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遥之寒易 第265章 海鲜火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余啸跳到了船楼顶上,对着修士问道:“你们想要妖丹吗?把那只章鱼挂在船后面,就可以引来海兽了。”

    镇船修士脸色一变:“不行,船会被打坏的。”

    “刚才你们一点都不担心船会坏,三名镇船修士,还没有几个修复船的绝招?”

    修士们像是被点醒了一样,余啸祭出不意剑一挥,砍下了那截被冻住的触手,马上有修士丢出一条长绳绑住了章鱼,挂在船后。

    那条长绳油黑发亮,极具韧性,黏糊糊的章鱼也被栓得结结实实。

    不少修士站在船舷上,或者飞在空中,等着大海兽上钩。

    余啸见没人在说妖丹的事情,叫嘟嘟把章鱼触手收起来,边走边问苏白:“你那个武器很厉害啊,怎么之前没见你用?”

    “我哥哥姐姐都说这个不够斯文,老是笑我,我平时不好意思用。”

    “修仙之人还这么迂腐,我觉得那个好,比你之前用剑的威力都大。”

    “那我听你的,以后就用这个啦。”苏白雀跃地说道。

    回到房间,余啸搬了一个大锅出来,准备煮海鲜火锅。

    锅里咕噜咕噜的时候,船又猛烈地晃动起来,嘟嘟眼疾手快地稳住了锅。

    修士们喊杀声和法器进攻的声音清晰可闻。

    苏白在窗边看到一只头上长着尖角的硕大妖兽,在与修士们搏斗。

    “船会不会沉啊?”

    “那三个镇船修士没安好心,我不信他们不想办法,船沉了大家都别想有好日子过。”

    反正她看过地图,这里已经在外海深处了,离东源岛不远,她驭器也能飞过去。

    等到修士们打死了海兽,嘟嘟跑出去割了一大块鱼肉回来加菜,说镇船修士在修船。

    三人围着锅,边吃边玩,外面的海兽也没停过,隔三四天就冒出来一只,送来新的食材。

    终于熬了一个月之后,随着嗡的一声,船上白光大作,船身上出现了一层亮光,把船尾拖着的海兽尸体都罩了起来。船前行的速度也快了不少。

    嘟嘟出去打探了一趟,回来说船已经修好了,三个镇船修士都在,不许大家在船上打妖兽。

    蒋迁三人脸上都是踩到狗屎的表情,剩下的这一段路,他们的计划是放慢船前行的速度,再遇上几只妖兽,消磨修士的丹药,逼着修士在船上买。

    船上没有炼丹的地方,也不准修士使用介子境域,在船上的时间越长,修士消耗越大,最后都得买一点。

    卖消耗品的利润巨大,又好作假,反正卖了多少都是他们三个往上报。就算损失点补船的费用,也是有赚头。这也是他们敢关掉防御法阵的原因。

    航线他们也熟悉得很,专门走的妖兽数量刚好的路线。

    以前乘船的修士都小心翼翼地爱护着宝船,生怕出了什么事大家都玩完,就算他们把妖丹取走,也没人敢说什么。

    这回的人都跟发疯了一样,拼命地猎妖兽,修补船的花费前所未有的高,而且猎了妖兽就自己瓜分了,完全没有把他们三个放在眼里,把他们当成船上侍者一样的角色。

    元婴修士又怎么样,乘船修士人数众多,还有不少是名门家族出来历练的,不说得罪不起,也够他们仨喝一壶。

    蒋迁窝着一肚子火,对余啸起了杀心。

    余啸不自知,还在遗憾没有加菜了。

    十余天后,满载号到了那片捕兽的海域。

    宝船停靠在小岛避风处,镇船的修士说了一下开船的时间,又告诉大家需要补充物资,就回到船上来。

    船舱里驱船的修士也像耗子一样从船舱里钻了出来,看到许久不见的太阳,都用手挡住眼睛。

    那些老乘客早有准备,补灵的丹药备得多,伸伸懒腰,驭起法器飞走了。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的修士还一脸茫然。

