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明开无双 十三章 胖迪别怕,娘替你做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作为人类,康飞感觉自己受到了背叛:胖迪你个大骗子……

    被康飞那种眼神看着,胖迪觉得对方随手会上来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赶紧双手捂住了脸,“宿主,你冷静,听我说。”

    看她捂着脸的样子,大眼睛呼扇呼扇的,无辜得很,委屈的很,康飞被气笑了,“好,我很冷静,你说……”

    “你要求的什么五大夫剑,松风剑法,你或许觉得不怎么样,但是,那种剑光一闪,实际上是超出目前本时空节点上限的,反倒是你认为的神仙方术,本时空比较能够接受……”

    “光是讲,你有证据么?”康飞觉得胖迪依然在忽悠自己,胖迪就点了点头,配上她捂着脸颊的双手,简直是在卖萌,“当然有,《西游记》里面,孙悟空跟别人打架,往往也不过伸腿使一个小跌迦法,把那些妖怪之流绊一个跟头……”

    “宿主你想,神仙不过如此,你要是一拔剑,剑光一闪,满地松针被斩为两截……齐天大圣孙悟空也不如你啊!”胖迪越说越是理直气壮,一副【你不懂在这方面我才是专家】的表情。

    康飞被她说的半信半疑,“这么说好像也有道理……”胖迪趁热打铁,苦口婆心,“宿主哇!我是为你好,你想,几百年后,写《国史大纲》的钱穆,不也依然相信神仙方术,还把自己小时候遇到一个卖跌打丸的振振有词写到自己的笔记里面,说对方拿刀在手臂上划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刀痕,血哗啦啦的流,然后拿出个药粉往上一敷,一顿瞎折腾后,再一看,咦!膀子雪白如故……还有,造茶叶蛋的钱……”

    先进文明探索系统11号说得高兴,可康飞赶紧一伸手就捂住她的嘴巴。

    “打住,我信了,我信你了行不行。”康飞无可奈何,你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什么?

    阿土伯不是说过么,无鱼虾也好,做不成剑侠就做不成剑侠吧!

    叹了一口气,康飞认命一般松了手,“好吧!四分之一伤加上剑经九势……”

    胖迪顿时睁大了眼睛,“宿主,只能选一个。”

    “你说什么?”康飞一瞪眼睛。

    胖迪哀求他,“宿主真不行,我好不容易恢复了这么一点能量值……”康飞不吃她这一套,冷着脸说:“我觉得你好像快死机了,我来帮一帮你……”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捂住了脸,胖迪赶紧答应,“好吧!就四分之一伤加剑经九势,不能再多了……”

    咦?这话里头意思,还能再多一点?

    康飞顿时就脸上堆笑,“胖迪哇!你看,你这么一个青春貌美的无敌美少女,就跟战斗天使阿丽塔也没区别啊!对不对,你看,阿丽塔的心脏能供给一个浮空城……”

    “宿主你别说了。”胖迪作为先进文明探索系统,处理器里面的人类感情算不得很丰富,这时候的唯一感觉就是,遭受了十万点暴击……

    颓然低头,胖迪有些赌气就说道:“好吧都给你吧!”

    说话间,康飞就觉得有个东西从胸口涌了出来,咣当,在自己眼前冲击成一个他所熟悉的电脑界面。

    小样儿,还给我藏一手,最终还不是被我给诈了出来,哈哈,哈哈,哇哈哈哈……

    康飞叉腰狂笑。

    没笑了几声,外面一阵鸡飞狗跳的,随后就是一阵敲门的声音,“康飞,康飞,儿啊!你怎么啦!你说话啊!快开门,你想急死老娘啊!”

