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朝当暴君 第八百七十一章 老子不干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幸福这玩意都是对比出来的。

    比如说读者们都在搬砖的时候,作者却可以躺在家里睡觉,然后水上几千个字骗稿费,作者就比读者幸福。

    比如说一群单身狗读者在抱怨为什么没有女朋友的时候,作者却在家里为了跪榴莲还是跪搓衣板而苦恼,那作者就比读者幸福。

    同样身为平民百姓,大明的百姓们要头疼明天该吃什么东西,要不要割上两斤肉开开荤,菜应该是做咸的还是甜的,还有家里的熊孩子不好好上学,是不是该揍一顿,大明的百姓们现在为了这些事情而头疼。

    然而欧洲的百姓们却不会因为这些事情而头疼。

    原本的生活就已经够糟心了,吃肉基本上就是奢望,饭菜是咸的还是甜的根本就不重要,有的吃就好。

    至于家里的熊孩子,上学?有那个时间去干活挣钱不好吗?还能培养他们的动手能力!

    尤其是朱慈熠在欧洲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平叛战争”,联合刚刚对死了沙皇俄国的老大朱慈一起对欧洲地区进行清理,欧洲这下子更是彻底乱套了。

    跟无日不战的欧洲相比,大明的百姓就更加的幸福了。

    尤其是有报纸这种东西的存在,再加上社学的普及让识字率不断的上升,民间百姓也可以通过报纸和小道消息知道欧洲那边现在是个什么鸟样,再跟自己现在的生活做一番对比,傻子都知道什么叫幸福。

    甚至于,大明的百姓们居然希望长生不老药这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是真的,最好能让崇祯皇帝也长生不老,一直当大明的皇帝才好。

    如今到了崇祯三十六年的年尾,大明京城的百姓们可算是开了眼界了。

    紫禁城在小年夜那天晚上,亮了整整一个晚上!

    如果说紫禁城亮一个晚上,那自然是没有什么好稀奇的,毕竟是大明的皇城,就是天天晚上灯火通明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百姓们根本就不会关心一晚上要烧掉多少钱的蜡烛。

    问题是,小年夜的晚上,紫禁城没点一根蜡烛,没有一堆的柴火,完全是用一种被之为“电灯”的东西照了一晚上!

    神奇啊,电这种东西不是雷公电母才能掌握的?

    随着电灯这玩意的出现,大明崇祯三十六年的年尾到崇祯三十七年的夏天,整个京城都是在忙碌中过完的。

    出现一个电灯的意义绝不仅仅是可以提供照明了,而是涉及到了方方面面,无论是军事还是整治,乃至于民间经济和生活,都会受到其影响。

    比如电线杆子这种东西,还有电线和开关,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全部由少府来制造?或者由工部帮着少府分担?

    想想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大明的面积有多大?需要的数量又是多少?工部和少府连灯泡的制造都想分到民间去弄,哪里又顾得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一旦将这些东西的制造分流到民间,那么民间又会产生一批用工热吧?工钱会上涨吧?百姓手里的崇祯宝钞会变得吧?

    民间的钱变得多了,流通的速度也就必然会加快,商品的流通也会随之加快,随之而来的就是物价上涨和更加庞大的用工热。

    除了这些之外,涉及到的方方面面还有很多,比如哪里该有发电站,线路怎么铺才能安全,电该怎么输送才能做到最优解,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都需要头疼。

    已经五十多岁的崇祯皇帝越发觉得这些破事儿让人闹心。

    然后大为不爽的崇祯皇帝就不想继续当这个皇帝了。

    再然后,一脸懵逼的朱慈就被崇祯皇帝拎到了乾清宫凭什么啊,你不想当这个皇帝了,就准备把我弄上皇位去头疼这些破事儿?你是不是打算带着母后和那些妃子跑出去旅游?

