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明开无双 十八章 我这宝刀有三大妙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古人为什么要醉里挑灯看剑?很简单,技术不过关,想要看清楚剑上的花纹,来,取一盏灯来,我仔细掌掌眼。

    但五百年后就不需要了,想看清楚花纹,酸洗一下嘛!那花纹,要多漂亮有多漂亮,别说龙泉、阳江的正经师傅,很可能乡下的【老乡造】都懂的用酸洗。

    时间是个了不得的东西,它可能让古代某个东西变成传说,也可能让古代某个东西变成烂大街的货。

    像是钢,就属于被烂大街的,虽然,大明的钢铁产量在当时已经是世界第一,像是佛山,年冶铁将近三千万斤,可是跟工业时代一比较,连毛毛雨都算不上。

    康飞是玩冷兵器全甲格斗这个圈子的,盔甲、刀剑,见多了,这一个行当,自己锻造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像是跟他一起参加比赛的曹公公,从爱好全甲格斗,变成潜心研究如何冶炼全甲,复原历史上的甲胄……从打造出第一个还有些坑坑洼洼的头盔开始,到后来,打造的盔甲跟国际上那些也未必差多少,信息化时代,这东西没有多少技术保密性可言,卖油翁不是说么,无他唯手熟尔。

    像是酸洗这种技术,已经类似白酒勾兑,你只要接触这一行,就没有不知道的,但在古代,你掌握了这个技术,可能就视作【传子不传女】的家族秘术,从此秘而不宣。

    越王勾践剑那么厉害,还不是被龙泉师傅们仿造得满大街都是,这种神兵利器,不要上千两银子,也不要上百两银子,甚至不要998,马爸爸那儿,一百多块钱你就能买一把。

    当然了,【文玩党】是不认这种刀剑的,你这个花纹,太简单粗暴了,没有美感,我们要的是师傅们精工细作锻打出来的,最好是扶桑的师傅,他们有匠人精神,要【甲伏锻】【本三枚】【覆土烧刃】,我拿在手上,没事的时候拿出来擦一擦,再就着光,看看刀刃上隐约的花纹,卧槽,太有文化韵味了……

    而康飞则是【武操党】,刀剑么,就是拿来操的,没事砍个安全头盔什么的,玩个【兜切】,至于刀剑损坏?这东西不就是消耗品么?

    这把刀要是文玩党来看,再有【将主爷爷】【洪武爷爷】这样的词缀加持,恐怕就要把持不住,满脸潮红了,就好比清穿女听见【四阿哥】之类的词汇,肯定把持不住满脸潮红,但换了武操党,未免就不值得一看了,花纹就那么一回事,跟酸洗的差远了,至于镔铁,哼!我拿汽车弹簧钢板自己磨一把刀就比你这个镔铁宝刀强得多你信不信?

    什么?你说历史价值?我们武操党不知道什么叫历史价值,我们只晓得刀剑是消耗品,是拿来剁剁剁的……

    这两派是互相看不起的,大概等于传武和散打吧!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但是,有句话怎么说的?异端比异教徒更该死,什么同根生?我先砍死你再说。

    总之一句话,康飞对刀剑不是外行,所以把张家大郎递过来的镔铁宝刀抽出来看了两眼,顿时就大失所望。

    张大郎看见他眼神中的失望,顿时心有不满,我这刀可是祖上流传下来的,当年将主爷爷……当然,他就算是说了,康飞肯定也听不进去。

    面带不满从康飞手上抢过宝刀,张大郎忍不住嘀咕,“你们老戴家祖上几代是行医的,哪里知道我这宝刀的妙处,我这宝刀,砍铜剁铁、刀口不卷,吹毛得过,杀人不见血……”

    康飞噗嗤一声就笑开了,张大郎真是太好笑了,水浒听多了,以为自己是杨志么?砍铜剁铁什么的,五百年前,不是,五百年后我们家门口卖的菜刀也能做到,修脚刀都是钛合金的呢!

    他这一笑,张大郎不乐意了,“康飞,你这是瞧不起我们老张家?”

    “不是不是。”康飞赶紧摇手,“大郎哥哥这话说的,我跟二狗子从小那是尿尿和烂泥的交情,怎么能瞧不起老张家,我只是觉得大郎哥哥你,你这吆喝起来,比青面兽杨志厉害多了。”

    张大郎眨了眨眼睛,略一琢磨,觉得康飞是在夸自己,当下就说:“青面兽杨志那也是一条好汉,不过我张大郎不比他差……”俨然觉得自己理应是水浒天罡星里面的一员。

    “是是是,可着整个扬州卫,谁不晓得大郎哥哥枪棒功夫是这个……”康飞说着,还比了比大拇指,这个手势古今通用,张大郎听了这话,顿时就得意得紧,正要再吹嘘几句,旁边潘娘子忍不住就在裙子下面伸出脚去,在他脚面上踩了一脚。

