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等你爸回来,让他请一天假在家里陪你。”妈妈下定决心。

    这个……

    有点抱歉对妈妈撒谎,但是又不能完全对妈妈坦白。

    屏着呼吸,最终嗯了一声。

    反正今天妈妈没有吵着要去找行李,这就够了!

    等一会儿抽空给班长打个电话,让她帮忙顺道去杜向晨的家里把行李搬回来。

    估计这样,也就没什么事情了吧?

    “妈,我累了,我先去休息了。”说罢,站起来便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回到了房间,立马拿起电话给班长拨出去。

    不过,班长没有接电话。

    也许是班长有事情,没有听见吧?

    仰面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的灯,轻叹一声。

    真是的,为什么这么多事情都让人心烦呢?

    嗡嗡嗡……

    突然,被扔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开始疯狂地震动起来。

    腾地从床上坐起来,捡起手机一看,却不是班长的电话。

    立马撅起嘴,不情不愿地接起了电话。

    “喂,哪位啊?”无精打采地问道。

    电话那边,一个声音传过来,“你怎么了?刚才爽不爽?”

    这是……杜向晨?

    杜向晨怎么会知道她的电话号码呢?

    “什么爽不爽?”为什么杜向晨会问这个问题?

    有什么可爽的?是妈妈要陪她一起去取行李?

    可是这有什么可爽的,再说了,妈妈说要陪她一起去取行李,这件事杜向晨又怎么会知道!

    “就是那家伙不是让你在保证书上面签字吗?怎么样?”杜向晨嘻嘻一笑,得意地说。

    原来!

    惊讶地低头看了眼手机屏幕上显示的一串陌生号码,“是你让他来的?”

    “对啊,不然你以为呢?”杜向晨嗯了一声,反问。

    也是,除了杜向晨以外,也没有谁会帮助她了。

    一时间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人家杜向晨这么帮助自己,可自己呢?现在连杜向晨的助理怕是也要做不成了。

    不然,还是给妈妈坦白吧?

    就说是杜向晨帮了自己对付张宇柯的,说不定妈妈会觉得杜向晨是个好人,就同意了呢?

    想到这里,轻轻呼出一口浊气,“晨哥,我回家了,我的行李先放在你那里,我这几天有空再过去取。”

    “你不是不肯回家吗?”杜向晨轻笑一声。

    刚开始是不打算回家的,可现在毕业证和学位证都已经拿到了,所以也没有理由不回家了。

    “晨哥,做助理的事情,恐怕得过段时间再说了,我妈似乎不太同意。”想了好半天,最后还是对杜向晨坦白。

    毕竟自己答应了杜向晨,可现在事情发生了变化,还是得知会杜向晨一声的。

    “对了,过几天周末了,我会请你到家里来一趟的,到时候你一定要来啊!”没等杜向晨说话,优优率先邀请。

    虽然说父母不同意自己做助理,但是好歹自己的父母也是通情达理的人。

    杜向晨帮自己拿回了毕业证和学位证,而且还让张宇柯主动来给自己道歉,这些事情是得好好感谢一下他的。

    杜向晨有些惊讶,似乎并没有做好准备,“什么!”

    当年他和自己的女朋友热恋的时候,也没有去过女朋友的家里。

    现在只是跟这个小丫头见了几次面,她倒是邀请自己去家里了!

    “怎么?你不同意啊?”苦涩一笑,问道。

    杜向晨立马否认,“不是,只是没有想到,你还会邀请我去你的家里!”

    “你这么帮我,我本来就应该邀请你来家里玩的,更何况,我爸妈也会很感激你的。”听杜向晨这么说,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挂断电话,穿上拖鞋走出卧室。

    这时候妈妈正靠在沙发上看电视。

    说是看电视,其实妈妈是在发呆,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估计应该是和今天发生的事情有关吧。

    “妈,我要跟你说一件事情。”坐在妈妈的旁边,认真地看向妈妈,郑重说道。

    妈妈诧异地转过头,对上优优的眸子,等着她说话。

    “我能拿回学位证,其实是多亏了一个男生。”不好意思地错开妈妈的视线,垂头看着自己的手,不禁有点脸红耳热起来。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值得害羞的事情,但不知道为什么,见妈妈那样看着自己,就是觉得很害羞。

    可能是因为自己从来没有跟什么男生打过交道吧。

    “男生?”妈妈看着自己女儿一脸娇羞,当下警惕起来。

    点了点头,“这个男生说我可以要去做声优,所以帮我去给校长揭发了张宇柯的事情,校长才会把毕业证和学位证发给我的。”

    “什么男生?这个男生是做什么的?”妈妈开始盘根问底。

    就知道妈妈会问这些,有了心理准备,便说道,“他叫杜向晨,是一家配音公司的修音师,自己开了家工作室。”

    好像除了这些,自己对他便一无所知了。

    “就这些?他父母是做什么的?他的公司叫什么?”妈妈一脸不屑,已经断定这个男生不是什么好人了。

    优优被问得无话可说,唇瓣蠕了蠕,还是不知道如何回答。

    无奈地摇头,“好了,你不知道就算了,那你把这个男生请到家里吧,既然是他帮了你,那我们就感谢感谢他。”

    奇怪地抬起头看向妈妈,越发觉得这个决定有些草率了。

    妈妈怎么会这么轻易就答应了呢?

