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布内在犹大王面前夸下了海口——要亲去便雅悯之地:说动扫罗的族弟兄都齐来遵奉大卫号令。

    于是第二天就辞别了南国诸人,只带了巴拿、利奇布等二十余骑,匆匆启程。一路志得意满,满心欢喜:大卫待人宽厚,鲜计人过……早知这么容易就保得了后半生富贵,也不用费尽力气招募什么“耶布斯五鹰”,还在示剑与犹大守军厮杀了一场,双方白白送了不少人命……太无必要!

    巴拿说道:“元帅甚是识人——料到大卫仁厚,宽以待人。如果一早知道是这样皆大欢喜的结果,兄弟们也不用在示剑徒然辛苦一回……”

    利奇布也说道:“就是!还赔上了多益兄弟一条性命……”

    阿布内笑道:“世人各安天命!我们的寿数、疆界,凡所能成的事……上天都已经定好了!那是强求不来的……多益命当如此。”

    正闲聊间,前方山坳忽地转出近百人马。这些人跑得甚急,转眼已到跟前。阿布内一看领兵将官都是老相识:却是迎面撞上了约押、阿比塞。

    他想到阿瑟黑之死实与自己脱不了干系,真是冤家路窄,偏偏遇上了这哥俩——阿布内虽得大卫当众裂地封侯,但在这荒郊野外碰上了对头,不免要留上几分戒心……

    不曾想约押却和颜悦色,迎上施礼说道:“末将奉王命,有机密事在此奉告侯爵。”

    阿布内看他谦恭有礼,一副下属对待上司的模样。丝毫不似寻仇索命的煞星。已放心了大半!于是试探问道:“将军平时驻守示剑。怎会收到王命。要在这路上传命本侯?”

    约押下马答道:“我王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几天前就已料到侯爵有要事公干,必路经此地!又因此事关系重大,为了不惹人眼目,特地飞鸽传书,令我这驻外武将把机密转告侯爵,不得有误!”

    阿布内听他说得郑重,不敢怠慢。悄声问道:“何事这等要紧?须得这般大费周章?”

    约押压低了嗓子,说道:“确是十分紧要!我王信上说得明白,这事只能出我口,入侯爵之耳,不得再有第三人知晓。还请侯爵附耳过来,末将转述王命……”

    阿布内素知大卫常有出人意表的妙计良策——当初火牛阵踹破敌营,解示罗之围,更有后来轻骑夜袭非利士重镇:迦萨、亚实基伦,解了利乏音谷之困……此刻听约押这般煞有介事,连忙下马走近。也压低了嗓门道:“将军请说……”

    众兵将见他二人相距不过两、三尺,阿布内却还在不断就近。一边嘀咕:“你说什么?大声点……我听不清……”

    两人几乎已面贴面了,蓦地一声闷哼!约押左臂环抱阿布内头颈,手掌将他口鼻捂住。同时右手摸出腰间匕首,迅疾无伦的捅进对方心窝!

    阿布内猝不及防——两人靠得既近,约押又伪装得极好!北国元帅全没料到他满脸堆笑、毕恭毕敬之下竟会包藏祸心,痛下杀手!

    利刃穿心,阿布内立时毙命!这镇北侯也才当了几天……巴拿、利奇布见状大惊,心知众寡悬殊,不敢白刃相向,叫道:“不好!弟兄们快走,别在此枉送了性命!”二十余骑纷纷夺路狂奔,逃归夏琐。

    阿比塞也不引兵追赶。约押向天喊道:“老黑英灵护佑——让我手刃此贼!”

    原来约押、阿比塞哀痛阿瑟黑惨死。昼夜思想要为兄弟报仇——在示剑厉兵秣马、操练士卒,急欲兴兵北伐。只是未得大卫之命,不敢擅自出征,两人急不可耐,每天派出快马往返希伯仑、示剑之间。这一日却得到消息:犹大王礼敬北国来使,遣兵护送使臣北去,显有收抚北部各派之意。

    二人复仇心切,情知大卫生性仁慈厌战,一旦南北双方和气收场——与阿布内便是一殿称臣,那时再想为兄弟报仇,已不合时宜。于是两人率领数十亲信,并不声张,潜至希伯仑附近。得到城中细作回报:犹大王当众敕封阿布内为镇北侯,令他前往便雅悯……约押深知复仇良机就在眼前,稍纵即逝。