    尽管心里这么想着,朱慈最终还是没敢说出口,哪怕朱慈心里明白,这很可能就是事情的真相。

    至于说什么崇祯皇帝主动退位,让太子早早登基以熟悉政务之类的说法,朱慈打从心底就一万个不相信。

    然而不管朱慈信不信,反正崇祯皇帝自己是信了。

    望着跪在自己身前的朱慈,崇祯皇帝沉默了半晌之后才开口道:“朕接手你皇伯父传给朕的大明时,是一个千疮百孔摇摇欲坠的大明。

    朕将大明传给你的时候,是一个强横无匹,举世无敌,百姓安居乐业的大明,军、政、厂卫,朕都给你,让你真真正正的做一个大明天子,而不用担心朕这个太上皇会怎么样。

    朕以后的重心,会放在皇家学院那边,剩下的路,你要自己走,朕能扶你上马再送上一程,但是朕却不能替你做这个皇帝。

    朕今天之所以告诉你这些,是希望你能记住,有上一任的皇帝扶太子上位,会让权力的交接少了流血和冲突,这对于大明来说是一个尝试,朕希望你能延着这条路走下去。”

    朱慈俯身拜道:“是,儿臣记住了。”

    点了点头后,崇祯皇帝又道:“记着,皇帝的利益,是和百姓息息相关的,真正能够让你坐稳这个皇位的,不是勋贵大臣,也不是文臣武将,他们是你治理这个天下需要的人手,而不是你统治这个天下的基础。

    想要江山永固,你最大的基础就是百姓,百姓安则天下安,百姓乱则天下乱,历朝历代,莫不如是。

    想想汉孝景皇帝是如何对待百姓的,想想他的寝陵哪怕是百姓造反了都没有人侵犯,再想想盛唐是怎么灭亡的,再想想故宋是如何维持住了三百年的江山。

    这些事情,朕不告诉你具体的答案,皇史收集的史书上面都有记载,你跟在朕的身边处理政务也有接近二十年的时间,该看的你也都看过,该会的你也应该会了。

    实在是没有学会的那些,就需要你往后慢慢看,慢慢学,做太子和当皇帝是不一样的。”

    朱慈再次俯身拜道:“是,儿臣记下了。”

    再一次沉默了半晌之后,崇祯皇帝才开口道:“人之所以会惧怕皇权,是因为皇权的不受限制,予杀予生,予取予夺,尽乎于皇帝一心。

    越是到了高位,人就会看的越清楚,也就会越发的害怕,害怕自己会成为牺牲品。

    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就会想方设法的来限制皇权,然而皇权本身过大的权力,又会让人向往着皇权。

    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想要坐到皇位上面来。

    这个问题该如何解决,你自己思考吧,朕会在今年年底颁发禅位诏书,你自己准备好。”

    崇祯皇帝向来是个说话算话的人,基本上说要灭人满门,就不会放过一条狗。

    所以从第二天开始,崇祯皇帝基本上就不再处理政务,而是将所有的事情都扔给了朱慈去处理。

    这是一个很明显的信号,尤其是大明朝堂上的那些人精,更是看的明明白白。

    远在英格兰的张世泽也被拎回了大明,从张之极的手中接过了五军都督府大都督的位置张之极的年龄并没有比崇祯皇帝小到哪儿去,再支撑五军都督府,基本上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至于文官系统,变化倒不是特别大,毕竟卢象升的身体还算硬朗,再怎么样也能再支撑上几年,到时候首辅大臣怎么换,估计也是朱慈的事情,而不是崇祯皇帝要考虑的事情了。

    当时间到了崇祯三十七年年底的时候,崇祯皇帝就直接了当的颁发了退位诏书,连乾清宫都让给了朱慈,自己则是带着一众大小老婆们跑到了皇家学院附近住了下来。

    朱慈显然也对崇祯皇帝所说的那番话仔细琢磨了一番,最后得出来一个结论想要让人们不害怕皇权,最好的办法就是把皇权关在笼子里。

    登基之后的朱慈颁发的第一份诏书,就是限制了皇权。

    主生,不主死。

    死刑依旧没有废除,只是类似于废除了皇帝可以随意杀人的条例,而将判决和执行死刑的权力交给了法司,也就是大理寺,刑部,都察院。

    皇权则是保留了特赦的权利。

    当然,朱慈也没有蠢到将所有的后路全部都堵死,而是特意留下了几条。

    比如战争时期所有权力归于皇帝,比如再修改大明律就必须要经过皇帝首肯,这一类的条例基本上就是为了保护皇权而设立的。

    崇祯皇帝对此则是不置可否。

    自己的路已经走完了,大明到了现在这个样子,跟自己心中所设想的也基本上差不多了,更加美好的大明帝国应该是以后的皇帝所要操心的,而不是自己替后世孙子把所有事情都办好。