    该不会是什么鸿门宴吧?

    该不会……

    “妈,我跟这个杜向晨一点关系都没有,不是男女朋友,我也不喜欢他,你知道我喜欢华生若飞的。”优优立马紧张地开始澄清。

    可不能被妈妈误会,一旦被妈妈误会了,那到时候等杜向晨被邀请到了家里,结果可能会惨不忍睹。

    妈妈看着优优紧张的表情,一时间有点好笑。

    自己这个女儿有时候还真是让人恨不起来。

    “好,我知道了,妈妈真的只是想请他来家里感谢一下。”妈妈伸手摸着优优的头发,坦然地应道。

    还好,得到了妈妈的回答,也算是吃了一颗定心丸。

    点了点头,回到卧室里,便给杜向晨打电话。

    “又怎么了?”杜向晨似乎有点不情愿再听到她的声音。

    优优冷哼一声,“我妈说了,要我邀请你,明天来家里吃顿饭,感谢你帮我。”

    “什么!”杜向晨越发惊讶。

    忍笑地道,“怎么?不敢来吗?”

    这个杜向晨也有怕的时候啊!

    “晨哥,真的很感谢你能帮我,说真的,如果不是你,我现在可能有家不能回了。”没等杜向晨回答,认真地说道。

    虽然说对于别人来说,这点事情根本不算什么,但对于自己而言,毕业证和学位证是头等重要的大事情。

    电话另一边,杜向晨嗯了一声,“我知道了,明天我顺便把你的行李箱给你送过来吧。”

    说罢,便挂断了电话。

    杜向晨转眸看着自己身边坐着的肖译,歪头道,“怎么样?我的无名大英雄,这样的结果你可满意?”

yunyuedu5(云阅读网)!!
    “这样,等你爸回来,让他请一天假在家里陪你。”妈妈下定决心。

    这个……

    有点抱歉对妈妈撒谎,但是又不能完全对妈妈坦白。

    屏着呼吸,最终嗯了一声。

    反正今天妈妈没有吵着要去找行李,这就够了!

    等一会儿抽空给班长打个电话,让她帮忙顺道去杜向晨的家里把行李搬回来。

    估计这样,也就没什么事情了吧?

    “妈,我累了,我先去休息了。”说罢,站起来便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回到了房间,立马拿起电话给班长拨出去。

    不过,班长没有接电话。

    也许是班长有事情,没有听见吧?

    仰面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的灯,轻叹一声。

    真是的,为什么这么多事情都让人心烦呢?

    嗡嗡嗡……

    突然,被扔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开始疯狂地震动起来。

    腾地从床上坐起来,捡起手机一看,却不是班长的电话。

    立马撅起嘴,不情不愿地接起了电话。

    “喂,哪位啊?”无精打采地问道。

    电话那边,一个声音传过来,“你怎么了?刚才爽不爽?”

    这是……杜向晨?

    杜向晨怎么会知道她的电话号码呢?

    “什么爽不爽?”为什么杜向晨会问这个问题?

    有什么可爽的?是妈妈要陪她一起去取行李?

    可是这有什么可爽的,再说了,妈妈说要陪她一起去取行李,这件事杜向晨又怎么会知道!

    “就是那家伙不是让你在保证书上面签字吗?怎么样?”杜向晨嘻嘻一笑,得意地说。

    原来!

    惊讶地低头看了眼手机屏幕上显示的一串陌生号码,“是你让他来的?”

    “对啊,不然你以为呢?”杜向晨嗯了一声,反问。

    也是,除了杜向晨以外,也没有谁会帮助她了。

    一时间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人家杜向晨这么帮助自己,可自己呢?现在连杜向晨的助理怕是也要做不成了。

    不然,还是给妈妈坦白吧?

    就说是杜向晨帮了自己对付张宇柯的,说不定妈妈会觉得杜向晨是个好人,就同意了呢?