    易老大和戴老三满脸菜色,没日没夜的驱动法阵,要不是他们的丹药品阶比普通的好,都熬不下来了。

    尽管如此,他们也不得不用身上剩下的最后灵石在船上买了补灵的丹药。

    他们环顾了一周,没看到余啸的影子,也不着急去找她了,准备出海猎点妖兽,再去杀她。

    花了那么多灵石,总要弥补一些损失。

    余啸躲在暗处,等到易老大兄弟走了,正要准备跟上,亶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面前,笑嘻嘻地看了她一眼,跟在两人身后。

    易老大兄弟虽然察觉到有人跟了上来,却没有在意。

    亶超过两人的时候,突然就出手了,一道残影甩过来,戴老三一头栽了下去。

    易老大看也没看戴老三一眼,手中祭出了法宝,盯着亶。

    亶停在易老大面前,手里的链球划着圆,甩得呼呼作响。

    既然亶挺能干的,余啸就不打算自己动手了,坐在飞饼上,远远地观战,只叫嘟嘟下去给了戴老三最后一击。

    易老大放出了灵力罩,手里拿着尖端圆形的棒子,看上去很像是研药用的。

    “这位道友,我和你无冤无仇……”

    “呼!”

    亶根本不听那些废话,链球改变了方向,直逼易老大而来,易老大身影一闪躲开了攻击,觉得身后有一道杀气袭来,在空中转了个身,苏白的狼牙棒擦着他的鼻尖敲下来。

    亶和苏白的武器都是近攻,但修为差着一截,一时没有伤到易老大半分。

    “你看看别人苏白,多勤快!像你癞蛤蟆一样,捅一下跳一步。”余啸对着趴在飞饼上的嘟嘟骂道。

    嘟嘟自尊心受到了打击,大喊一声扑了上去。

    两个金丹初期的修士,加上一头七阶妖兽,就算易老大是金丹后期,余啸觉得也轮不到自己出手。

    一道几丈粗的水柱忽地从海面上喷射而出,把纠缠成一团的几人打个正着。

    水柱铺散开来,空中都是雨点。余啸抓住机会把那些雨点都冻成了冰刀,加上锋利的灵力朝着易老大刺过去。

    易老大躲避不多,手上结着法诀,准备使出法术。

    亶和嘟嘟向前一跃,链球和嘟嘟坚硬的头分别撞击在易老大的前胸后背。

    

yunyuedu5(云阅读网)!!
    余啸跳到了船楼顶上,对着修士问道:“你们想要妖丹吗?把那只章鱼挂在船后面,就可以引来海兽了。”

    镇船修士脸色一变:“不行,船会被打坏的。”

    “刚才你们一点都不担心船会坏,三名镇船修士,还没有几个修复船的绝招?”

    修士们像是被点醒了一样,余啸祭出不意剑一挥,砍下了那截被冻住的触手,马上有修士丢出一条长绳绑住了章鱼,挂在船后。

    那条长绳油黑发亮,极具韧性,黏糊糊的章鱼也被栓得结结实实。

    不少修士站在船舷上,或者飞在空中,等着大海兽上钩。

    余啸见没人在说妖丹的事情,叫嘟嘟把章鱼触手收起来,边走边问苏白:“你那个武器很厉害啊,怎么之前没见你用?”

    “我哥哥姐姐都说这个不够斯文,老是笑我,我平时不好意思用。”

    “修仙之人还这么迂腐,我觉得那个好,比你之前用剑的威力都大。”

    “那我听你的,以后就用这个啦。”苏白雀跃地说道。

    回到房间,余啸搬了一个大锅出来,准备煮海鲜火锅。

    锅里咕噜咕噜的时候,船又猛烈地晃动起来,嘟嘟眼疾手快地稳住了锅。

    修士们喊杀声和法器进攻的声音清晰可闻。

    苏白在窗边看到一只头上长着尖角的硕大妖兽,在与修士们搏斗。

    “船会不会沉啊?”