    自己也没那个本事,毕竟这个世界上不可能存在真正完美的制度,人力有时而穷,指望自己解决掉所有的问题,根本就不可能。

    皇位的交接顺利无比,朝臣们先是上书赞美了崇祯皇帝的伟大美德,然后再细数了一番崇祯皇帝的功绩,最后又恭喜朱慈成功上位,大明新旧两代皇帝就算是完成了交接。

    波澜不惊又再着一丝丝的理所当然。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只要这种禅位模式再来上这么几次,大明帝国以后的皇位交接就会形成一个固定模式。

    在这种模式下,每一任的太子都会如强汉时的太子一样,在登基之前先执掌一地以熟悉政务,最后再一步步的登顶。

    这就意味着,这样儿的太子在登基为帝之前,就已经积累了足够的经验,对于官场和军事都会有足够的了解,在民间也会有巨大的声望任何人也别想忽悠这样儿的皇帝。

    最为可怕的是,崇祯皇帝搞出来的这种禅位模式与强汉之时让太子先熟悉政务的模式还有很大的不同。

    强汉之时,早期的太子都很牛逼,而后来的皇帝一旦坑了,太子就会完蛋,甚至于出现幼主临朝的局面。

    然而大明帝国就算是出现了幼主临朝,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别管是外戚还是文臣,甚至于是军方,几方面互相掣肘之下,谁也别想把持朝政!

    朱慈对此是无比的羡慕,是真的羡慕!

    父皇可以任性到极致的颁发一份禅位诏书,将军权甚至于厂卫都直接了当的扔给自己,然而自己以后能不能达到父皇的水平?

    然而朱慈心里明白,崇祯皇帝之所以能够如此任性,是因为他不在乎,也不害怕。

    不在乎权力是不是在自己的手里,不在乎朝堂上的大臣是否认朱慈为皇帝,也不担心掌握了军权的朱慈会不会对自己不利。

    事实上,朱慈不敢。

    先不说朱慈心里根本就没有那种大逆不道的想法,就算有,朱慈也不敢表露出一丝一毫现在百姓们对于自己的认同,更多的还是因为自己是父皇指定的继承人,而不是自己有多么的得民心!

    而当崇祯皇帝退位之后,最为高兴的并不是朱慈,而是皇家学院的院正宋应星。

    宋应星的年经也已经不小了,下一任的接班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大概就会是那个叫做易星志的年轻人。

    然而人老心不老,宋应星打算趁着自己身体还算硬朗,好好的琢磨出些新东西,替大明再尽上一份力。

    而想要琢磨新东西,大概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崇祯皇帝更厉害了,毕竟从水泥到火枪火炮再到蒸汽机和电,这些东西的背后都有崇祯皇帝的影子。

