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噜咕噜。

    这里气泡冒出,又有水流汹涌澎湃地流过去。

    这些凶猛的水流,颜色是星蓝色的,点点星光点缀其中,很是炫目。

    咚隆一声,这一朵水流撞到了墙壁上,激发阵阵紫色之风,轻轻一碰后,没有任何的声音,就这么消失在风中里。

    空间之力,悄无声息,连元婴境修士也要闻之色变。

    像这么强大的墙壁,还有很多,这只是其中一个罢了。

    这座墙壁,壁上道纹密布,颜色很深,与深色的石墙搭配在一起,不是很显眼,不过胜在十分玄奥,仿佛从那一寸一纹中蕴含了小世界。

    这时一位白影出现在这殿宇之中,他先是观察道纹,再观察这些殿宇的建筑材料,还有里面的建筑结构。

    这些道纹都具有空间之力,而这些建筑就是空间之力的集合体,白染要学习的便是如何掌握这种构建空间之力的力量。

    只是,这种东西都太高级了,放在一起就有强大的力量,在里面待上一息时间,瞳力就飞速下跌,感觉大道之威盖压天地,令人喘不过气了。

    不一会儿,白染就醒了,然后又闭上双目开始静修。

    待双瞳恢复,白染就运转符运算经,模拟一方空间,进入到自己模拟的语法海洋。

    当然,这模拟的语法海洋与符术构建的海洋世界相差十万八千里,只是白染用来了解一下是否有遗漏的地方,回头再去详细体悟一遍。

    如此一来,符术海洋与无中生有和模拟空间,三者结合相用,进展神速,平均每天都能解出两条高级空间语法。

    这一片殿宇,别看简单,不止是建筑结构,还有那些景致的摆放,都大有讲究,每一步就是一道空间景象。

    这种景象虽然说相同之处甚多,不过其细微之处的不同,却让空间之力质变,变得十分坚固。

    一步一景,白染越是领悟,就越是感觉到设计者的巧妙构思,让自己大开眼界,冥冥中看到了空间之力似乎在符文的摆布下变得有灵性,具有大恐怖之能。

    又是一年后,白染才睁开眼,双瞳精芒闪烁。

    这时,白染双瞳大亮,目光直透此膜,看见这一层膜里面,层层叠叠的空间符文,一环扣一环,还有的隔离开来。

    刷!

    瞬间的,一万空间符文凭空消失,此膜当即变亮,各种符文组合发光,开始自主修补,十分飞快,瞬间一万符文,刹那间就补了上来。

    白染脸上没有意外之色,早就意料到了。

    这一层排斥膜的自主修复能力最高可达瞬息四万,以白染现在的瞳力还无法破除。

    而且,这些符文搭配得十分合理,后手有十几套方案,一但突发事故,百分之四十的符文组合都有自主全局修补之能,让那些暴力破解之人无处施展。

    而白染,也只是解出其中一点方法而已,因为里面还有大量的四级符文和五级符文,只要白染没有学过,就无法知晓里面蕴含的语法奥义,也就不知道这一东西是如何组成的。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白染就没有办法。

    只见白染继续破解着,同时右手一动,一股早已积攒好的暗劲,再配合手掌的掌纹之力,大道加持,一掌推过去,同时加以符术消弭,一瞬间集中到一处薄弱之点。

    这一掌,没有滔天彻地的声威,却是让人血气静止,仿佛窒息。

    咔嚓。

    那一片隐形的膜,已经裂开了一道裂痕。

    霎时间,那一处的符文凭空消失,使之防御出现一刹那的失效,再是蛮力无隙接上,暴力轰击,所以白染打出了一道蛛网状的裂缝。

    并且,非大道不可破。

    因为,掌纹之力还在作用,大道轰鸣,蛮力暗生,透过那一点,向着内部四面传开,震灭大片大片的符文,数量几十万不止。

    也是这时,白染小腿一压一弹,如炮弹般强行撞进去。

    这一排斥隐形膜本就处于一个极限状态,被白染这一撞,排斥膜顿时崩解。

    这一切,都是发生在一刹那之中,可谓是电光火石。

    白染冲进去,毫无意外,塔灵再次震动,大片空间符文抖亮,一片片空间之力包裹他,要把他传走。

    这一次,白染不再被动,主动出击,符术消弭继续发动,把里面认识的符文统统扫灭,同时,白染神念一动,把此行的想法传达到塔灵那里,希望它告诉白染进入星辰网络的方法。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此塔已通灵,肯定能听得懂人话,所以白染才孜孜不倦地入侵骚扰。

