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明开无双 第七章 小燕子和金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看街上这么多人围着自己,黄老爹脸上得意,吹牛皮这东西可不分老幼,你二十岁好吹牛皮,难道八十岁就不好吹牛皮了?

    从后世心理学的角度来讲,老年人有【被需要感】,自然,就更加喜欢吹牛皮了,你看,吹牛皮的时候旁边一群人围着你,这不是被需要是什么呢!

    都不要旁人说什么【黄老爹我请你到对过茶楼吃蒸饺,你讲讲这个里头关门过节来听听】,黄老爹一股脑儿都开说了。

    黄老爹说,这张石洲和万雪斋起了龃龉,戴春林因为被张石洲推荐给一户人家做先生,让万雪斋放了狠话,据说出了二百两银子,谁搅黄了这件事,谁就可以拿这二百两银子,这个,才是那章秀才的真正目的,二百两银子呐!我小老这浑身上下,万福衫,浩然巾,龙头拐,加起来拢共也不过二十几两银子……

    黄老爹说自己浑身上下也不过二十几两,好像很谦虚,实际上那是大大的显摆,那表情都挂在脸上,就等着别人奉承他。

    果然,旁边有人就架他,说,黄老爹,谁不晓得你家有得是银子,戏班子都有两三个……把黄老爹说得脸上放光。

    戏班子都有两三个?卧槽这老头有钱啊?康飞感觉吓一跳,觉得这时候有两三个戏班子,是不是等于后世有万达电影院线啊?

    这时候康飞旁边小潘就说了,这个黄老爹,是个【老道长】,康飞不明白老道长是什么鬼,小潘还要掰开了揉碎了跟康飞细细讲,这老道长,就是指祖祖辈辈唱戏的人家出身,称之为老道长,倒不是非要说年纪大,学唱戏的最讲规矩重尊卑,你新入行的,碰到世世代代唱戏出身的老道长,哪怕你年长人家十岁二十岁,依然要给人家磕头,听说黄老爹祖上,从洪武爷爷年间就唱戏了,故此在戏子行里头辈分大。

    话说这黄老爹,六十岁那年金盆洗手,从此专心在家带小戏子,专门在扬州、南京一代行走,比如说你南京城魏国公府,府上老夫人做寿,是不是要唱戏庆贺啊!哎!黄老爹带着小戏子就去……从这个角度讲,刚刚黄老爹说自己南京城国公府也相与过,也不算是胡说八道。

    小潘这么一说,哦!康飞明白了,这不就是后世的谢晋艺术学校么,出几个小燕子和金锁……话说,小燕子不也和马爸爸合影比666的手势……

    这样一想,哎呦!这黄老爹的确是牛逼人物啊!这是专门养小戏子骗大财主。

    再一想,哎呀!不对,这糟老头明明知道怎么一回事,刚才却是从头到尾看戏……想到刚才章秀才那番骚操作,差一点把他吓住,忍不住就打断了黄老爹,“我说你这个老爹爹(糟老头)倒好玩叻!存心在旁边看戏,你老人家好歹一把年纪,这样干,不大合适吧?”

    黄老爹正说着得意的时候,被康飞这么一打岔,就翻了一个白眼,“我说你这个小老爹(熊孩子)真不懂事,光天化日,那块还真有鬼上身啊?你还真以为大家相信那个章秀才的话啊?你家老子是府学里头的廪膳生员,看到江都县正堂大老爷,作个揖,喊一声老父母,大老爷还要伸手假装扶一下。我老人家也是今年八十,才敢拿这个大,换了去年七十九,看到江都县大老爷,还要跪下来磕头哩!街坊邻居是得罪不起秀才……”

    康飞听到这儿,左右看了看,和他眼神一撞的那些街面上瞧热闹的,这时候眼神顿时都躲躲闪闪的,都有些讪讪然不好意思。

    古人重乡邻关系,如果说,有外人跑到梗子街上欺负了戴康飞,那么作为街上的街坊,都要抬不起头……实际上,把外地人欺负本地人缩小了一下概念来理解就可以了。

    但是呢,真要碰到不可抗力,那就没办法了。什么是不可抗力?普通老百姓碰到秀才,这不是不可抗力是什么?

    康飞愣了一会儿,到底有些明白了……这是大明朝嘉靖二十七年,万恶的封建社会,普通老百姓哪儿有那个底气跟秀才老爷较真。

    这时候外挂适时就跟康飞交流,“宿主,大明江南士风刁习,你可以把他们当做你自己时代没严打之前的车匪路霸……”

    康飞被外挂说得忍不住在心里面翻白眼,“外挂,你这是想让我更加惭愧么!”