    现在趁着崇祯皇帝还算是年轻,应该赶紧的多从陛下那里弄出些新的想法出来,最起码也要解决掉有线电报的问题才行。

    宋应星和崇祯皇帝想到一处去了。

    在崇祯皇帝看来,电灯这玩意都出现了,电报这种东西也该琢磨出来了,别管自己活着的时候能不能看到无线电和收音机这些玩意的出现,但是有线电报还是很有可能的嘛。

    然后崇祯皇帝就带着自己那些有线的理工科知识,一头扎进了皇家学院这所大坑。

    目标,有线电报。

    ps:今天献祭《大唐技师》《名著之旅》,另外,明天完结。

    再ps:因为酒引发一场战争,是欧洲真实的历史,只不过当时的主演是奥匈。。。     幸福这玩意都是对比出来的。

    比如说读者们都在搬砖的时候,作者却可以躺在家里睡觉,然后水上几千个字骗稿费,作者就比读者幸福。

    比如说一群单身狗读者在抱怨为什么没有女朋友的时候,作者却在家里为了跪榴莲还是跪搓衣板而苦恼,那作者就比读者幸福。

    同样身为平民百姓,大明的百姓们要头疼明天该吃什么东西,要不要割上两斤肉开开荤,菜应该是做咸的还是甜的,还有家里的熊孩子不好好上学,是不是该揍一顿,大明的百姓们现在为了这些事情而头疼。

    然而欧洲的百姓们却不会因为这些事情而头疼。

    原本的生活就已经够糟心了,吃肉基本上就是奢望,饭菜是咸的还是甜的根本就不重要,有的吃就好。

    至于家里的熊孩子,上学?有那个时间去干活挣钱不好吗?还能培养他们的动手能力!

    尤其是朱慈熠在欧洲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平叛战争”,联合刚刚对死了沙皇俄国的老大朱慈一起对欧洲地区进行清理,欧洲这下子更是彻底乱套了。

    跟无日不战的欧洲相比,大明的百姓就更加的幸福了。

    尤其是有报纸这种东西的存在,再加上社学的普及让识字率不断的上升,民间百姓也可以通过报纸和小道消息知道欧洲那边现在是个什么鸟样,再跟自己现在的生活做一番对比,傻子都知道什么叫幸福。

    甚至于,大明的百姓们居然希望长生不老药这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是真的,最好能让崇祯皇帝也长生不老,一直当大明的皇帝才好。

    如今到了崇祯三十六年的年尾,大明京城的百姓们可算是开了眼界了。

    紫禁城在小年夜那天晚上,亮了整整一个晚上!

    如果说紫禁城亮一个晚上,那自然是没有什么好稀奇的,毕竟是大明的皇城,就是天天晚上灯火通明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百姓们根本就不会关心一晚上要烧掉多少钱的蜡烛。

    问题是,小年夜的晚上,紫禁城没点一根蜡烛,没有一堆的柴火,完全是用一种被之为“电灯”的东西照了一晚上!

    神奇啊,电这种东西不是雷公电母才能掌握的?

    随着电灯这玩意的出现,大明崇祯三十六年的年尾到崇祯三十七年的夏天,整个京城都是在忙碌中过完的。

    出现一个电灯的意义绝不仅仅是可以提供照明了,而是涉及到了方方面面,无论是军事还是整治,乃至于民间经济和生活,都会受到其影响。

    比如电线杆子这种东西,还有电线和开关,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全部由少府来制造?或者由工部帮着少府分担?

    想想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大明的面积有多大?需要的数量又是多少?工部和少府连灯泡的制造都想分到民间去弄,哪里又顾得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一旦将这些东西的制造分流到民间,那么民间又会产生一批用工热吧?工钱会上涨吧?百姓手里的崇祯宝钞会变得吧?

    民间的钱变得多了,流通的速度也就必然会加快,商品的流通也会随之加快,随之而来的就是物价上涨和更加庞大的用工热。

    除了这些之外,涉及到的方方面面还有很多,比如哪里该有发电站,线路怎么铺才能安全,电该怎么输送才能做到最优解,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都需要头疼。

    已经五十多岁的崇祯皇帝越发觉得这些破事儿让人闹心。

    然后大为不爽的崇祯皇帝就不想继续当这个皇帝了。

    再然后,一脸懵逼的朱慈就被崇祯皇帝拎到了乾清宫凭什么啊,你不想当这个皇帝了,就准备把我弄上皇位去头疼这些破事儿?你是不是打算带着母后和那些妃子跑出去旅游?