    然而,塔灵依旧要驱赶,很是无情,那一抹空间之力更浓,如果说刚才是涓涓细流,现在便是滔滔江河,从天倒灌而下,直接把白染冲出去了。

    白染被赶出来后,也不气馁,静静恢复,打算就这样耗下去。

    因为,通灵的器灵可不比那些冷漠的符文器灵,此宝塔如此超然,定然拥有了自主思考的智慧了,已经挣脱了符文程序的智慧限制。

    因为,白染就做过人工智能,知道这些设计者都会为其设下智慧限制,程序会不定时肃清一些智慧数据,以防产生真正的通灵智慧,凌驾于符文的程序之上。

    那时会变得不可控,而白染认为此塔已通灵,有机可趁,应该不会被符文程序设定的套路左右思维。

    轰隆。

    白染冲进去了,十分狂野,又一次把念头传给器灵。

    每一次,白染都被赶了出来,非常狼狈。

    渐渐的,白染闯多了,就发现了一些猫腻。

    “塔灵,你还没有突破智慧限制吧。”

    这一次,白染撞了进去,不提星辰网络,反而换了一句。

    也是这时,塔灵的空间之力一滞,然后就不再停滞,继续冲向白染。

    白染见此,目光一亮,暗道果然如此。

    原来,此塔的符文程序设计得十分严密,竟连这座万古不朽的塔灵至今都没有突破智慧限制。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一座塔灵的通灵程度已到了极点,只差突破限制,从此就可以自由高飞,不被条条框框所限制。

    “我助你通灵!”白染被赶出的刹那,把这一神念递了过去。

    然后,白染就出到了外面,也不知道塔灵是否同意了。

    白染思量着,它只要不傻,估计都会答应了。

    接下来,就是证明自己是否有能力了,不然此塔灵是不会买账的。

    (未完待续。)     咕噜咕噜。

    这里气泡冒出,又有水流汹涌澎湃地流过去。

    这些凶猛的水流,颜色是星蓝色的,点点星光点缀其中,很是炫目。

    咚隆一声,这一朵水流撞到了墙壁上,激发阵阵紫色之风,轻轻一碰后,没有任何的声音,就这么消失在风中里。

    空间之力,悄无声息,连元婴境修士也要闻之色变。

    像这么强大的墙壁,还有很多,这只是其中一个罢了。

    这座墙壁,壁上道纹密布,颜色很深,与深色的石墙搭配在一起,不是很显眼,不过胜在十分玄奥,仿佛从那一寸一纹中蕴含了小世界。

    这时一位白影出现在这殿宇之中,他先是观察道纹,再观察这些殿宇的建筑材料,还有里面的建筑结构。

    这些道纹都具有空间之力,而这些建筑就是空间之力的集合体,白染要学习的便是如何掌握这种构建空间之力的力量。

    只是,这种东西都太高级了,放在一起就有强大的力量,在里面待上一息时间,瞳力就飞速下跌,感觉大道之威盖压天地,令人喘不过气了。

    不一会儿,白染就醒了,然后又闭上双目开始静修。

    待双瞳恢复,白染就运转符运算经,模拟一方空间,进入到自己模拟的语法海洋。

    当然,这模拟的语法海洋与符术构建的海洋世界相差十万八千里,只是白染用来了解一下是否有遗漏的地方,回头再去详细体悟一遍。

    如此一来,符术海洋与无中生有和模拟空间,三者结合相用,进展神速,平均每天都能解出两条高级空间语法。

    这一片殿宇,别看简单,不止是建筑结构,还有那些景致的摆放,都大有讲究,每一步就是一道空间景象。

    这种景象虽然说相同之处甚多,不过其细微之处的不同,却让空间之力质变,变得十分坚固。

    一步一景,白染越是领悟,就越是感觉到设计者的巧妙构思,让自己大开眼界,冥冥中看到了空间之力似乎在符文的摆布下变得有灵性,具有大恐怖之能。

    又是一年后,白染才睁开眼,双瞳精芒闪烁。

    这时,白染双瞳大亮,目光直透此膜,看见这一层膜里面,层层叠叠的空间符文,一环扣一环,还有的隔离开来。

    刷!

