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影帝有点甜 第六十五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警視廳的警士長起初拒絕與高崎見面,高崎倒不在意,意料之中的事。周圍的警察正在一籌莫展時,高崎將隨身攜帶的資料拿了出來,找到有那位警士長的照片後拍了下來給對方發送了郵件過去。沒過一會兒,警士長黑著臉親自過來接待了高崎,並將人帶去了私人辦公室。“把那張照片給我刪掉……”警士長壓低音量,厲聲說道。高崎點頭,放著對方的面將手機上的照片扔進了垃圾箱裡又徹底清空。

    “當我是傻子嗎?底片呢!給我!”

    “抱歉,不在我這裡,我這裡也是複印好的照片啊。”高崎聳肩假裝無奈,警士長的臉氣的通紅。高崎卻不緊不慢的將資料架裡的照片逐個擺在了桌面上。

    “喏,當初分給你的是哪個女孩?”

    “你在說些什麼東西?!”

    “難道是男孩?我這裡也有記錄哦……”高崎說完就要抽另外的照片。

    “……澤莎…”警士長小聲說了一句,“田尻澤莎……”

    “哦……穿著內田制服死掉的那個。為什麼被殺?被你指示的嗎?”

    “沒有!我什麼都沒做!是他……”

    “哦……是誰呢?”

    警士長知道自己慌亂中多嘴了一句,立刻收聲不再說。高崎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將照片翻了翻,指著京都西一署警士长的照片問道,“是他嗎?”

    警士長搖頭,高崎又翻了下一張照片,“是他嗎?京都府警部的本部長?”

    “不是……”警士長依舊搖頭,隨即立刻求饒說道,“我什麼都不知道,我對澤莎很好的。我從來沒有虐待過她!我祇有晚上見到她,其他的我一概不知道啊!”

    “……拜託……你是警員誒…卻和未成年少女發生這樣的關係還覺得自己有理?屍檢時顯示死者體表有多処骨折舊傷,還有多処骨挫傷,都是大約一年前至半年前的傷痕,哦,對了還有藥物濫用痕跡……總之,慘不忍睹。而這些就是你們這些老東西們的變態愛好造成的結果,你還敢說自己沒虐待她?”

    高崎冷淡的說完,警士長陰狠的抬起頭,

    “你別忘了,我還是警士長…你還在我手下。”

    “馬上就不是了哦。”

    高崎笑著說完,站起身将门打开後,警察蜂擁而進將警士長按在了地上,記者也跟著湧了進來,鏡頭對準了狼狽的警士長,閃光燈的“咔咔”聲響徹整個辦公室。沙羅的名聲下去了,警士長的醜聞再次屠版,如同扔向沉悶湖面的一顆炸雷,掀起了巨大的水花,民眾再次高潮。東京警視廳和地方警署的名聲一落千丈,不少人自发組織遊行在警署門口靜坐示威,起初兩方尚能平靜相處,但後來逐漸演變成了武力衝突。高崎在辦公室的轉椅上悠哉的靠著,手邊全部是最近的報紙,上面是警士長的狼狽照片,連篇的報導佔了好幾期的頭版。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高崎你是不是瘋了?你這樣是要把沙羅和惠子往絕路上逼!”苏萌怒斥道。

    “誒?是嗎?我衹是在清理垃圾啊。這些傢夥是情報的最底層,什麼都不知道的雜魚。”

    “……對方會被激怒。”苏萌稍微緩和了情緒。

    “他説沙羅之前服侍過老爺子,後來老傢夥把她轉給了東京警視廳總監。這個人我們可能不太方接觸哦……所以之後就需要你們出面了。”

    苏萌懸著的心暫時落了下來,高崎的顧慮也是他的顧慮,雖說在底層黑苏界線不是太模糊,但涉及到高層,仍舊是黑苏分明。警視廳的總監他也不太方便直接接觸。他想到了一個人。

    芷江如期赴約,她從來都穿著和服,這次是一件棕褐色上綉朝雲松鶴紋樣的振袖和服。她坐下後將衣袖整理整齊才笑著説道,

    “我以為你被宋清持迷亂了心智,已經忘了我這個大姐。”

    “芷**…我有事求妳。”

    “兩年前,我誤會了宋清持和我要他的命這兩件事是分開的。就算不以沙羅她們為藉口我還是想要除掉他。”

    芷江一邊給自己斟茶一邊說著。

    “我們合作,我用沙羅和那些資料交換宋清持。”苏萌一字一句認真說道,芷江的手停了一下,隨後笑著說道,“你憑什麼認為沙羅在我這兒的地位比得上宋清持在你心裡的地位?”