    尽管心里这么想着,朱慈最终还是没敢说出口,哪怕朱慈心里明白,这很可能就是事情的真相。

    至于说什么崇祯皇帝主动退位,让太子早早登基以熟悉政务之类的说法,朱慈打从心底就一万个不相信。

    然而不管朱慈信不信,反正崇祯皇帝自己是信了。

    望着跪在自己身前的朱慈,崇祯皇帝沉默了半晌之后才开口道:“朕接手你皇伯父传给朕的大明时,是一个千疮百孔摇摇欲坠的大明。

    朕将大明传给你的时候,是一个强横无匹,举世无敌,百姓安居乐业的大明,军、政、厂卫,朕都给你,让你真真正正的做一个大明天子,而不用担心朕这个太上皇会怎么样。

    朕以后的重心,会放在皇家学院那边,剩下的路,你要自己走,朕能扶你上马再送上一程,但是朕却不能替你做这个皇帝。

    朕今天之所以告诉你这些,是希望你能记住,有上一任的皇帝扶太子上位,会让权力的交接少了流血和冲突,这对于大明来说是一个尝试,朕希望你能延着这条路走下去。”

    朱慈俯身拜道:“是,儿臣记住了。”

    点了点头后,崇祯皇帝又道:“记着,皇帝的利益,是和百姓息息相关的,真正能够让你坐稳这个皇位的,不是勋贵大臣,也不是文臣武将,他们是你治理这个天下需要的人手,而不是你统治这个天下的基础。

    想要江山永固,你最大的基础就是百姓,百姓安则天下安,百姓乱则天下乱,历朝历代,莫不如是。

    想想汉孝景皇帝是如何对待百姓的,想想他的寝陵哪怕是百姓造反了都没有人侵犯,再想想盛唐是怎么灭亡的,再想想故宋是如何维持住了三百年的江山。

    这些事情,朕不告诉你具体的答案,皇史收集的史书上面都有记载,你跟在朕的身边处理政务也有接近二十年的时间,该看的你也都看过,该会的你也应该会了。

    实在是没有学会的那些,就需要你往后慢慢看,慢慢学,做太子和当皇帝是不一样的。”

    朱慈再次俯身拜道:“是,儿臣记下了。”

    再一次沉默了半晌之后,崇祯皇帝才开口道:“人之所以会惧怕皇权,是因为皇权的不受限制,予杀予生,予取予夺,尽乎于皇帝一心。

    越是到了高位,人就会看的越清楚,也就会越发的害怕,害怕自己会成为牺牲品。

    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就会想方设法的来限制皇权,然而皇权本身过大的权力,又会让人向往着皇权。

    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想要坐到皇位上面来。

    这个问题该如何解决,你自己思考吧,朕会在今年年底颁发禅位诏书,你自己准备好。”

    崇祯皇帝向来是个说话算话的人,基本上说要灭人满门,就不会放过一条狗。

    所以从第二天开始,崇祯皇帝基本上就不再处理政务,而是将所有的事情都扔给了朱慈去处理。

    这是一个很明显的信号,尤其是大明朝堂上的那些人精,更是看的明明白白。

    远在英格兰的张世泽也被拎回了大明,从张之极的手中接过了五军都督府大都督的位置张之极的年龄并没有比崇祯皇帝小到哪儿去,再支撑五军都督府,基本上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至于文官系统,变化倒不是特别大,毕竟卢象升的身体还算硬朗,再怎么样也能再支撑上几年,到时候首辅大臣怎么换,估计也是朱慈的事情,而不是崇祯皇帝要考虑的事情了。

    当时间到了崇祯三十七年年底的时候,崇祯皇帝就直接了当的颁发了退位诏书,连乾清宫都让给了朱慈,自己则是带着一众大小老婆们跑到了皇家学院附近住了下来。

    朱慈显然也对崇祯皇帝所说的那番话仔细琢磨了一番,最后得出来一个结论想要让人们不害怕皇权,最好的办法就是把皇权关在笼子里。

    登基之后的朱慈颁发的第一份诏书,就是限制了皇权。

    主生,不主死。

    死刑依旧没有废除,只是类似于废除了皇帝可以随意杀人的条例,而将判决和执行死刑的权力交给了法司,也就是大理寺,刑部,都察院。

    皇权则是保留了特赦的权利。

    当然,朱慈也没有蠢到将所有的后路全部都堵死,而是特意留下了几条。

    比如战争时期所有权力归于皇帝,比如再修改大明律就必须要经过皇帝首肯,这一类的条例基本上就是为了保护皇权而设立的。

    崇祯皇帝对此则是不置可否。

    自己的路已经走完了,大明到了现在这个样子,跟自己心中所设想的也基本上差不多了,更加美好的大明帝国应该是以后的皇帝所要操心的,而不是自己替后世孙子把所有事情都办好。