    “宿主,我不叫外挂……”

    “打住,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

    心里面十分郁闷,不过,俗话说,有错就要认,挨打就要立正……当下康飞很不好意思就跟黄老爹说:“老太爷……”

    “哎!”黄老爹伸出手上的拐棍把他一拦,脸上似笑非笑的,“怎么?不叫我老爹爹啦?”

    扬州话是大明朝官话体系,但是,有很多独特的韵味,比如说这个【老爹爹】,正常情况爹字也发爹音,但这里就发音做【老嗲嗲】,不含有尊敬的意思,一般就是跟人争执的时候称呼老年人的,跟糟老头意思差不多,要尊称,就要称呼老太爷……再比如阿弥陀佛,如果你爸爸是街道办主任,有一天你爸爸被朝廷带走调查,这时候旁边有街坊说,阿弥陀佛,对不起,这不是在祈求菩萨保佑你家,引申起来,意思其实是,王八蛋你也有今天。

    语言的艺术博大精深,要不然,为什么会说,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老头子这么当面给康飞难看,换别人,脸上要挂不住了,不过康飞有一颗现代人的心,平时喊马爸爸喊得666,脸上挂不住是什么鬼?

    于是他就把戳到自己胸口的拐棍弯腰放在地上,再毕恭毕敬给黄老爹作揖,“老太爷,是我的不对,你老人家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小把戏一般计较。”

    说完了,往后退了一步,又是一个揖作到底,也就是明人小说里面经常出现的【唱一个肥诺】

    这实际上就是拱手礼,不过后人拱手真的只是拱拱手,而古人要弯腰,腰弯得越低礼越大。

    康飞这样一来,连黄老爹这种喜欢倚老卖老的,也挑不出毛病了,这脸么,是互相给的,老头子难道真的不怕对方甩起来不给他老脸么?所以脸上就堆起了笑,“小伙哇!不卑不亢,有出息,不是我黄老头子架你,我活了八十岁,没有看错过人,你以后要有大出息,要是我看错了,你把我眼珠子抠出来当鱼泡子在地上踩……”

    他这么说,弄得康飞都不好意思,心说这老头分明就是个混不吝啊!人也是你鬼也是你,话都被你说完了,怪不得都说老而不死是为贼……     看街上这么多人围着自己,黄老爹脸上得意,吹牛皮这东西可不分老幼,你二十岁好吹牛皮,难道八十岁就不好吹牛皮了?

    从后世心理学的角度来讲,老年人有【被需要感】,自然,就更加喜欢吹牛皮了,你看,吹牛皮的时候旁边一群人围着你,这不是被需要是什么呢!

    都不要旁人说什么【黄老爹我请你到对过茶楼吃蒸饺,你讲讲这个里头关门过节来听听】,黄老爹一股脑儿都开说了。

    黄老爹说,这张石洲和万雪斋起了龃龉,戴春林因为被张石洲推荐给一户人家做先生,让万雪斋放了狠话,据说出了二百两银子,谁搅黄了这件事,谁就可以拿这二百两银子,这个,才是那章秀才的真正目的,二百两银子呐!我小老这浑身上下,万福衫,浩然巾,龙头拐,加起来拢共也不过二十几两银子……

    黄老爹说自己浑身上下也不过二十几两,好像很谦虚,实际上那是大大的显摆,那表情都挂在脸上,就等着别人奉承他。

    果然,旁边有人就架他,说,黄老爹,谁不晓得你家有得是银子,戏班子都有两三个……把黄老爹说得脸上放光。

    戏班子都有两三个?卧槽这老头有钱啊?康飞感觉吓一跳,觉得这时候有两三个戏班子,是不是等于后世有万达电影院线啊?

    这时候康飞旁边小潘就说了,这个黄老爹,是个【老道长】,康飞不明白老道长是什么鬼,小潘还要掰开了揉碎了跟康飞细细讲,这老道长,就是指祖祖辈辈唱戏的人家出身,称之为老道长,倒不是非要说年纪大,学唱戏的最讲规矩重尊卑,你新入行的,碰到世世代代唱戏出身的老道长,哪怕你年长人家十岁二十岁,依然要给人家磕头,听说黄老爹祖上,从洪武爷爷年间就唱戏了,故此在戏子行里头辈分大。

    话说这黄老爹,六十岁那年金盆洗手,从此专心在家带小戏子,专门在扬州、南京一代行走,比如说你南京城魏国公府,府上老夫人做寿,是不是要唱戏庆贺啊!哎!黄老爹带着小戏子就去……从这个角度讲,刚刚黄老爹说自己南京城国公府也相与过,也不算是胡说八道。