    他对这周边地理山川甚为熟悉,领兵在阿布内的必经之路上等候,果然守个正着——二将见罪魁元凶已经伏诛,也不愿多伤人命。把阿布内尸首驮在马上,径直到了希伯仑城中。他们明白:违抗君命,也是重罪——还好手足深仇已报,就算王要开刀问罪,也无怨无悔了……

    大卫正与迦得、亚比亚瑟、比拿亚商讨如何统管十二支派,建立一个强大的以色列帝国。突然传令官进来说道:“启禀我王!示剑守将约押、阿比塞求见……他们……他们还……还带回了镇北侯……不过……侯爵已死……”

    在座诸人都吃了一惊!大卫也颇觉蹊跷,令道:“快请进来!究竟出了何事?!”

    须臾间,约押、阿比塞阔步来到堂上。参见礼毕,大卫便问道:“你二人不在示剑驻防,未经宣召,擅离职守,来此做甚?”

    约押坦然答道:“请我王降罪!我二人不但自作主张离了示剑,还杀了阿布内!数罪并罚,军法不容!”

    大卫看他直承不讳,毫不隐瞒,冷冷说道:“你自恃功高……就可以随心所欲?以为本王不敢杀你吗?”

    约押答道:“末将自知罪重,有死而已!但此事与阿比塞无关——恳请君王只杀我一人!”

    大卫怒道:“约押目无军法,无视王权!给我推出去……斩首示众,以正典刑!阿比塞知情不报,知法犯法!视为同罪,一起斩了!”

    亚比亚瑟、比拿亚急忙求道:“我王息怒!约押、阿比塞虽然抗了王命,全是为了要报黑将军之仇!念他俩跟随我主多年,劳苦功高,还望免其一死……”

    迦得长老等人也一同求情。大卫见一干文武跪了一地,苦苦哀求——其实本心也不愿就此斩了爱将,只不过要挫挫他们的骄横之气,免得以后更加目空一切、任意妄为……(未完待续。。)     阿布内在犹大王面前夸下了海口——要亲去便雅悯之地:说动扫罗的族弟兄都齐来遵奉大卫号令。

    于是第二天就辞别了南国诸人,只带了巴拿、利奇布等二十余骑,匆匆启程。一路志得意满,满心欢喜:大卫待人宽厚,鲜计人过……早知这么容易就保得了后半生富贵,也不用费尽力气招募什么“耶布斯五鹰”,还在示剑与犹大守军厮杀了一场,双方白白送了不少人命……太无必要!

    巴拿说道:“元帅甚是识人——料到大卫仁厚,宽以待人。如果一早知道是这样皆大欢喜的结果,兄弟们也不用在示剑徒然辛苦一回……”

    利奇布也说道:“就是!还赔上了多益兄弟一条性命……”

    阿布内笑道:“世人各安天命!我们的寿数、疆界,凡所能成的事……上天都已经定好了!那是强求不来的……多益命当如此。”

    正闲聊间,前方山坳忽地转出近百人马。这些人跑得甚急,转眼已到跟前。阿布内一看领兵将官都是老相识:却是迎面撞上了约押、阿比塞。

    他想到阿瑟黑之死实与自己脱不了干系,真是冤家路窄,偏偏遇上了这哥俩——阿布内虽得大卫当众裂地封侯,但在这荒郊野外碰上了对头,不免要留上几分戒心……

    不曾想约押却和颜悦色,迎上施礼说道:“末将奉王命,有机密事在此奉告侯爵。”

    阿布内看他谦恭有礼,一副下属对待上司的模样。丝毫不似寻仇索命的煞星。已放心了大半!于是试探问道:“将军平时驻守示剑。怎会收到王命。要在这路上传命本侯?”

    约押下马答道:“我王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几天前就已料到侯爵有要事公干,必路经此地!又因此事关系重大,为了不惹人眼目,特地飞鸽传书,令我这驻外武将把机密转告侯爵,不得有误!”

    阿布内听他说得郑重,不敢怠慢。悄声问道:“何事这等要紧?须得这般大费周章?”