    自己也没那个本事,毕竟这个世界上不可能存在真正完美的制度,人力有时而穷,指望自己解决掉所有的问题,根本就不可能。

    皇位的交接顺利无比,朝臣们先是上书赞美了崇祯皇帝的伟大美德,然后再细数了一番崇祯皇帝的功绩,最后又恭喜朱慈成功上位,大明新旧两代皇帝就算是完成了交接。

    波澜不惊又再着一丝丝的理所当然。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只要这种禅位模式再来上这么几次,大明帝国以后的皇位交接就会形成一个固定模式。

    在这种模式下,每一任的太子都会如强汉时的太子一样,在登基之前先执掌一地以熟悉政务,最后再一步步的登顶。

    这就意味着,这样儿的太子在登基为帝之前,就已经积累了足够的经验,对于官场和军事都会有足够的了解,在民间也会有巨大的声望任何人也别想忽悠这样儿的皇帝。

    最为可怕的是,崇祯皇帝搞出来的这种禅位模式与强汉之时让太子先熟悉政务的模式还有很大的不同。

    强汉之时,早期的太子都很牛逼,而后来的皇帝一旦坑了,太子就会完蛋,甚至于出现幼主临朝的局面。

    然而大明帝国就算是出现了幼主临朝,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别管是外戚还是文臣,甚至于是军方,几方面互相掣肘之下,谁也别想把持朝政!

    朱慈对此是无比的羡慕,是真的羡慕!

    父皇可以任性到极致的颁发一份禅位诏书,将军权甚至于厂卫都直接了当的扔给自己,然而自己以后能不能达到父皇的水平?

    然而朱慈心里明白,崇祯皇帝之所以能够如此任性,是因为他不在乎,也不害怕。

    不在乎权力是不是在自己的手里,不在乎朝堂上的大臣是否认朱慈为皇帝,也不担心掌握了军权的朱慈会不会对自己不利。

    事实上,朱慈不敢。

    先不说朱慈心里根本就没有那种大逆不道的想法,就算有,朱慈也不敢表露出一丝一毫现在百姓们对于自己的认同,更多的还是因为自己是父皇指定的继承人,而不是自己有多么的得民心!

    而当崇祯皇帝退位之后,最为高兴的并不是朱慈,而是皇家学院的院正宋应星。

    宋应星的年经也已经不小了,下一任的接班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大概就会是那个叫做易星志的年轻人。

    然而人老心不老,宋应星打算趁着自己身体还算硬朗,好好的琢磨出些新东西,替大明再尽上一份力。

    而想要琢磨新东西,大概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崇祯皇帝更厉害了,毕竟从水泥到火枪火炮再到蒸汽机和电,这些东西的背后都有崇祯皇帝的影子。

    现在趁着崇祯皇帝还算是年轻,应该赶紧的多从陛下那里弄出些新的想法出来,最起码也要解决掉有线电报的问题才行。

    宋应星和崇祯皇帝想到一处去了。

    在崇祯皇帝看来,电灯这玩意都出现了,电报这种东西也该琢磨出来了,别管自己活着的时候能不能看到无线电和收音机这些玩意的出现,但是有线电报还是很有可能的嘛。

    然后崇祯皇帝就带着自己那些有线的理工科知识,一头扎进了皇家学院这所大坑。

    目标,有线电报。

    ps:今天献祭《大唐技师》《名著之旅》,另外,明天完结。

    再ps:因为酒引发一场战争,是欧洲真实的历史,只不过当时的主演是奥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