    “他的頭部受了重傷,記憶受到損害。他已經脫離這些很久了,完全不會對妳構成任何威脅。放過他吧。你們的父親已經死了,妳的報復意願已經實現了,沒有必要再讓宋清持受折磨了。”

    芷江看了他一會兒,歎了口氣,抬手伸向了苏萌的臉頰,苏萌條件反射的後退,卻被芷江的眼神牢牢盯著,不敢妄動。手指碰到了下頜,又輕輕覆蓋在了臉頰上,芷江的手涼而乾燥。

    “小苏,我本來不打算同意的。但是宋清持也和我說過同樣的事,他甚至想起來了一些兩年前的事,雖然不多。他要用沙羅和資料換你。”

    苏萌愣怔著,思路停止了轉動。芷江輕輕笑了,

    “可憐的你,可憐的我們。終究得不到愛,衹能互相傷害,我很累了。”

    宋清持的記憶在緩慢回復,苏萌對此充滿擔憂,宋清持從來不聽他的勸告,總是隻身犯險。他擔憂,害怕卻又不忍阻攔,宋清持有權利知道所有的事。而在知道所有事之後,還是要救他。

    “你為什麼……”

    苏萌只問的出這半句,就被宋清持按在了沙發裡吻住了嘴唇。

    “我不是善人……從頭到尾我做的所有事就衹是想帶你出去。那個丫頭怎麼樣我不在意,但是芷江在意。就像你怎樣她不在意,而我在意一樣。”幸好對方回來了。

    宋清持連忙收了力道抱緊了他。那天他和芷江分開的時候,外面下起了雨。芷江遞了把傘給他,忽然笑了,

    “我好像記得我們之前在橫濱見過吧,中華街。”

    “對。”

    “宋清持受了重傷也是被你藏在橫濱了吧?”

    ()

    搜狗

    

yunyuedu5(云阅读网)!!
    警視廳的警士長起初拒絕與高崎見面,高崎倒不在意,意料之中的事。周圍的警察正在一籌莫展時,高崎將隨身攜帶的資料拿了出來,找到有那位警士長的照片後拍了下來給對方發送了郵件過去。沒過一會兒,警士長黑著臉親自過來接待了高崎,並將人帶去了私人辦公室。“把那張照片給我刪掉……”警士長壓低音量,厲聲說道。高崎點頭,放著對方的面將手機上的照片扔進了垃圾箱裡又徹底清空。

    “當我是傻子嗎?底片呢!給我!”

    “抱歉,不在我這裡,我這裡也是複印好的照片啊。”高崎聳肩假裝無奈,警士長的臉氣的通紅。高崎卻不緊不慢的將資料架裡的照片逐個擺在了桌面上。

    “喏,當初分給你的是哪個女孩?”

    “你在說些什麼東西?!”

    “難道是男孩?我這裡也有記錄哦……”高崎說完就要抽另外的照片。

    “……澤莎…”警士長小聲說了一句,“田尻澤莎……”

    “哦……穿著內田制服死掉的那個。為什麼被殺?被你指示的嗎?”

    “沒有!我什麼都沒做!是他……”

    “哦……是誰呢?”

    警士長知道自己慌亂中多嘴了一句,立刻收聲不再說。高崎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將照片翻了翻,指著京都西一署警士长的照片問道,“是他嗎?”

    警士長搖頭,高崎又翻了下一張照片,“是他嗎?京都府警部的本部長?”

    “不是……”警士長依舊搖頭,隨即立刻求饒說道,“我什麼都不知道,我對澤莎很好的。我從來沒有虐待過她!我祇有晚上見到她,其他的我一概不知道啊!”

    “……拜託……你是警員誒…卻和未成年少女發生這樣的關係還覺得自己有理?屍檢時顯示死者體表有多処骨折舊傷,還有多処骨挫傷,都是大約一年前至半年前的傷痕,哦,對了還有藥物濫用痕跡……總之,慘不忍睹。而這些就是你們這些老東西們的變態愛好造成的結果,你還敢說自己沒虐待她?”