    小潘这么一说,哦!康飞明白了,这不就是后世的谢晋艺术学校么,出几个小燕子和金锁……话说,小燕子不也和马爸爸合影比666的手势……

    这样一想,哎呦!这黄老爹的确是牛逼人物啊!这是专门养小戏子骗大财主。

    再一想,哎呀!不对,这糟老头明明知道怎么一回事,刚才却是从头到尾看戏……想到刚才章秀才那番骚操作,差一点把他吓住,忍不住就打断了黄老爹,“我说你这个老爹爹(糟老头)倒好玩叻!存心在旁边看戏,你老人家好歹一把年纪,这样干,不大合适吧?”

    黄老爹正说着得意的时候,被康飞这么一打岔,就翻了一个白眼,“我说你这个小老爹(熊孩子)真不懂事,光天化日,那块还真有鬼上身啊?你还真以为大家相信那个章秀才的话啊?你家老子是府学里头的廪膳生员,看到江都县正堂大老爷,作个揖,喊一声老父母,大老爷还要伸手假装扶一下。我老人家也是今年八十,才敢拿这个大,换了去年七十九,看到江都县大老爷,还要跪下来磕头哩!街坊邻居是得罪不起秀才……”

    康飞听到这儿,左右看了看,和他眼神一撞的那些街面上瞧热闹的,这时候眼神顿时都躲躲闪闪的,都有些讪讪然不好意思。

    古人重乡邻关系,如果说,有外人跑到梗子街上欺负了戴康飞,那么作为街上的街坊,都要抬不起头……实际上,把外地人欺负本地人缩小了一下概念来理解就可以了。

    但是呢,真要碰到不可抗力,那就没办法了。什么是不可抗力?普通老百姓碰到秀才,这不是不可抗力是什么?

    康飞愣了一会儿,到底有些明白了……这是大明朝嘉靖二十七年,万恶的封建社会,普通老百姓哪儿有那个底气跟秀才老爷较真。

    这时候外挂适时就跟康飞交流,“宿主,大明江南士风刁习,你可以把他们当做你自己时代没严打之前的车匪路霸……”

    康飞被外挂说得忍不住在心里面翻白眼,“外挂,你这是想让我更加惭愧么!”

    “宿主,我不叫外挂……”

    “打住,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

    心里面十分郁闷,不过,俗话说,有错就要认,挨打就要立正……当下康飞很不好意思就跟黄老爹说:“老太爷……”

    “哎!”黄老爹伸出手上的拐棍把他一拦,脸上似笑非笑的,“怎么?不叫我老爹爹啦?”

    扬州话是大明朝官话体系,但是,有很多独特的韵味,比如说这个【老爹爹】,正常情况爹字也发爹音,但这里就发音做【老嗲嗲】,不含有尊敬的意思,一般就是跟人争执的时候称呼老年人的,跟糟老头意思差不多,要尊称,就要称呼老太爷……再比如阿弥陀佛,如果你爸爸是街道办主任,有一天你爸爸被朝廷带走调查,这时候旁边有街坊说,阿弥陀佛,对不起,这不是在祈求菩萨保佑你家,引申起来,意思其实是,王八蛋你也有今天。

    语言的艺术博大精深,要不然,为什么会说,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老头子这么当面给康飞难看,换别人,脸上要挂不住了,不过康飞有一颗现代人的心,平时喊马爸爸喊得666,脸上挂不住是什么鬼?

    于是他就把戳到自己胸口的拐棍弯腰放在地上,再毕恭毕敬给黄老爹作揖,“老太爷,是我的不对,你老人家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小把戏一般计较。”

    说完了,往后退了一步,又是一个揖作到底,也就是明人小说里面经常出现的【唱一个肥诺】

    这实际上就是拱手礼,不过后人拱手真的只是拱拱手,而古人要弯腰,腰弯得越低礼越大。

    康飞这样一来,连黄老爹这种喜欢倚老卖老的,也挑不出毛病了,这脸么,是互相给的,老头子难道真的不怕对方甩起来不给他老脸么?所以脸上就堆起了笑,“小伙哇!不卑不亢,有出息,不是我黄老头子架你,我活了八十岁,没有看错过人,你以后要有大出息,要是我看错了,你把我眼珠子抠出来当鱼泡子在地上踩……”

    他这么说,弄得康飞都不好意思,心说这老头分明就是个混不吝啊!人也是你鬼也是你,话都被你说完了,怪不得都说老而不死是为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