    想到这里,轻轻呼出一口浊气,“晨哥,我回家了,我的行李先放在你那里,我这几天有空再过去取。”

    “你不是不肯回家吗?”杜向晨轻笑一声。

    刚开始是不打算回家的,可现在毕业证和学位证都已经拿到了,所以也没有理由不回家了。

    “晨哥,做助理的事情,恐怕得过段时间再说了,我妈似乎不太同意。”想了好半天,最后还是对杜向晨坦白。

    毕竟自己答应了杜向晨,可现在事情发生了变化,还是得知会杜向晨一声的。

    “对了,过几天周末了,我会请你到家里来一趟的,到时候你一定要来啊!”没等杜向晨说话,优优率先邀请。

    虽然说父母不同意自己做助理,但是好歹自己的父母也是通情达理的人。

    杜向晨帮自己拿回了毕业证和学位证,而且还让张宇柯主动来给自己道歉,这些事情是得好好感谢一下他的。

    杜向晨有些惊讶,似乎并没有做好准备,“什么!”

    当年他和自己的女朋友热恋的时候,也没有去过女朋友的家里。

    现在只是跟这个小丫头见了几次面,她倒是邀请自己去家里了!

    “怎么?你不同意啊?”苦涩一笑,问道。

    杜向晨立马否认,“不是,只是没有想到,你还会邀请我去你的家里!”

    “你这么帮我,我本来就应该邀请你来家里玩的,更何况,我爸妈也会很感激你的。”听杜向晨这么说,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挂断电话,穿上拖鞋走出卧室。

    这时候妈妈正靠在沙发上看电视。

    说是看电视,其实妈妈是在发呆,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估计应该是和今天发生的事情有关吧。

    “妈,我要跟你说一件事情。”坐在妈妈的旁边,认真地看向妈妈,郑重说道。

    妈妈诧异地转过头,对上优优的眸子,等着她说话。

    “我能拿回学位证,其实是多亏了一个男生。”不好意思地错开妈妈的视线,垂头看着自己的手,不禁有点脸红耳热起来。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值得害羞的事情,但不知道为什么,见妈妈那样看着自己,就是觉得很害羞。

    可能是因为自己从来没有跟什么男生打过交道吧。

    “男生?”妈妈看着自己女儿一脸娇羞,当下警惕起来。

    点了点头,“这个男生说我可以要去做声优,所以帮我去给校长揭发了张宇柯的事情,校长才会把毕业证和学位证发给我的。”

    “什么男生?这个男生是做什么的?”妈妈开始盘根问底。

    就知道妈妈会问这些,有了心理准备,便说道,“他叫杜向晨,是一家配音公司的修音师,自己开了家工作室。”

    好像除了这些,自己对他便一无所知了。

    “就这些?他父母是做什么的?他的公司叫什么?”妈妈一脸不屑,已经断定这个男生不是什么好人了。

    优优被问得无话可说,唇瓣蠕了蠕,还是不知道如何回答。

    无奈地摇头,“好了,你不知道就算了,那你把这个男生请到家里吧,既然是他帮了你,那我们就感谢感谢他。”

    奇怪地抬起头看向妈妈,越发觉得这个决定有些草率了。

    妈妈怎么会这么轻易就答应了呢?

    该不会是什么鸿门宴吧?

    该不会……

    “妈,我跟这个杜向晨一点关系都没有,不是男女朋友,我也不喜欢他,你知道我喜欢华生若飞的。”优优立马紧张地开始澄清。

    可不能被妈妈误会,一旦被妈妈误会了,那到时候等杜向晨被邀请到了家里,结果可能会惨不忍睹。

    妈妈看着优优紧张的表情,一时间有点好笑。

    自己这个女儿有时候还真是让人恨不起来。

    “好,我知道了,妈妈真的只是想请他来家里感谢一下。”妈妈伸手摸着优优的头发,坦然地应道。

    还好,得到了妈妈的回答,也算是吃了一颗定心丸。

    点了点头,回到卧室里,便给杜向晨打电话。

    “又怎么了?”杜向晨似乎有点不情愿再听到她的声音。

    优优冷哼一声,“我妈说了,要我邀请你,明天来家里吃顿饭,感谢你帮我。”

    “什么!”杜向晨越发惊讶。

    忍笑地道,“怎么?不敢来吗?”

    这个杜向晨也有怕的时候啊!

    “晨哥,真的很感谢你能帮我,说真的,如果不是你,我现在可能有家不能回了。”没等杜向晨回答,认真地说道。

    虽然说对于别人来说,这点事情根本不算什么,但对于自己而言,毕业证和学位证是头等重要的大事情。

    电话另一边,杜向晨嗯了一声,“我知道了,明天我顺便把你的行李箱给你送过来吧。”

    说罢,便挂断了电话。

    杜向晨转眸看着自己身边坐着的肖译,歪头道,“怎么样?我的无名大英雄,这样的结果你可满意?”
yunyuedu5(云阅读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