    康飞顿时手忙脚乱,赶紧七手八脚就把界面给叉掉,又冲胖迪使了一个眼神,胖迪低着头,他砸了咂嘴,低头在自己身上看看,然后走到门后面,拔开门闩。

    门外站着的康娘子里面穿着亵衣,外面披着个银丝线梅花缎子斗篷。从文化上讲,扬州府自古以来都是江南,把扬州府从江南拿掉,整个文化史就要逊色一半,起码,诗坛要逊色一半,但从地理上来讲,扬州府在长江之北,虽是平原,是河道纵横的鱼米之乡,但春天的夜里还是挺冷的。

    康娘子披着斗篷,旁边万年不变跟着知书,康飞的老子在对面的厢房门口站着,估计是因为儿子有侍妾了,不好意思再跑过来,要不然,万一看到媳妇衣冠不整,那成何体统?但是,脸上担心的神情做不得假。

    康飞心里面一热,此世老爸老妈的关心,一点都不内敛,溢与言表,简直溺爱到有点掌控了,但是,作为儿子,有什么好挑剔的呢!

    “老娘你深更半夜不睡觉,折腾什么东西啊!”康飞故意打了一个哈欠,“我跟胖迪玩的好好的……”

    “玩什么玩到神经病一样哈哈笑?”康娘子眼神中狐疑,忍不住伸头进房间张了两眼,房间里面胖迪衣衫不整,露出两个美球……康娘子顿时脸上一热,啐了一口,心说儿子到底长大了。

    这时候胖迪把衣衫整整,委委屈屈走过来,“媳妇拜见婆婆。”想到最后那么点熵值都被康飞给骗走了,一时间委屈得不行,眼泪珠子噗嗤噗嗤就往下掉。

    她这一落泪,慌得康娘子一把伸手拽她起来,搂着她在怀里面,“我的儿,是不是康飞这小兔崽子欺负你了,别怕,娘给你做主……”说着,忍不住就拿眼剐了儿子一眼。

    “媳妇不是……”胖迪那个难受,中央处理器都处理不过来,“媳妇只是……只是……疼……”

    那些熵值,也不知道多久才能挣回来,想着,胖迪眼泪水格外流淌得狠了,哽咽得不行,脖颈两边随着她抽泣,时不时勃出经络,看起来真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这小兔崽子,到底是个甩子,屁都不懂,也不知道体贴媳妇……康娘子看着儿子在旁边装傻,忍不住就恨恨伸手在儿子腰间软肉上狠狠掐了一把,把康飞掐得跳了起来,“哎呦喂!我滴个妈妈……老娘你掐我干嘛!”

    看儿子傻不愣登的,康娘子心里面就叹气,果然,遇仙也未必处处都开窍,这上头,儿子还是不开窍,跟丈夫温柔体贴比较起来,差远了,想当初,新婚燕尔……想到二十年前,康娘子脸上微微就红了,这时候转头看看对过站在厢房门口的丈夫,就低声跟知书说,“你过去跟他说,没事,让他早些休息。”

    知书答应了一声,过去跟四爷讲了几句,四爷点点头,然后又往对过张了一眼,觉得要摆一下老子的架子,当下喉咙里面齁了一口,又从丹田发气,气冲十二重楼,发出重重的一声咳嗽声,显示了家主的威严,这才在知书搀扶下回房去睡觉。

    知书从对面回来,这时候康娘子就瞪了儿子一眼,“你滚到前头跟小潘去睡,今儿个晚上我们跟胖迪睡……”康飞闻言顿时目瞪口呆,“啊?”

    康娘子杏眼圆睁,腔调变大,“还不快滚?”

    康飞哦了一声,屁滚尿流跑到前面一进去了。前面一进在拐旮旯有一间小隔间,他家大伙计小潘就睡在里面,看店兼守夜,深夜了,还在就着油灯看书,听见敲门,开门一看是少东家,当即就笑了,不用说,少东家又吃四娘娘的排头,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就把对面床铺整理了一下。

    康飞看看小潘,看的依然是二十四卷的三国,都翻烂了,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当下就说,“小潘,明儿个我送一套水浒给你看了玩玩……”

