁?

    店小二咂了咂嘴:“砍铁,砍铁也,也不会卷刃的。”

    不卷刃已经算是好剑了,而且不卷刃店小二说的都没有底气。看来想弄一把削铁如泥的好刀只能是个良好的愿望了。

    周宁也懒得跟他多说,你若是一味陈述你想要一把什么样的刀,他还以为你发神经了呢,哪有那么好的刀?纯是你自己想像的,你想要削铁如泥的宝刀,我还想要一下能劈开一座山的神斧呢。

    周宁一摆手,陆清呈上那把匕首。周宁拿着匕首问:“有这样的刀么?”

    店小二接过匕首,一看就知道是好东西,他从柜台上拿起一撮马鬃朝着刃口轻轻一吹,马鬃齐齐割断,果然是吹毛断发的宝刀。

    “它能砍铁?”店小二的眼睛直冒光,干了这么多年真的没见过能砍铁的刀,那得是什么硬度?

    “你可以试试。”周宁昨天已经砍过铁盆了,刀刃半点损伤都没有,他就淡定的看着店小二。

    店小二掏出三枚铜钱,一个一个摞着摆到木桩子上,有点兴奋的朝铜钱砍了下去,‘哗啦啦’六瓣铜钱落地。

    “哇!”三个人异口同声的惊呼,别说店小二震惊,就连周宁和陆清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大家都以为能切断一枚铜钱就不错了,毕竟铜钱比铁盆要硬得多。

    “师父!”店小二扯着脖子冲后堂高喊:“师父快来!这世上真有切金断玉的宝刀!”

    平时这店里伙计也不少,今天下雪生意冷清就留他一个人在前面看店,老师父领着弟子们在后面赶制别人定好的兵刃。

    听到他大呼小叫的嚷,老师父先有三分不悦,后堂只听得到他在喊人,听不清他喊些什么。

    老师父擦了擦手,慢悠悠的走到前面,一挑门帘走了进来,没问情由先是呵斥一声:“什么大事火燎腚了似的叫唤?”

    店小二双手托刀递到老师父面前:“师父你看,这刀真是好啊,你看这铜钱。”

    老师父接过匕首,迎着光看了看刀身,又用手摸了摸刀刃,拿起半片铜钱抛到空中,挥刀一砍只听‘叮’的一声,半片铜钱又被分成了两半。

    “客爷可是要卖这把短刀?”老师父倒没小伙计那么兴奋,很是淡定的看周宁。

    周宁微笑道:“不卖,我想打造一把和它一样的刀。”

    “哦。”老师父收回目光,低头看了一会儿这柄短刀,然后把刀往前一递:“我这里做不到。”

    陆清上前接过刀,周宁问道:“那敢问老先生哪里能打呢?”

    “哈哈哈”老师父爽朗的拍拍手上的灰尘:“你这后生好生奇怪,刀在你手里,你不知道它是哪儿来的吗?”

    周宁还就想知道它是哪儿来的,于是诚实的摇了摇头,又很认真的说道:“还请老先生指教。”

    老师父唉了口气:“这就不是我大靖的铁,老夫要是没看错的话,这刀应该是来自鄯善国。”

    “这么说这刀是番邦进贡而来?”

    老师父点了点头,这汴梁城里多的是皇亲国戚。随手能拿出一两件番邦贡品的人可以论捆卖。

    所以老人家对周宁手上的刀并没有感到有多稀奇,这实在是太正常的事了。

    周宁也不是真的要打刀,知道了这刀的来历也就算没有白来,他对老人家拱拱手道:“多谢老丈指点,既然打不了刀,我就告辞了。”

    “客官慢走。”

    出得店门,外面的雪下得越发的紧了。大片大片的雪花真个像鹅毛一般飘洒下来。

    “公子,我们回去吧。”陆清也没料到天变的这样快,刚才还只是零星的几点雪花,片时之间大地就是一层厚厚的白了。

    这天气也做不了什么,赶紧坐轿回去是正经。周宁也不想再折腾了,一头钻进了轿子里。

    “起轿。”陆清抬手遮着头顶,雪都直往脖子里灌。

    周宁坐好以后,扒着轿帘问陆清一句:“你坐进来不?”

    陆清没说话就摇了摇头,周宁的轿子倒是能坐得下两个人,就是稍微挤了点。陆清不是怕挤,而是这雪实在是太大了,走路本就艰难。

    他再坐进去,轿子就更沉了,轿夫一个受不住,他家公子有被摔出来的风险。

    轿子向前走了一段路,刚刚转个弯,拐到东面的街上,周宁又一扒轿帘:“改道,打轿谨王府。”

    轿夫不管那么多,你说去哪儿就去哪儿,急忙转了回来,朝谨王府方向走。

    陆清走在轿子侧面:“公子,我们回去吧。”

    这数九寒天冒烟雪,正好回家围着火炉饮酒吃肉,就是做诗弹琴也好,你到谨王府串什么门去?

    “多嘴。”周宁哪是那么听劝的人?他要去哪儿就去哪儿,他才不听陆清的话。

    陆清也是无奈的紧,他知道周宁要去谨王府不会是为了私事。他真恨这天底下哪来那么多的案子可查?就不能让他家公子歇歇?

    陆清只想让他家公子做个富贵闲人,偏生他家公子就不是个能闲得住的。

    “公子,你要去谨王府可带见面礼了吗?”

    死冷寒天的你就顶着一身雪花去敲谨王府的大门?你空着两只手好意思上门吗?

    既然没有礼物那就赶紧回家吧,改天再来也是一样的。

    “我上金銮殿都没带见面礼。”

    周宁才不管什么人情世故,他就空手上门了,难道谨亲王会闭门不见吗?

    陆清也真是拿他没办法,既然劝不动也就只好由他。只是难免心里又不平稳,他嘟囔道:“什么时候不能去?非挑个下雪天,查案也不急于一时。”

    “跟案子有关的事都是刻不容缓的。”

    私事周宁可以往后延,不至于顶风冒雪的非要去人家做客。但是只要跟案子沾边的事,下雪算得什么?就是刀山火海他也会不停脚的跑过去。

    “案子跟三皇子能有什么关系?”陆清觉得周宁可能是疯了,现在他大概看谁都跟案子有关了。

    “没关系就不能问问?”

    ps:请大家关注一下你家作者的公众号:墨韵书斋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