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苏萌謹慎的點頭。芷江望著灰濛濛的天,過了一會兒才說,

    “橫濱离東京並不遠,我要是真的想殺他,你把他在哪裡都沒用。我不過是自己鬥氣,和自己過去失敗的三十年鬥氣罷了。”

    雨聲越來越大,可天邊卻已經逐漸放晴,隱約可以看到彩虹。

    惠子到學校的時候,周圍的同學紛紛圍了上來。課桌裏塞滿了大家送的千紙鶴和祈禱康復的小禮物。就連以前經常欺負自己的那幾個女生也留了紙條,寫著對不起和振作起來。惠子將雙柺立在桌邊,同學們扶著她坐下,和她聊了起來。一個女孩指著手機屏幕的新聞擔憂的問道,

    “妳不怕嗎?那是槍啊……”

    “怕呀…不過還好衹是打在腿上而已,嘿嘿。”

    “內田怎麼樣了?救下來了嗎?”

    “嗯嗯,救下來了。”

    惠子說完笑彎了眉眼。她盯著手機裡面宋清持的聯繫方式看了很久才點擊刪除。

    ————三個月前————

    高崎被調職的消息傳回了京都西一警署。警士長眉頭緊鎖,高崎是他派去東京警視廳的主力,沒成想還是被警務總監查到封禁了權利,警視廳這個盤根錯節,權利層層勾結的老巢比他想的要難搞。他迫不得已,衹能求助帮派。和他見面的人,是苏萌。

    “芷**是什麼意思?”警士長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她同意。但是那個眼鏡要交給我們處置。”

    警士長不禁有這犯難,那個眼鏡男人所掌握的情報他本來打算留作為扳倒警視廳的一張底牌,實在是不願意叫出來。苏萌將冷茶倒掉後說道,

    “那種廢物你留著也沒用,他敢背叛老傢夥和芷江,就更敢背叛你,不如送他上路。況且他這樣的亡命徒根本看不起你。高崎你不用管,你衹要按照我們說的做就好了,記住…”

    苏萌伸手招他過去,警士長連忙湊上去,

    “你現在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們給的,老實點。”

    高崎的職權被沒收,就連配槍也被上繳,百無聊賴的坐在辦公室裡翻看報紙。他倒不是沒想過這個結果,老狐狸嗅覺靈敏卻沉不住氣,底下人稍微一有動靜他就立刻發起了攻擊,倒是暴露無遺,大概是穩操勝券吧。不過,警務總監忘了芷江是個瘋子。

    從警視廳離開後,總監去了商場順便給妻子買了鮮花禮盒和禮物慶祝結婚紀念日。他的生活一絲不苟,結婚紀念日,家人們的生日他都爛熟於心,井井有條的準備禮物,一切像是流水線一樣穩健有序。就連在不同紀念日收到妻子的回禮表現出來的驚喜和感動,也能做到差異化,像是發條一般。

    宋清持正在給槍膛上子彈,拒接了惠子的電話,惠子卻將電話打到了苏萌那裡,宋清持無奈的接過苏萌遞過來的手機,張口就想發脾氣,“妳…有什麼事啊?”

    “我看新聞説高崎被調職了……到底怎麼了?是不是你們要準備行動了啊?我可以一起去嗎?”

    “………妳到底是神經大條還是沒腦子啊?拜託,可能會死人哦,妳去幹什麼,妳能做什麼?”

    宋清持說完就掛斷了電話,回應刻薄了些,只希望能夠駡醒那個傻丫頭。苏萌聽到了他講電話的內容,小聲提醒道,“鑰匙在她身上。”

    “那破櫃子撬也撬得開!”

    宋清持有些生氣的回應了一句,苏萌被他逗笑,

    “她可能不會聽話。”

    男人回到家發現家裡來了很多客人,都是妻子的朋友。眾人談笑聊天,好不熱鬧。男人放下禮物,卻發現孩子們還沒回來,妻子開心的与他擁抱,告訴他今天紀念日就孩子們送去了祖父祖母那裡不影響他們二人世界。眾人送上歡呼与喝彩,畫面像是廣告片一樣溫馨。男人的回應也完美的呈現出妻子想要的狀態,忽然手機響了起來。

    “抱歉,我接個電話。”男人輕輕推開妻子,拿起手機去了陽臺,將拉門關好後才接起來。

    “人在哪兒?”芷江冷冷問道。

    “誰?”

    “內田。還活著嗎?”

