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影帝有点甜 第六十七章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瘋了吧妳!還咬人??大半夜的妳來這裡幹什麼?!”是高崎,惠子驚魂未定的拍著胸口,結結巴巴問道,“你…你不是……調職了嗎?怎麼在這兒?”

    “都說了調職而已啊,我想出現在哪裡都可以吧…倒是妳。他說的一點沒錯,妳大概也不知道什麼叫聽話吧……”

    高崎按了按被她咬破的手臂,惠子有些抱歉的湊過去認真的道了三次歉,又从隨身的包裡拿出了創可貼和噴霧,認真給他清理著紅腫和破損的傷口。

    “妳平時出門都在包裡裝這些嗎?”

    高崎看著低頭給自己噴藥的惠子,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我是田徑社長跑隊的,平時訓練免不了要用,就習慣了。”

    高崎看了看惠子身上的裝扮,又是運動服和訓練鞋,和上次在秋葉原的裝扮幾乎一樣,每次衹要提到和沙羅相關的事,惠子都會認真的有些傻氣,像是做好了不成功便成仁的覺悟一樣,明明只是個小女孩而已,還是會被甜點吸引走全部注意力,還是會因為害怕而哭泣,只是個孩子而已。

    “聽好了,不準離開我身邊半步。”

    高崎囑咐道,惠子連連點頭。

    男人如時赴約,芷江的車也已經停穩。高崎守在外面,靜靜等待,惠子不時向裡面探望。站內的地下停車場曲折蜿蜒,光影細碎落在女孩的臉上,額頭正中的傷疤被一層薄薄的劉海微微遮擋若隱若現。手腳上仍捆紮著結實的束帶無法動彈。車子停穩,偌大的底層車庫顯得空曠寂寥,男人下車直接放了一槍。

    “滾出來!瘋女人!”

    芷江从柱子後面走了出來,男人冷笑一聲,

    “妳以為那些東西可以扳倒我?”

    芷江搖頭,男人不解正要質問,忽然眉心一熱,紅外的狙擊光點正停留在他眉心處。

    “我不關心那些東西。我就是想知道沙羅在哪裡。她在妳車上吧?還活著嗎?”芷江平靜而耐心的問了一句。

    “……還沒殺……”男人只說了一半,噗的一聲被射穿了眉心,重重摔倒在地,苏萌和宋清持這邊已經收起了狙擊步槍下去與芷江會合。芷江已經從車裡將沙羅抱了出來,沙羅臉色蒼苏,但生命體征都很穩定。苏萌發現芷江的車裡空空蕩蕩,那兩個孩子早已不見蹤影,心裡一驚正要問,芷江主動說道,

    “兩個小鬼敲暈扔在碼頭了,明天會被人救回去。”

    “妳不打算問問他關於沙羅的事就殺了他?”

    宋清持坐在副駕座,望著後視鏡裡的芷江問道。

    “我是來找人的。人找到了確認平安,過去發生了什麼我都不在意。”

    芷江一邊回答,一邊用手帕擦拭去了沙羅額頭的汗,車子緩慢繞出地下停車庫時,芷江忽然說了一聲對不起,苏萌愣了一下,險些踩了刹車,宋清持靠在座椅裡,閉目養神起來嘴角輕輕勾起笑著說了一句,

    “我也是來找人的,找到了確認他平安就行,別的也都忘了。”

    車子開出地面時,才發現已經被警視廳的警車包圍,都是各層級警務的人。

    “消息傳的可真快。”宋清持歎了口氣,苏萌提醒了一句系好安全帶,身子俯低後一腳油門沖了出去。很快警車們追了上去。惠子和高崎剛从寄存櫃裡把東西拿到,忽聼站外警笛聲大作,喧鬧一片。惠子連忙追出去看,高崎一把將她扯回來,

    “回來!妳又幹什麼!”

    “外面怎麼了?他們找到沙羅了是嗎?”

    “應該是……現在我們立刻聯繫記者去東京灣!警視廳這次可是要來個大新聞了!”

    警車一路圍追堵截,車子屢次遭到刮蹭卻依舊能突破重圍。芷江指揮著苏萌一路向東京灣沖去。

    “瘋了嗎?東京灣那邊是死路啊!”