    小潘以为少东家吹牛皮开玩笑,不以为意,康飞也没在意,外挂到手了,当下倒头就睡。     作为人类,康飞感觉自己受到了背叛:胖迪你个大骗子……

    被康飞那种眼神看着,胖迪觉得对方随手会上来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赶紧双手捂住了脸,“宿主,你冷静,听我说。”

    看她捂着脸的样子,大眼睛呼扇呼扇的,无辜得很,委屈的很,康飞被气笑了,“好,我很冷静,你说……”

    “你要求的什么五大夫剑,松风剑法,你或许觉得不怎么样,但是,那种剑光一闪,实际上是超出目前本时空节点上限的,反倒是你认为的神仙方术,本时空比较能够接受……”

    “光是讲,你有证据么?”康飞觉得胖迪依然在忽悠自己,胖迪就点了点头,配上她捂着脸颊的双手,简直是在卖萌,“当然有,《西游记》里面,孙悟空跟别人打架,往往也不过伸腿使一个小跌迦法,把那些妖怪之流绊一个跟头……”

    “宿主你想,神仙不过如此,你要是一拔剑,剑光一闪,满地松针被斩为两截……齐天大圣孙悟空也不如你啊!”胖迪越说越是理直气壮,一副【你不懂在这方面我才是专家】的表情。

    康飞被她说的半信半疑,“这么说好像也有道理……”胖迪趁热打铁,苦口婆心,“宿主哇!我是为你好,你想,几百年后,写《国史大纲》的钱穆,不也依然相信神仙方术,还把自己小时候遇到一个卖跌打丸的振振有词写到自己的笔记里面,说对方拿刀在手臂上划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刀痕,血哗啦啦的流,然后拿出个药粉往上一敷,一顿瞎折腾后,再一看,咦!膀子雪白如故……还有,造茶叶蛋的钱……”

    先进文明探索系统11号说得高兴,可康飞赶紧一伸手就捂住她的嘴巴。

    “打住,我信了,我信你了行不行。”康飞无可奈何,你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什么?

    阿土伯不是说过么,无鱼虾也好,做不成剑侠就做不成剑侠吧!

    叹了一口气,康飞认命一般松了手,“好吧!四分之一伤加上剑经九势……”

    胖迪顿时睁大了眼睛,“宿主,只能选一个。”

    “你说什么?”康飞一瞪眼睛。

    胖迪哀求他,“宿主真不行,我好不容易恢复了这么一点能量值……”康飞不吃她这一套,冷着脸说:“我觉得你好像快死机了,我来帮一帮你……”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捂住了脸,胖迪赶紧答应,“好吧!就四分之一伤加剑经九势,不能再多了……”

    咦?这话里头意思,还能再多一点?

    康飞顿时就脸上堆笑,“胖迪哇!你看,你这么一个青春貌美的无敌美少女,就跟战斗天使阿丽塔也没区别啊!对不对,你看,阿丽塔的心脏能供给一个浮空城……”

    “宿主你别说了。”胖迪作为先进文明探索系统,处理器里面的人类感情算不得很丰富,这时候的唯一感觉就是,遭受了十万点暴击……

    颓然低头,胖迪有些赌气就说道:“好吧都给你吧!”

    说话间,康飞就觉得有个东西从胸口涌了出来,咣当,在自己眼前冲击成一个他所熟悉的电脑界面。

    小样儿,还给我藏一手,最终还不是被我给诈了出来,哈哈,哈哈,哇哈哈哈……

    康飞叉腰狂笑。

    没笑了几声,外面一阵鸡飞狗跳的,随后就是一阵敲门的声音,“康飞,康飞,儿啊!你怎么啦!你说话啊!快开门,你想急死老娘啊!”