    “那三个镇船修士没安好心,我不信他们不想办法,船沉了大家都别想有好日子过。”

    反正她看过地图,这里已经在外海深处了,离东源岛不远,她驭器也能飞过去。

    等到修士们打死了海兽,嘟嘟跑出去割了一大块鱼肉回来加菜,说镇船修士在修船。

    三人围着锅,边吃边玩,外面的海兽也没停过,隔三四天就冒出来一只,送来新的食材。

    终于熬了一个月之后,随着嗡的一声,船上白光大作,船身上出现了一层亮光,把船尾拖着的海兽尸体都罩了起来。船前行的速度也快了不少。

    嘟嘟出去打探了一趟,回来说船已经修好了,三个镇船修士都在,不许大家在船上打妖兽。

    蒋迁三人脸上都是踩到狗屎的表情,剩下的这一段路,他们的计划是放慢船前行的速度,再遇上几只妖兽,消磨修士的丹药,逼着修士在船上买。

    船上没有炼丹的地方,也不准修士使用介子境域,在船上的时间越长,修士消耗越大,最后都得买一点。

    卖消耗品的利润巨大,又好作假,反正卖了多少都是他们三个往上报。就算损失点补船的费用,也是有赚头。这也是他们敢关掉防御法阵的原因。

    航线他们也熟悉得很,专门走的妖兽数量刚好的路线。

    以前乘船的修士都小心翼翼地爱护着宝船,生怕出了什么事大家都玩完,就算他们把妖丹取走,也没人敢说什么。

    这回的人都跟发疯了一样,拼命地猎妖兽,修补船的花费前所未有的高,而且猎了妖兽就自己瓜分了,完全没有把他们三个放在眼里,把他们当成船上侍者一样的角色。

    元婴修士又怎么样,乘船修士人数众多,还有不少是名门家族出来历练的,不说得罪不起,也够他们仨喝一壶。

    蒋迁窝着一肚子火,对余啸起了杀心。

    余啸不自知,还在遗憾没有加菜了。

    十余天后,满载号到了那片捕兽的海域。

    宝船停靠在小岛避风处,镇船的修士说了一下开船的时间,又告诉大家需要补充物资,就回到船上来。

    船舱里驱船的修士也像耗子一样从船舱里钻了出来,看到许久不见的太阳,都用手挡住眼睛。

    那些老乘客早有准备,补灵的丹药备得多,伸伸懒腰,驭起法器飞走了。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的修士还一脸茫然。

    易老大和戴老三满脸菜色,没日没夜的驱动法阵,要不是他们的丹药品阶比普通的好,都熬不下来了。

    尽管如此,他们也不得不用身上剩下的最后灵石在船上买了补灵的丹药。

    他们环顾了一周,没看到余啸的影子,也不着急去找她了,准备出海猎点妖兽,再去杀她。

    花了那么多灵石,总要弥补一些损失。

    余啸躲在暗处,等到易老大兄弟走了,正要准备跟上,亶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面前,笑嘻嘻地看了她一眼,跟在两人身后。

    易老大兄弟虽然察觉到有人跟了上来,却没有在意。

    亶超过两人的时候,突然就出手了,一道残影甩过来,戴老三一头栽了下去。

    易老大看也没看戴老三一眼,手中祭出了法宝,盯着亶。

    亶停在易老大面前,手里的链球划着圆,甩得呼呼作响。

    既然亶挺能干的,余啸就不打算自己动手了,坐在飞饼上,远远地观战,只叫嘟嘟下去给了戴老三最后一击。

    易老大放出了灵力罩,手里拿着尖端圆形的棒子,看上去很像是研药用的。

    “这位道友,我和你无冤无仇……”

    “呼!”

    亶根本不听那些废话,链球改变了方向,直逼易老大而来,易老大身影一闪躲开了攻击,觉得身后有一道杀气袭来,在空中转了个身,苏白的狼牙棒擦着他的鼻尖敲下来。

    亶和苏白的武器都是近攻,但修为差着一截,一时没有伤到易老大半分。

    “你看看别人苏白,多勤快!像你癞蛤蟆一样,捅一下跳一步。”余啸对着趴在飞饼上的嘟嘟骂道。

    嘟嘟自尊心受到了打击,大喊一声扑了上去。

    两个金丹初期的修士,加上一头七阶妖兽,就算易老大是金丹后期,余啸觉得也轮不到自己出手。

    一道几丈粗的水柱忽地从海面上喷射而出,把纠缠成一团的几人打个正着。

    水柱铺散开来,空中都是雨点。余啸抓住机会把那些雨点都冻成了冰刀,加上锋利的灵力朝着易老大刺过去。

    易老大躲避不多,手上结着法诀,准备使出法术。

    亶和嘟嘟向前一跃,链球和嘟嘟坚硬的头分别撞击在易老大的前胸后背。

    
yunyuedu5(云阅读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