    “聽我的!去東京灣,送他們一個大禮。”

    記者們早已扛著長槍短炮將附近圍了个水泄不通,有些甚至已經開始了直播適配。刺耳的制動聲響起,警車來不及刹住撞在了一起。高崎將那些有高級警務的照片已經提前派發給了記者,眼看著記者們舉著相機向警車越靠越近,車裡的警察也慌了神。

    “常務……怎…怎麼辦……,議員的照片他們也有……”

    “……瘋女人!!給我殺了她?還有那個內田!!”坐在後座的常務憤怒罵道。“還有記者……不能開槍啊…”

    “我說!給老子開槍!”常務一掌劈在前座的警察的後腦上。

    惠子眼看芷江他們從車裡下來,她看到了沙羅,立刻跑了過去。腳步越跑越快,眼眶中的淚水也越來越多。她從來沒想過有一天真的可以找到沙羅。槍口從紛亂的人群裡探了出來瞄向了被芷江抱著的沙羅,高崎注意到了異樣,朝著惠子大聲喊叫。

    流彈射傷了記者,也穿過了人群,惠子聽到了高崎的喊聲,閉眼撲在了沙羅身上。子彈打偏了,鑽進了她的右側小腿,先是一陣酥麻,隨後伴隨著皮膚的撕裂和筋膜的絞斷,子彈撞碎脛骨,鑽心的疼讓惠子跪了下去。高崎請求的支援感到現場,對方終於屈服。

    天亮了,太陽緩緩升起,橘紅色的陽光穿過薄霧灑了下來。惠子躺在地上,腿上的疼逐漸擴散全身。她大口吸氣,宋清持將自己的外套脫下捆在了她的小腿上,將她打橫抱了起來。惠子這才發現自己已經淚流滿面,抬手環著宋清持的肩不敢鬆手。

    “妳這丫頭怎麼回事?!……高崎都看不住妳嗎!?”

    宋清持的語氣很兇,惠子卻又哭又笑,把臉埋在他的頸側,這大概是她離他最近的一次,大概也是最後一次了。沙羅找到了,他的記憶回來了,也該離開了。

    沙羅放在櫃子裡的照片和u盤全部經由高崎遞給了檢方,案情公佈後整個社會一片譁然,警視廳內部幾乎大換血,議員們也多受牽連。動盪之後,各方開始收割利益。高崎憑著這幾件案子穩坐京都警務本部一把手。沙羅因為長期營養不良和脫水送進了醫院療養,惠子也在醫院療養右腿,高崎會經常來看她,每次都要故意和她鬥嘴,氣的她恨不得立刻下地追著人打一頓才能解氣。

    ()

    搜狗

    

yunyuedu5(云阅读网)!!
    “瘋了吧妳!還咬人??大半夜的妳來這裡幹什麼?!”是高崎,惠子驚魂未定的拍著胸口,結結巴巴問道,“你…你不是……調職了嗎?怎麼在這兒?”

    “都說了調職而已啊,我想出現在哪裡都可以吧…倒是妳。他說的一點沒錯,妳大概也不知道什麼叫聽話吧……”

    高崎按了按被她咬破的手臂,惠子有些抱歉的湊過去認真的道了三次歉,又从隨身的包裡拿出了創可貼和噴霧,認真給他清理著紅腫和破損的傷口。

    “妳平時出門都在包裡裝這些嗎?”

    高崎看著低頭給自己噴藥的惠子,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我是田徑社長跑隊的,平時訓練免不了要用,就習慣了。”

    高崎看了看惠子身上的裝扮,又是運動服和訓練鞋,和上次在秋葉原的裝扮幾乎一樣,每次衹要提到和沙羅相關的事,惠子都會認真的有些傻氣,像是做好了不成功便成仁的覺悟一樣,明明只是個小女孩而已,還是會被甜點吸引走全部注意力,還是會因為害怕而哭泣,只是個孩子而已。

    “聽好了,不準離開我身邊半步。”

    高崎囑咐道,惠子連連點頭。

    男人如時赴約,芷江的車也已經停穩。高崎守在外面,靜靜等待,惠子不時向裡面探望。站內的地下停車場曲折蜿蜒,光影細碎落在女孩的臉上,額頭正中的傷疤被一層薄薄的劉海微微遮擋若隱若現。手腳上仍捆紮著結實的束帶無法動彈。車子停穩,偌大的底層車庫顯得空曠寂寥,男人下車直接放了一槍。

    “滾出來!瘋女人!”

    芷江从柱子後面走了出來,男人冷笑一聲,

    “妳以為那些東西可以扳倒我?”