    约押压低了嗓子,说道:“确是十分紧要!我王信上说得明白,这事只能出我口,入侯爵之耳,不得再有第三人知晓。还请侯爵附耳过来,末将转述王命……”

    阿布内素知大卫常有出人意表的妙计良策——当初火牛阵踹破敌营,解示罗之围,更有后来轻骑夜袭非利士重镇:迦萨、亚实基伦,解了利乏音谷之困……此刻听约押这般煞有介事,连忙下马走近。也压低了嗓门道:“将军请说……”

    众兵将见他二人相距不过两、三尺,阿布内却还在不断就近。一边嘀咕:“你说什么?大声点……我听不清……”

    两人几乎已面贴面了,蓦地一声闷哼!约押左臂环抱阿布内头颈,手掌将他口鼻捂住。同时右手摸出腰间匕首,迅疾无伦的捅进对方心窝!

    阿布内猝不及防——两人靠得既近,约押又伪装得极好!北国元帅全没料到他满脸堆笑、毕恭毕敬之下竟会包藏祸心,痛下杀手!

    利刃穿心,阿布内立时毙命!这镇北侯也才当了几天……巴拿、利奇布见状大惊,心知众寡悬殊,不敢白刃相向,叫道:“不好!弟兄们快走,别在此枉送了性命!”二十余骑纷纷夺路狂奔,逃归夏琐。

    阿比塞也不引兵追赶。约押向天喊道:“老黑英灵护佑——让我手刃此贼!”

    原来约押、阿比塞哀痛阿瑟黑惨死。昼夜思想要为兄弟报仇——在示剑厉兵秣马、操练士卒,急欲兴兵北伐。只是未得大卫之命,不敢擅自出征,两人急不可耐,每天派出快马往返希伯仑、示剑之间。这一日却得到消息:犹大王礼敬北国来使,遣兵护送使臣北去,显有收抚北部各派之意。

    二人复仇心切,情知大卫生性仁慈厌战,一旦南北双方和气收场——与阿布内便是一殿称臣,那时再想为兄弟报仇,已不合时宜。于是两人率领数十亲信,并不声张,潜至希伯仑附近。得到城中细作回报:犹大王当众敕封阿布内为镇北侯,令他前往便雅悯……约押深知复仇良机就在眼前,稍纵即逝。

    他对这周边地理山川甚为熟悉,领兵在阿布内的必经之路上等候,果然守个正着——二将见罪魁元凶已经伏诛,也不愿多伤人命。把阿布内尸首驮在马上,径直到了希伯仑城中。他们明白:违抗君命,也是重罪——还好手足深仇已报,就算王要开刀问罪,也无怨无悔了……

    大卫正与迦得、亚比亚瑟、比拿亚商讨如何统管十二支派,建立一个强大的以色列帝国。突然传令官进来说道:“启禀我王!示剑守将约押、阿比塞求见……他们……他们还……还带回了镇北侯……不过……侯爵已死……”

    在座诸人都吃了一惊!大卫也颇觉蹊跷,令道:“快请进来!究竟出了何事?!”

    须臾间,约押、阿比塞阔步来到堂上。参见礼毕,大卫便问道:“你二人不在示剑驻防,未经宣召,擅离职守,来此做甚?”

    约押坦然答道:“请我王降罪!我二人不但自作主张离了示剑,还杀了阿布内!数罪并罚,军法不容!”

    大卫看他直承不讳,毫不隐瞒,冷冷说道:“你自恃功高……就可以随心所欲?以为本王不敢杀你吗?”

    约押答道:“末将自知罪重,有死而已!但此事与阿比塞无关——恳请君王只杀我一人!”

    大卫怒道:“约押目无军法,无视王权!给我推出去……斩首示众,以正典刑!阿比塞知情不报,知法犯法!视为同罪,一起斩了!”

    亚比亚瑟、比拿亚急忙求道:“我王息怒!约押、阿比塞虽然抗了王命,全是为了要报黑将军之仇!念他俩跟随我主多年,劳苦功高,还望免其一死……”

    迦得长老等人也一同求情。大卫见一干文武跪了一地,苦苦哀求——其实本心也不愿就此斩了爱将,只不过要挫挫他们的骄横之气,免得以后更加目空一切、任意妄为……(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