    白了自家丈夫一眼,潘娘子看着康飞,脸上带着笑就说:“小相公……”

    康飞赶紧拦住她,“嫂子,我和二狗子从小玩到大,尿尿和烂泥的交情,大郎哥哥和我的哥哥也没两样……”

    潘娘子本身就是一个眼眉挑通的女人,顿时就改口,“既如此,叔叔。”她说着,笑盈盈就取了一个干果在手上,亲自递给康飞,“叔叔若不嫌弃,中午就在家吃个便饭……”

    旁边张大郎忍不住就嘀咕,“我家这没菜的饭,恐怕他吃不惯哩!”话是这么说,到底叫弟弟去街口买一碗肉来。

    康飞这时候赶紧掏出二两银子来,递给旁边的二狗子,“怎么能让大郎哥哥破费,说起来,大郎哥哥结亲,我还没有随礼,这点银子,让二狗子去买些熟食来吃,剩下的就给嫂嫂打根银簪子戴。”

    他这个做派,让张大郎一怔,心说,这小子,怎么一下这么通人情世故了?难道真是遇仙被仙人点化开窍了?

    手上被塞了银子的二狗子这时候抿着唇就笑,转身快步就去了。

    对过潘娘子心里面也欢喜,果然是个财主,一出手就是二两银子,看小叔手上捏着那模样,恐怕还不止,怕有二两三四钱的样子,赶紧亲自煎了一碗茶来,望了望坐在那儿和丈夫随意闲话的康飞,又从腰间抽出汗巾,在茶碗四周揩了一圈,这才盈盈走过去,把茶送给康飞。

    没一会儿,二狗子买了熟食回来,从酒楼借的篮子,里面是一碗炖鸡,一买鸭子,一尾煎鱼,一碗炖的烂烂的肉,正是鸡鸭鱼肉俱全,手上还拎着一小坛的封缸酒,当下张大郎在主位坐了,康飞坐了客位,潘娘子捏着汗巾打横作陪,二狗子就坐在下首。

    康飞有一搭没一搭地吃着,听张大郎吹牛,没办法,张百户也就杯中之物这点小爱好,一杯封缸酒下肚,就拉不住了。

    后世人吹牛,往往都当自己是地下部长,当地英雄谱娓娓道来,这时代的大明,那也是一样一样的。

    “……要说可着这扬州城,武功最厉害的,肯定是张石洲家的总教头李春生,以前是边军的把总,两把铜鞭有万夫不当之勇……”张大郎三杯酒下肚,就开始点评扬州城的英雄好汉。     古人为什么要醉里挑灯看剑?很简单,技术不过关,想要看清楚剑上的花纹,来,取一盏灯来,我仔细掌掌眼。

    但五百年后就不需要了,想看清楚花纹,酸洗一下嘛!那花纹,要多漂亮有多漂亮,别说龙泉、阳江的正经师傅,很可能乡下的【老乡造】都懂的用酸洗。

    时间是个了不得的东西,它可能让古代某个东西变成传说,也可能让古代某个东西变成烂大街的货。

    像是钢,就属于被烂大街的,虽然,大明的钢铁产量在当时已经是世界第一,像是佛山,年冶铁将近三千万斤,可是跟工业时代一比较,连毛毛雨都算不上。

    康飞是玩冷兵器全甲格斗这个圈子的,盔甲、刀剑,见多了,这一个行当,自己锻造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像是跟他一起参加比赛的曹公公,从爱好全甲格斗,变成潜心研究如何冶炼全甲,复原历史上的甲胄……从打造出第一个还有些坑坑洼洼的头盔开始,到后来,打造的盔甲跟国际上那些也未必差多少,信息化时代,这东西没有多少技术保密性可言,卖油翁不是说么,无他唯手熟尔。

    像是酸洗这种技术,已经类似白酒勾兑,你只要接触这一行,就没有不知道的,但在古代,你掌握了这个技术,可能就视作【传子不传女】的家族秘术,从此秘而不宣。

    越王勾践剑那么厉害,还不是被龙泉师傅们仿造得满大街都是,这种神兵利器,不要上千两银子,也不要上百两银子,甚至不要998,马爸爸那儿,一百多块钱你就能买一把。

    当然了,【文玩党】是不认这种刀剑的,你这个花纹,太简单粗暴了,没有美感,我们要的是师傅们精工细作锻打出来的,最好是扶桑的师傅,他们有匠人精神,要【甲伏锻】【本三枚】【覆土烧刃】,我拿在手上,没事的时候拿出来擦一擦,再就着光,看看刀刃上隐约的花纹,卧槽,太有文化韵味了……

    而康飞则是【武操党】,刀剑么,就是拿来操的,没事砍个安全头盔什么的,玩个【兜切】,至于刀剑损坏?这东西不就是消耗品么?