    康飞顿时手忙脚乱,赶紧七手八脚就把界面给叉掉,又冲胖迪使了一个眼神,胖迪低着头,他砸了咂嘴,低头在自己身上看看,然后走到门后面,拔开门闩。

    门外站着的康娘子里面穿着亵衣,外面披着个银丝线梅花缎子斗篷。从文化上讲,扬州府自古以来都是江南,把扬州府从江南拿掉,整个文化史就要逊色一半,起码,诗坛要逊色一半,但从地理上来讲,扬州府在长江之北,虽是平原,是河道纵横的鱼米之乡,但春天的夜里还是挺冷的。

    康娘子披着斗篷,旁边万年不变跟着知书,康飞的老子在对面的厢房门口站着,估计是因为儿子有侍妾了,不好意思再跑过来,要不然,万一看到媳妇衣冠不整,那成何体统?但是,脸上担心的神情做不得假。

    康飞心里面一热,此世老爸老妈的关心,一点都不内敛,溢与言表,简直溺爱到有点掌控了,但是,作为儿子,有什么好挑剔的呢!

    “老娘你深更半夜不睡觉,折腾什么东西啊!”康飞故意打了一个哈欠,“我跟胖迪玩的好好的……”

    “玩什么玩到神经病一样哈哈笑?”康娘子眼神中狐疑,忍不住伸头进房间张了两眼,房间里面胖迪衣衫不整,露出两个美球……康娘子顿时脸上一热,啐了一口,心说儿子到底长大了。

    这时候胖迪把衣衫整整,委委屈屈走过来,“媳妇拜见婆婆。”想到最后那么点熵值都被康飞给骗走了,一时间委屈得不行,眼泪珠子噗嗤噗嗤就往下掉。

    她这一落泪,慌得康娘子一把伸手拽她起来,搂着她在怀里面,“我的儿,是不是康飞这小兔崽子欺负你了,别怕,娘给你做主……”说着,忍不住就拿眼剐了儿子一眼。

    “媳妇不是……”胖迪那个难受,中央处理器都处理不过来,“媳妇只是……只是……疼……”

    那些熵值,也不知道多久才能挣回来,想着,胖迪眼泪水格外流淌得狠了,哽咽得不行,脖颈两边随着她抽泣,时不时勃出经络,看起来真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这小兔崽子,到底是个甩子,屁都不懂,也不知道体贴媳妇……康娘子看着儿子在旁边装傻,忍不住就恨恨伸手在儿子腰间软肉上狠狠掐了一把,把康飞掐得跳了起来,“哎呦喂!我滴个妈妈……老娘你掐我干嘛!”

    看儿子傻不愣登的,康娘子心里面就叹气,果然,遇仙也未必处处都开窍,这上头,儿子还是不开窍,跟丈夫温柔体贴比较起来,差远了,想当初,新婚燕尔……想到二十年前,康娘子脸上微微就红了,这时候转头看看对过站在厢房门口的丈夫,就低声跟知书说,“你过去跟他说,没事,让他早些休息。”

    知书答应了一声,过去跟四爷讲了几句,四爷点点头,然后又往对过张了一眼,觉得要摆一下老子的架子,当下喉咙里面齁了一口,又从丹田发气,气冲十二重楼,发出重重的一声咳嗽声,显示了家主的威严,这才在知书搀扶下回房去睡觉。

    知书从对面回来,这时候康娘子就瞪了儿子一眼,“你滚到前头跟小潘去睡,今儿个晚上我们跟胖迪睡……”康飞闻言顿时目瞪口呆,“啊?”

    康娘子杏眼圆睁,腔调变大,“还不快滚?”

    康飞哦了一声,屁滚尿流跑到前面一进去了。前面一进在拐旮旯有一间小隔间,他家大伙计小潘就睡在里面,看店兼守夜,深夜了,还在就着油灯看书,听见敲门,开门一看是少东家,当即就笑了,不用说,少东家又吃四娘娘的排头,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就把对面床铺整理了一下。

    康飞看看小潘,看的依然是二十四卷的三国,都翻烂了,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当下就说,“小潘,明儿个我送一套水浒给你看了玩玩……”

    小潘以为少东家吹牛皮开玩笑,不以为意,康飞也没在意,外挂到手了,当下倒头就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