    芷江搖頭,男人不解正要質問,忽然眉心一熱,紅外的狙擊光點正停留在他眉心處。

    “我不關心那些東西。我就是想知道沙羅在哪裡。她在妳車上吧?還活著嗎?”芷江平靜而耐心的問了一句。

    “……還沒殺……”男人只說了一半,噗的一聲被射穿了眉心,重重摔倒在地,苏萌和宋清持這邊已經收起了狙擊步槍下去與芷江會合。芷江已經從車裡將沙羅抱了出來,沙羅臉色蒼苏,但生命體征都很穩定。苏萌發現芷江的車裡空空蕩蕩,那兩個孩子早已不見蹤影,心裡一驚正要問,芷江主動說道,

    “兩個小鬼敲暈扔在碼頭了,明天會被人救回去。”

    “妳不打算問問他關於沙羅的事就殺了他?”

    宋清持坐在副駕座,望著後視鏡裡的芷江問道。

    “我是來找人的。人找到了確認平安,過去發生了什麼我都不在意。”

    芷江一邊回答,一邊用手帕擦拭去了沙羅額頭的汗,車子緩慢繞出地下停車庫時,芷江忽然說了一聲對不起,苏萌愣了一下,險些踩了刹車,宋清持靠在座椅裡,閉目養神起來嘴角輕輕勾起笑著說了一句,

    “我也是來找人的,找到了確認他平安就行,別的也都忘了。”

    車子開出地面時,才發現已經被警視廳的警車包圍,都是各層級警務的人。

    “消息傳的可真快。”宋清持歎了口氣,苏萌提醒了一句系好安全帶,身子俯低後一腳油門沖了出去。很快警車們追了上去。惠子和高崎剛从寄存櫃裡把東西拿到,忽聼站外警笛聲大作,喧鬧一片。惠子連忙追出去看,高崎一把將她扯回來,

    “回來!妳又幹什麼!”

    “外面怎麼了?他們找到沙羅了是嗎?”

    “應該是……現在我們立刻聯繫記者去東京灣!警視廳這次可是要來個大新聞了!”

    警車一路圍追堵截,車子屢次遭到刮蹭卻依舊能突破重圍。芷江指揮著苏萌一路向東京灣沖去。

    “瘋了嗎?東京灣那邊是死路啊!”

    “聽我的!去東京灣,送他們一個大禮。”

    記者們早已扛著長槍短炮將附近圍了个水泄不通,有些甚至已經開始了直播適配。刺耳的制動聲響起,警車來不及刹住撞在了一起。高崎將那些有高級警務的照片已經提前派發給了記者,眼看著記者們舉著相機向警車越靠越近,車裡的警察也慌了神。

    “常務……怎…怎麼辦……,議員的照片他們也有……”

    “……瘋女人!!給我殺了她?還有那個內田!!”坐在後座的常務憤怒罵道。“還有記者……不能開槍啊…”

    “我說!給老子開槍!”常務一掌劈在前座的警察的後腦上。

    惠子眼看芷江他們從車裡下來,她看到了沙羅,立刻跑了過去。腳步越跑越快,眼眶中的淚水也越來越多。她從來沒想過有一天真的可以找到沙羅。槍口從紛亂的人群裡探了出來瞄向了被芷江抱著的沙羅,高崎注意到了異樣,朝著惠子大聲喊叫。

    流彈射傷了記者,也穿過了人群,惠子聽到了高崎的喊聲,閉眼撲在了沙羅身上。子彈打偏了,鑽進了她的右側小腿,先是一陣酥麻,隨後伴隨著皮膚的撕裂和筋膜的絞斷,子彈撞碎脛骨,鑽心的疼讓惠子跪了下去。高崎請求的支援感到現場,對方終於屈服。

    天亮了,太陽緩緩升起,橘紅色的陽光穿過薄霧灑了下來。惠子躺在地上,腿上的疼逐漸擴散全身。她大口吸氣,宋清持將自己的外套脫下捆在了她的小腿上,將她打橫抱了起來。惠子這才發現自己已經淚流滿面,抬手環著宋清持的肩不敢鬆手。

    “妳這丫頭怎麼回事?!……高崎都看不住妳嗎!?”

    宋清持的語氣很兇,惠子卻又哭又笑,把臉埋在他的頸側,這大概是她離他最近的一次,大概也是最後一次了。沙羅找到了,他的記憶回來了,也該離開了。

    沙羅放在櫃子裡的照片和u盤全部經由高崎遞給了檢方,案情公佈後整個社會一片譁然,警視廳內部幾乎大換血,議員們也多受牽連。動盪之後,各方開始收割利益。高崎憑著這幾件案子穩坐京都警務本部一把手。沙羅因為長期營養不良和脫水送進了醫院療養,惠子也在醫院療養右腿,高崎會經常來看她,每次都要故意和她鬥嘴,氣的她恨不得立刻下地追著人打一頓才能解氣。

    ()

    搜狗

    
yunyuedu5(云阅读网)!!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