    这把刀要是文玩党来看,再有【将主爷爷】【洪武爷爷】这样的词缀加持,恐怕就要把持不住,满脸潮红了,就好比清穿女听见【四阿哥】之类的词汇,肯定把持不住满脸潮红,但换了武操党,未免就不值得一看了,花纹就那么一回事,跟酸洗的差远了,至于镔铁,哼!我拿汽车弹簧钢板自己磨一把刀就比你这个镔铁宝刀强得多你信不信?

    什么?你说历史价值?我们武操党不知道什么叫历史价值,我们只晓得刀剑是消耗品,是拿来剁剁剁的……

    这两派是互相看不起的,大概等于传武和散打吧!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但是,有句话怎么说的?异端比异教徒更该死,什么同根生?我先砍死你再说。

    总之一句话,康飞对刀剑不是外行,所以把张家大郎递过来的镔铁宝刀抽出来看了两眼,顿时就大失所望。

    张大郎看见他眼神中的失望,顿时心有不满,我这刀可是祖上流传下来的,当年将主爷爷……当然,他就算是说了,康飞肯定也听不进去。

    面带不满从康飞手上抢过宝刀,张大郎忍不住嘀咕,“你们老戴家祖上几代是行医的,哪里知道我这宝刀的妙处,我这宝刀,砍铜剁铁、刀口不卷,吹毛得过,杀人不见血……”

    康飞噗嗤一声就笑开了,张大郎真是太好笑了,水浒听多了,以为自己是杨志么?砍铜剁铁什么的,五百年前,不是,五百年后我们家门口卖的菜刀也能做到,修脚刀都是钛合金的呢!

    他这一笑,张大郎不乐意了,“康飞,你这是瞧不起我们老张家?”

    “不是不是。”康飞赶紧摇手,“大郎哥哥这话说的,我跟二狗子从小那是尿尿和烂泥的交情,怎么能瞧不起老张家,我只是觉得大郎哥哥你,你这吆喝起来,比青面兽杨志厉害多了。”

    张大郎眨了眨眼睛,略一琢磨,觉得康飞是在夸自己,当下就说:“青面兽杨志那也是一条好汉,不过我张大郎不比他差……”俨然觉得自己理应是水浒天罡星里面的一员。

    “是是是,可着整个扬州卫,谁不晓得大郎哥哥枪棒功夫是这个……”康飞说着,还比了比大拇指,这个手势古今通用,张大郎听了这话,顿时就得意得紧,正要再吹嘘几句,旁边潘娘子忍不住就在裙子下面伸出脚去,在他脚面上踩了一脚。

    白了自家丈夫一眼,潘娘子看着康飞,脸上带着笑就说:“小相公……”

    康飞赶紧拦住她,“嫂子,我和二狗子从小玩到大,尿尿和烂泥的交情,大郎哥哥和我的哥哥也没两样……”

    潘娘子本身就是一个眼眉挑通的女人,顿时就改口,“既如此,叔叔。”她说着,笑盈盈就取了一个干果在手上,亲自递给康飞,“叔叔若不嫌弃,中午就在家吃个便饭……”

    旁边张大郎忍不住就嘀咕,“我家这没菜的饭,恐怕他吃不惯哩!”话是这么说,到底叫弟弟去街口买一碗肉来。

    康飞这时候赶紧掏出二两银子来,递给旁边的二狗子,“怎么能让大郎哥哥破费,说起来,大郎哥哥结亲,我还没有随礼,这点银子,让二狗子去买些熟食来吃,剩下的就给嫂嫂打根银簪子戴。”

    他这个做派,让张大郎一怔,心说,这小子,怎么一下这么通人情世故了?难道真是遇仙被仙人点化开窍了?

    手上被塞了银子的二狗子这时候抿着唇就笑,转身快步就去了。

    对过潘娘子心里面也欢喜,果然是个财主,一出手就是二两银子,看小叔手上捏着那模样,恐怕还不止,怕有二两三四钱的样子,赶紧亲自煎了一碗茶来,望了望坐在那儿和丈夫随意闲话的康飞,又从腰间抽出汗巾,在茶碗四周揩了一圈,这才盈盈走过去,把茶送给康飞。

    没一会儿,二狗子买了熟食回来,从酒楼借的篮子,里面是一碗炖鸡,一买鸭子,一尾煎鱼,一碗炖的烂烂的肉,正是鸡鸭鱼肉俱全,手上还拎着一小坛的封缸酒,当下张大郎在主位坐了,康飞坐了客位,潘娘子捏着汗巾打横作陪,二狗子就坐在下首。

    康飞有一搭没一搭地吃着,听张大郎吹牛,没办法,张百户也就杯中之物这点小爱好,一杯封缸酒下肚,就拉不住了。

    后世人吹牛,往往都当自己是地下部长,当地英雄谱娓娓道来,这时代的大明,那也是一样一样的。

    “……要说可着这扬州城,武功最厉害的,肯定是张石洲家的总教头李春生,以前是边军的把总,两把铜鞭有万夫不当之勇……”张大郎三杯酒下肚,就开始点评扬州城的英雄好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