    “……你究竟是誰?”男人依舊冷靜,忽然電話對面傳來了熟悉的聲音,“爸爸?爸爸……你在哪兒啊?”

    “聽到了吧,你骯髒的基因產物在叫你爸爸,兩個死小鬼都在我手上。把沙羅給我。”芷江的聲音重新響起。男人的眉頭皺了一下,隨即恢復了平靜。芷江的衣服上沾了血跡,不過并不是她的。男人們從後備箱裏拖出一個泥濘的屍袋將其裝進了一隻巨大的鐵桶中,打開後一股濃烈血腥味飄了出來,中間是個血肉模糊的人,幾乎分辨不出。芷江將兩個孩子拖了過去,孩子們嚇得哭喊卻被她揪著頭髮,強逼著盯著那個屍袋看。

    “你們兩個給我看清楚,這些都是你們的父親所做的事。”

    芷江說著話,男人們已經推來攪拌好的混凝土泥漿,盡數倒進了鐵桶中。鐵通中的男人張開血盆大口嘶喊,也無濟於事。泥漿逐漸淹沒腹部,胸口,壓迫他的肺部和心臟,他再也發不出聲音,血淋淋的佇立在鐵桶中斷了气。蓋子蓋上并焊死後被幾個人推進了東京灣。

    惠子在家裡用過晚餐後,又挨到母親給弟弟洗了澡,和父親回房休息後。她才偷偷將鑰匙裝好後換了衣服出了家門。路上有幾次因為太害怕差點就要放棄,每經過一家便利店就要進去休息一下安穩一番情緒。她知道自己在做蠢事,可是她也知道如果不去,可能會後悔一輩子。眼看著距離東京站越來越近,她也越來越害怕。已經淩晨的時間,東京都車站一片寂寥。惠子猛吸一口氣,大踏步的就要進站去尋找寄存櫃,猛地被人一把拽了走。

    “啊!!混蛋!!放手!去死啊!混蛋!!”

    惠子嚇得大叫,手腳並用的推擋撕扯,見他不鬆手乾脆狠狠一口咬了下去。那人嘖了一聲,連忙鬆手摘了帽子怒道,

    ()

    搜狗

    

yunyuedu5(云阅读网)!!
    “……是。”苏萌謹慎的點頭。芷江望著灰濛濛的天,過了一會兒才說,

    “橫濱离東京並不遠,我要是真的想殺他,你把他在哪裡都沒用。我不過是自己鬥氣,和自己過去失敗的三十年鬥氣罷了。”

    雨聲越來越大,可天邊卻已經逐漸放晴,隱約可以看到彩虹。

    惠子到學校的時候,周圍的同學紛紛圍了上來。課桌裏塞滿了大家送的千紙鶴和祈禱康復的小禮物。就連以前經常欺負自己的那幾個女生也留了紙條,寫著對不起和振作起來。惠子將雙柺立在桌邊,同學們扶著她坐下,和她聊了起來。一個女孩指著手機屏幕的新聞擔憂的問道,

    “妳不怕嗎?那是槍啊……”

    “怕呀…不過還好衹是打在腿上而已,嘿嘿。”

    “內田怎麼樣了?救下來了嗎?”

    “嗯嗯,救下來了。”

    惠子說完笑彎了眉眼。她盯著手機裡面宋清持的聯繫方式看了很久才點擊刪除。

    ————三個月前————

    高崎被調職的消息傳回了京都西一警署。警士長眉頭緊鎖,高崎是他派去東京警視廳的主力,沒成想還是被警務總監查到封禁了權利,警視廳這個盤根錯節,權利層層勾結的老巢比他想的要難搞。他迫不得已,衹能求助帮派。和他見面的人,是苏萌。

    “芷**是什麼意思?”警士長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她同意。但是那個眼鏡要交給我們處置。”

    警士長不禁有這犯難,那個眼鏡男人所掌握的情報他本來打算留作為扳倒警視廳的一張底牌,實在是不願意叫出來。苏萌將冷茶倒掉後說道,

    “那種廢物你留著也沒用,他敢背叛老傢夥和芷江,就更敢背叛你,不如送他上路。況且他這樣的亡命徒根本看不起你。高崎你不用管,你衹要按照我們說的做就好了,記住…”

    苏萌伸手招他過去,警士長連忙湊上去,

    “你現在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們給的,老實點。”