    瞬间的,一万空间符文凭空消失,此膜当即变亮,各种符文组合发光,开始自主修补,十分飞快,瞬间一万符文,刹那间就补了上来。

    白染脸上没有意外之色,早就意料到了。

    这一层排斥膜的自主修复能力最高可达瞬息四万,以白染现在的瞳力还无法破除。

    而且,这些符文搭配得十分合理,后手有十几套方案,一但突发事故,百分之四十的符文组合都有自主全局修补之能,让那些暴力破解之人无处施展。

    而白染,也只是解出其中一点方法而已,因为里面还有大量的四级符文和五级符文,只要白染没有学过,就无法知晓里面蕴含的语法奥义,也就不知道这一东西是如何组成的。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白染就没有办法。

    只见白染继续破解着,同时右手一动,一股早已积攒好的暗劲,再配合手掌的掌纹之力,大道加持,一掌推过去,同时加以符术消弭,一瞬间集中到一处薄弱之点。

    这一掌,没有滔天彻地的声威,却是让人血气静止,仿佛窒息。

    咔嚓。

    那一片隐形的膜,已经裂开了一道裂痕。

    霎时间,那一处的符文凭空消失,使之防御出现一刹那的失效,再是蛮力无隙接上,暴力轰击,所以白染打出了一道蛛网状的裂缝。

    并且,非大道不可破。

    因为,掌纹之力还在作用,大道轰鸣,蛮力暗生,透过那一点,向着内部四面传开,震灭大片大片的符文,数量几十万不止。

    也是这时,白染小腿一压一弹,如炮弹般强行撞进去。

    这一排斥隐形膜本就处于一个极限状态,被白染这一撞,排斥膜顿时崩解。

    这一切,都是发生在一刹那之中,可谓是电光火石。

    白染冲进去,毫无意外,塔灵再次震动,大片空间符文抖亮,一片片空间之力包裹他,要把他传走。

    这一次,白染不再被动,主动出击,符术消弭继续发动,把里面认识的符文统统扫灭,同时,白染神念一动,把此行的想法传达到塔灵那里,希望它告诉白染进入星辰网络的方法。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此塔已通灵,肯定能听得懂人话,所以白染才孜孜不倦地入侵骚扰。

    然而,塔灵依旧要驱赶,很是无情,那一抹空间之力更浓,如果说刚才是涓涓细流,现在便是滔滔江河,从天倒灌而下,直接把白染冲出去了。

    白染被赶出来后,也不气馁,静静恢复,打算就这样耗下去。

    因为,通灵的器灵可不比那些冷漠的符文器灵,此宝塔如此超然,定然拥有了自主思考的智慧了,已经挣脱了符文程序的智慧限制。

    因为,白染就做过人工智能,知道这些设计者都会为其设下智慧限制,程序会不定时肃清一些智慧数据,以防产生真正的通灵智慧,凌驾于符文的程序之上。

    那时会变得不可控,而白染认为此塔已通灵,有机可趁,应该不会被符文程序设定的套路左右思维。

    轰隆。

    白染冲进去了,十分狂野,又一次把念头传给器灵。

    每一次,白染都被赶了出来,非常狼狈。

    渐渐的,白染闯多了,就发现了一些猫腻。

    “塔灵,你还没有突破智慧限制吧。”

    这一次,白染撞了进去,不提星辰网络,反而换了一句。

    也是这时,塔灵的空间之力一滞,然后就不再停滞,继续冲向白染。

    白染见此,目光一亮,暗道果然如此。

    原来,此塔的符文程序设计得十分严密,竟连这座万古不朽的塔灵至今都没有突破智慧限制。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一座塔灵的通灵程度已到了极点,只差突破限制,从此就可以自由高飞,不被条条框框所限制。

    “我助你通灵!”白染被赶出的刹那,把这一神念递了过去。

    然后,白染就出到了外面,也不知道塔灵是否同意了。

    白染思量着,它只要不傻,估计都会答应了。

    接下来,就是证明自己是否有能力了,不然此塔灵是不会买账的。

    (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