    高崎冷淡的說完,警士長陰狠的抬起頭,

    “你別忘了,我還是警士長…你還在我手下。”

    “馬上就不是了哦。”

    高崎笑著說完,站起身将门打开後,警察蜂擁而進將警士長按在了地上,記者也跟著湧了進來,鏡頭對準了狼狽的警士長,閃光燈的“咔咔”聲響徹整個辦公室。沙羅的名聲下去了,警士長的醜聞再次屠版,如同扔向沉悶湖面的一顆炸雷,掀起了巨大的水花,民眾再次高潮。東京警視廳和地方警署的名聲一落千丈,不少人自发組織遊行在警署門口靜坐示威,起初兩方尚能平靜相處,但後來逐漸演變成了武力衝突。高崎在辦公室的轉椅上悠哉的靠著,手邊全部是最近的報紙,上面是警士長的狼狽照片,連篇的報導佔了好幾期的頭版。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高崎你是不是瘋了?你這樣是要把沙羅和惠子往絕路上逼!”苏萌怒斥道。

    “誒?是嗎?我衹是在清理垃圾啊。這些傢夥是情報的最底層,什麼都不知道的雜魚。”

    “……對方會被激怒。”苏萌稍微緩和了情緒。

    “他説沙羅之前服侍過老爺子,後來老傢夥把她轉給了東京警視廳總監。這個人我們可能不太方接觸哦……所以之後就需要你們出面了。”

    苏萌懸著的心暫時落了下來,高崎的顧慮也是他的顧慮,雖說在底層黑苏界線不是太模糊,但涉及到高層,仍舊是黑苏分明。警視廳的總監他也不太方便直接接觸。他想到了一個人。

    芷江如期赴約,她從來都穿著和服,這次是一件棕褐色上綉朝雲松鶴紋樣的振袖和服。她坐下後將衣袖整理整齊才笑著説道,

    “我以為你被宋清持迷亂了心智,已經忘了我這個大姐。”

    “芷**…我有事求妳。”

    “兩年前,我誤會了宋清持和我要他的命這兩件事是分開的。就算不以沙羅她們為藉口我還是想要除掉他。”

    芷江一邊給自己斟茶一邊說著。

    “我們合作,我用沙羅和那些資料交換宋清持。”苏萌一字一句認真說道,芷江的手停了一下,隨後笑著說道,“你憑什麼認為沙羅在我這兒的地位比得上宋清持在你心裡的地位?”

    “他的頭部受了重傷,記憶受到損害。他已經脫離這些很久了,完全不會對妳構成任何威脅。放過他吧。你們的父親已經死了,妳的報復意願已經實現了,沒有必要再讓宋清持受折磨了。”

    芷江看了他一會兒,歎了口氣,抬手伸向了苏萌的臉頰,苏萌條件反射的後退,卻被芷江的眼神牢牢盯著,不敢妄動。手指碰到了下頜,又輕輕覆蓋在了臉頰上,芷江的手涼而乾燥。

    “小苏,我本來不打算同意的。但是宋清持也和我說過同樣的事,他甚至想起來了一些兩年前的事,雖然不多。他要用沙羅和資料換你。”

    苏萌愣怔著,思路停止了轉動。芷江輕輕笑了,

    “可憐的你,可憐的我們。終究得不到愛,衹能互相傷害,我很累了。”

    宋清持的記憶在緩慢回復,苏萌對此充滿擔憂,宋清持從來不聽他的勸告,總是隻身犯險。他擔憂,害怕卻又不忍阻攔,宋清持有權利知道所有的事。而在知道所有事之後,還是要救他。

    “你為什麼……”

    苏萌只問的出這半句,就被宋清持按在了沙發裡吻住了嘴唇。

    “我不是善人……從頭到尾我做的所有事就衹是想帶你出去。那個丫頭怎麼樣我不在意,但是芷江在意。就像你怎樣她不在意,而我在意一樣。”幸好對方回來了。

    宋清持連忙收了力道抱緊了他。那天他和芷江分開的時候,外面下起了雨。芷江遞了把傘給他,忽然笑了,

    “我好像記得我們之前在橫濱見過吧,中華街。”

    “對。”

    “宋清持受了重傷也是被你藏在橫濱了吧?”

    ()

    搜狗

    
yunyuedu5(云阅读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