    高崎的職權被沒收,就連配槍也被上繳,百無聊賴的坐在辦公室裡翻看報紙。他倒不是沒想過這個結果,老狐狸嗅覺靈敏卻沉不住氣,底下人稍微一有動靜他就立刻發起了攻擊,倒是暴露無遺,大概是穩操勝券吧。不過,警務總監忘了芷江是個瘋子。

    從警視廳離開後,總監去了商場順便給妻子買了鮮花禮盒和禮物慶祝結婚紀念日。他的生活一絲不苟,結婚紀念日,家人們的生日他都爛熟於心,井井有條的準備禮物,一切像是流水線一樣穩健有序。就連在不同紀念日收到妻子的回禮表現出來的驚喜和感動,也能做到差異化,像是發條一般。

    宋清持正在給槍膛上子彈,拒接了惠子的電話,惠子卻將電話打到了苏萌那裡,宋清持無奈的接過苏萌遞過來的手機,張口就想發脾氣,“妳…有什麼事啊?”

    “我看新聞説高崎被調職了……到底怎麼了?是不是你們要準備行動了啊?我可以一起去嗎?”

    “………妳到底是神經大條還是沒腦子啊?拜託,可能會死人哦,妳去幹什麼,妳能做什麼?”

    宋清持說完就掛斷了電話,回應刻薄了些,只希望能夠駡醒那個傻丫頭。苏萌聽到了他講電話的內容,小聲提醒道,“鑰匙在她身上。”

    “那破櫃子撬也撬得開!”

    宋清持有些生氣的回應了一句,苏萌被他逗笑,

    “她可能不會聽話。”

    男人回到家發現家裡來了很多客人,都是妻子的朋友。眾人談笑聊天,好不熱鬧。男人放下禮物,卻發現孩子們還沒回來,妻子開心的与他擁抱,告訴他今天紀念日就孩子們送去了祖父祖母那裡不影響他們二人世界。眾人送上歡呼与喝彩,畫面像是廣告片一樣溫馨。男人的回應也完美的呈現出妻子想要的狀態,忽然手機響了起來。

    “抱歉,我接個電話。”男人輕輕推開妻子,拿起手機去了陽臺,將拉門關好後才接起來。

    “人在哪兒?”芷江冷冷問道。

    “誰?”

    “內田。還活著嗎?”

    “……你究竟是誰?”男人依舊冷靜,忽然電話對面傳來了熟悉的聲音,“爸爸?爸爸……你在哪兒啊?”

    “聽到了吧,你骯髒的基因產物在叫你爸爸,兩個死小鬼都在我手上。把沙羅給我。”芷江的聲音重新響起。男人的眉頭皺了一下,隨即恢復了平靜。芷江的衣服上沾了血跡,不過并不是她的。男人們從後備箱裏拖出一個泥濘的屍袋將其裝進了一隻巨大的鐵桶中,打開後一股濃烈血腥味飄了出來,中間是個血肉模糊的人,幾乎分辨不出。芷江將兩個孩子拖了過去,孩子們嚇得哭喊卻被她揪著頭髮,強逼著盯著那個屍袋看。

    “你們兩個給我看清楚,這些都是你們的父親所做的事。”

    芷江說著話,男人們已經推來攪拌好的混凝土泥漿,盡數倒進了鐵桶中。鐵通中的男人張開血盆大口嘶喊,也無濟於事。泥漿逐漸淹沒腹部,胸口,壓迫他的肺部和心臟,他再也發不出聲音,血淋淋的佇立在鐵桶中斷了气。蓋子蓋上并焊死後被幾個人推進了東京灣。

    惠子在家裡用過晚餐後,又挨到母親給弟弟洗了澡,和父親回房休息後。她才偷偷將鑰匙裝好後換了衣服出了家門。路上有幾次因為太害怕差點就要放棄,每經過一家便利店就要進去休息一下安穩一番情緒。她知道自己在做蠢事,可是她也知道如果不去,可能會後悔一輩子。眼看著距離東京站越來越近,她也越來越害怕。已經淩晨的時間,東京都車站一片寂寥。惠子猛吸一口氣,大踏步的就要進站去尋找寄存櫃,猛地被人一把拽了走。

    “啊!!混蛋!!放手!去死啊!混蛋!!”

    惠子嚇得大叫,手腳並用的推擋撕扯,見他不鬆手乾脆狠狠一口咬了下去。那人嘖了一聲,連忙鬆手摘了帽子怒道,

    ()

    搜狗

    
yunyuedu5(云阅读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